“恒大宝”成立或为卖车房节流 全盘理顺业务线瘦身增加免疫力

原标题:“恒大宝”成立或为卖车房节流 全盘理顺业务线瘦身增加免疫力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3月22日, 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恒大健康”)发布盈利预警公告,显示其2019年净亏损达到49亿元。而在此之后,媒体关注全球第一大房企造车的焦点开始失焦,一则社交平台上流传的恒大新能源180人调职“恒大宝”的传言开始被解读成 恒大健康预亏损的关联性信息,而《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恒大从去年年底即开始的线下线上业务发展节点一路看去,结合恒大近期旗下公司发布的信息推断,以上事实恰恰证明恒大造车在准备阶段变得越来越务实,在制造企业法人更迭和销售线梳理后,当下恒大造车的线条与路径更容易让人看清,而非雾里看花。

合理看待预亏

对于引发亏损的具体原因, 恒大健康公告表示,主要还是由于公司正在拓展新能源汽车业务。而该业务目前仍处于投入阶段,购买固定资产及设备,研发等相关费用及利息支出还在进一步增加。根据 恒大健康预计,公司在2019年产生20亿元净亏损,新能源汽车业务净亏损32亿元,其健康管理业务于同期预计净盈利约为3亿元。

若不考虑当下疫情对全球汽车供应链的影响因素,恒大汽车品牌“恒驰”的第一款车型本计划2020年上半年亮相,2021年量产。以汽车行业的规律而言,在车辆上市大卖之前,谈论汽车业务盈利为时过早。可作为参考的是,“6岁”的 蔚来一年亏掉100多亿元。

业内分析师称:”2020年,恰恰是恒驰汽车量产前的关键准备期,研发、产线运作、营销渠道都需要大笔投资,因此,作为恒大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母公司, 恒大健康在自身健康管理板块盈利的情况下预警亏损,非但不是坏事,反而证明了恒大造车的正向投入一直在持续。”

回顾恒大入局汽车行业以来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从2018年6月, 恒大健康正式宣布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通过收购香港时颖公司,间接成为FF法拉第未来的第一大股东。到2018年12月31日,双方正式宣布解除协议。

再到继续收购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卡耐基新能源、泰特机电,并分别位于广州、沈阳、南通进行建厂。位于汽车板块不断的“运作”,使得 恒大健康整个2018年净亏损达到14.28亿元。

进入2019年后, 恒大健康位于汽车领域的布局还在扩大。因为根据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的规划, 恒大健康要在3-5年内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未来10-15年内将实现年产500万辆汽车。

为了实现如此目标,继续加大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投资成为了最好办法。据悉,恒大位于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预算为三年450亿元,其中2019年投入200亿元,2020年投入150亿元,2021年投入100亿元。

疫情之下务实没有错

时至2020年,恒大与多数企业一样,开局便面临疫情突袭,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正遭遇持续的冲击,在宏观趋势下滑的大背景下, 恒大集团在2020年的核心房地产业务与往年相比不容乐观,据公开信息显示, 恒大集团2019年整体净利润预计约335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50%,

此时拿出150亿的净投入,近乎2019年集团总利润的一半,对恒大而言不可能没有压力。

就在这个节点,上周社交媒体的消息显示,称 恒大集团内部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员工大动员,分布在各个不同部门员工突然接到一纸调令,报名前往恒大新成立的公司“恒大宝”,但关于新公司,除了领导班子已确定外,具体职能都还未确定。除涉及工程部、设计部等部门,恒大新能源汽车业务部门也有180名员工被调出。

据内部人士透露,“恒大宝”可能类似于恒大的线上卖房APP“恒房通”,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恒大宝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2月28日,注册资金30亿元,经营范围为房地产销售、汽车、电动车、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等。

一位恒大新能源内部人士认为,恒大内部“换岗”非常普遍,即使是汽车与房地产几乎不相关的领域。而通过从2019年年底至今的实践证明,恒大通过内部的这种全员动员,恰恰在线上销售领域取得了不错的开局,在2020开局年中及时回笼了企业资金。

在部分汽车咨询业人士认为,恒大成立“恒大宝”,可能是因为线下业务成本高企,集团有意加大线上销售布局,降低销售成本,同时在打通房产销售新模式后,也能为日后新能源汽车销售积累线上业务经验。

换法人证明南沙工厂渐入实操

恒大健康发布盈利预警的半周前,相比较媒体对“恒大宝“的关注失焦,实际上其广州南沙基地的实际动作更应该引起合理关注。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3月19日恒大凯隆智能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李福奎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均由周彬接任。查阅资料后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20亿美元,其全资大股东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其也是 恒大健康与FF法拉第未来2018年末宣布解除合作协议后,划归恒大所有的国内汽车公司部分。

关于此次变更, 恒大健康在答复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法定代表人李福奎已到设计总院履新,法定代表人由广州汽车基地的领导周彬接任,是正常的工商登记变更。

而《华夏时报》通过查阅企业工商信息资料发现,恒大凯隆智能汽车集团与其实控公司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注册地均为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9楼,而这两家的法人信息均显示为周彬,且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的实缴资本为2.05亿元。

同时,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变更的企业经营项目中,新能源车整车制造,汽车零配件批发/零售,汽车零售,技术进出口等关键涉及汽车制造业的核心经营范围都有所添加。

需要注意的是,恒大凯隆智能汽车集团的企业曾用名是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而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的企业曾用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更早企业曾用名为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

通过对这些来自工商信息细节的追根朔源,证明了一点——发生于恒大法拉第,或更早时间段前的企业架构,上下游子母公司调整和权限治理,透过2020年3月的这次人事调整释放的信息是,恒大已基本厘清企业关系和法人/股权/经营范围的框架,而这一切,恰恰都是一家企业真正准备积极做事的前兆。

当然,目前的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绝不代表恒大新能源造车版图的全部,而应该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落地承接单位。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