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解封之后:多地打通绿码互认 仍有地方拒收湖北租户

原标题:湖北解封之后:多地打通绿码互认 仍有地方拒收湖北租户

湖北籍孕妇肚子痛流血被惠州多家医院拒收:需等核酸检测结果

3月25日凌晨,经过长达63日交通封锁后的湖北,迎来解封之日。除武汉市外,湖北省内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全面恢复交通释放了重磅信号,那些曾因疫情调整的生活秩序终于开始迈向昔日常态。不过,这座中部重镇在长久的按下暂停键后,一时之间尚未完全苏醒,在严防疫情输入风险的当下,其他省份如何与按下重启键的湖北实现有效的共同运转,如何尽快接纳湖北人复工复产,已成为各地亟待解决的问题。

出行难

解封首日出省仍需核酸检测

3月25日,是湖北省内除武汉市外解除交通封锁的第一天,湖北省内开始逐步恢复除武汉市铁路客站外的所有到达和出发业务。

王晟敏已经在宜昌的家中滞留了两个多月,在解封当晚,她即开始着手在12306上抢回京的火车票,然而打开12306,当日的火车票显示,是一片灰白色。“宜昌回北京的仅有一趟车次,且12306上早已无票。”

没有高铁,只有火车。王晟敏无奈之下,只能暂时搁置回京计划。在她所接收的北京防疫办短信通知上显示,3月26日当日,只有两班返京高铁从黄石和十堰发车,分别经停孝感和襄阳,宜昌不在其列,而若需要乘车,还需预先电话报名。

宜昌等待返岗的人们

她只能继续在家等待,北京防疫办26日再发短信通知,到了27日将增加一班动车经停宜昌,但依然是一票难求。

一周前,北京要求滞留在湖北的人员在小程序“京心相助”上填报个人信息,每日打卡汇报体温,“只有经过审核后才可返京。”让王晟敏更苦恼的是自己填报一周后,她的个人信息依然显示“审核中”。

湖北是劳务输出大省,仅仅在武汉,就还有约20万滞留人员。湖北解封后,迫不及待要赶往外省复工的不止是王晟敏一人,还有大量的人因抢不到票尚未踏上返程。

据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3月25日介绍,目前的返京方式主要是铁路专列和公路自驾,火车进京的主要线路是东线由黄石、孝感进京,西线由恩施、宜昌、十堰、襄阳进京,南线由赤壁、咸宁进京。

为分期分批组织滞留湖北的北京朋友安全有序返京,北京市将与湖北省提前对接,制定滞留湖北的北京人员返京工作方案,大约半个月完成滞留湖北人员的返京工作。

与王晟敏一样,居住在湖北咸宁嘉鱼县的柯星宇,几乎在同一时段准备购票返回贵州,25日早上八点前就赶到车站的柯星宇,却被车站的一则通知打消了念头。

该通知显示,3月24日12点半开始,返工人员需到区疾控中心或市中心医院进行核酸检测,检测正常方可登记,费用由政府承担50%,个人承担50%。

得知这一消息的柯星宇,退掉了千辛万苦抢到的火车票,随后,她的手机上又接到咸宁嘉鱼县防疫指挥部通知,从25日起,凡离嘉去往外省的返岗人员,除了需要村或社区出具的健康证明和流入地单位或社区的接收证明外,还需要提供最近7天的核酸检测合格证明,方能办理通行单,检测费用由县政府承担。

尽管湖北新冠肺炎防疫部门已明确规定,目前湖北省内除武汉市外,人员可凭借绿码自由流动,离汉方需要经核酸检测点对点输送,但这一规定却在基层被进一步扩大化,成为不少人难以复工的阻碍。

接收难

有健康码依然要求湖北籍自费集中隔离

湖北正在逐渐苏醒,但多地对接收湖北人采取不同的政策,却让不少湖北人出得了省,却暂时还返不了岗。

滞留在湖北麻城的张雪萍一直被公司催促返岗,在过去一周内,在准备好健康码、健康证明、接收证明三证齐全的情况下,张雪萍准备返回贵州都匀。然而都匀市政策显示,当地健康码不与湖北健康码互认。“不论是否健康,返程后的湖北人一律集中隔离,160元一间房。”这让张雪萍打消了回贵州的想法。

3月19日13时24分,G4368次列车驶离荆州站,近600名荆州籍务工人员乘赴粤专列踏上返岗之路,标志着湖北省赴省外务工人员返岗全面拉开序幕。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为务工人员送行 来源:楚天都市报

而像张雪萍这样既买不到票也无法顺利被当地接收的湖北人,只能在家等待观望政策的变化。

3月25日,湖北省内除武汉市解封,张雪萍再次致电都匀市防疫部,得到的回复是仍需以扫贵州健康码为准。直到25日晚间,张雪萍方收到市防疫指挥部最新消息,称要加强与湖北的健康码互认,扫健康码正常的,并能提供近14天内核酸检测呈阴性结果的,可不用集中隔离。

尽管仍需要提供核酸检测结果,但对于张雪萍来说,这依然是个好消息。“激动的睡不着觉。”张雪萍说。

多地难以认定湖北健康码,要求出具各种文件证明,且返岗后要隔离甚至自费隔离14天,让湖北人难以尽快复工复产。

“已经在家隔离了50多天,为什么还要隔离?” 湖北女婿吴飞是贵阳人,在3月20日返回贵阳后,依然被要求自行到酒店自费隔离,“放着家里的房子不住,每天花大几百到酒店隔离。”这让吴飞难以理解。

南都记者关注到,多地均要求湖北人返岗后自费隔离,但这一政策在25日凌晨湖北发布解封通告后有了松动,目前贵州、上海等地近两日已撤销相关规定,改为持有绿码不再强制性隔离。部分省份包括湖南、云南、广东、浙江、陕西等省份也与湖北互认健康码“绿码”。

如长沙市规定,其健康码为“绿码”人员不再进行居家隔离,也不用做核酸检测,直接可以正常复工;广州市白云区、天河区,认可湖北返穗人员持有的“绿码”,凡湖北返穗人员持有“绿码”的,可以不必隔离和检测。杭州则规定,持有湖北健康码“绿码”的员工,返回杭州后不用隔离,可直接返岗上班。

而昨日首次接纳829名离鄂返京人员的首都,目前仍实行自费隔离政策。

3月25日,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表示,返京人员回来以后要居家隔离14天,居家隔离的人员原则上要实施单人房间的隔离,在公共区域需要佩戴口罩,而不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将进行集中隔离,而此次首批离鄂返京的人员中,有109人集中隔离观察,720人居家观察,产生的费用均由个人负担。

准备返京的林鹏告诉南都,因为自己是合租,社区认为自己不具备居家隔离条件,返京后需要到社区附近的隔离酒店隔离,”200元一天,我想再等几天。”林鹏称,在当下各地都与湖北健康码互认的情况下,希望未来北京也能尽快实现绿码认证,“持有绿码的不再要求我们隔离14日观察。”

生活难

租房难进社区网上挂诊遭拒

生活秩序是一点点被重新构建的,对于大多数湖北人而言,在湖北重启的过程中,总有那么一些细微的碎片粘合不能尽如人意,他们似乎很难一时间再回到以往的生活轨道,因为新冠疫情,“湖北人”这一标签,总让他们要遭遇一些更为棘手的难题。

在北京生活工作的梅丽,这几天准备返回北京,然而她在北京的房子租期3月22日到期,她不得不选择另选住址,但北京一些社区对湖北人的政策,让她的复工复产之路又平添了一些坎坷。

“这几天为找房子要前后脚地沟通,一边问能不能续租,一边又要打听自己社区的搬家政策,还要联系找新的房源。”梅丽感到颇为苦恼,“很多小区不接受湖北租户,看了几次房都选定了,但进不去社区。”

梅丽回忆,搬家就跟打仗一样,“社区的政策不断在调整,如果不抓紧时间,就怕有些能够搬家的小区又不让租了。”

有的小区坚决拒绝湖北的租户,有的小区一律不准外人进入,还有的则有所松动,“可以人进去住,但是东西不能搬进去。”梅丽称,“最后只能先委托一个非湖北籍的朋友把房子租了,我真是害怕自己的东西被扔大街上。”

由于社区不接收湖北籍人员入内,租完了房,梅丽又遥控在北京的小伙伴们帮忙。“我本人不仅要写委托书,搬家的四个人还要出示证明文件,证明14天内都在北京没有出入本市的记录。”

与梅丽因为“湖北人”的身份难以找到房子的遭遇类似,远在上海的姚玉洁,也因为”湖北人”的身份遇到就医难。

这周一,姚玉洁准备从上海的家中前往医院看耳鼻喉科,然而当她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APP上预约看诊时,APP上却显示:因疫情防控需要,暂缓疫情重点区域来沪非必需诊疗的预约服务,就医请在当地诊治。

这让姚玉洁感到前所未有的“被歧视”。“我是湖北籍,但早已是上海户口,今年过年并未回湖北过年,健康码也显示是绿色,为什么不能网上预约?”姚玉洁致电医院,却被告知“只要身份证是420581开头,就必须去现场预约门诊。”

现场预约门诊,近乎意味着难以挂上号。这让姚玉洁感到愤怒,“严格防疫没错,但是光看身份证号一刀切地对待湖北人,我们刷健康码又有什么用?”

一周前,从上海调往湖北的省委书记应勇,公开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农副产品。

3月26日,法制日报刊文称,要像严防病毒一样严禁歧视湖北人现象。“这些明明有绿码、有健康证明的人员,也不该遭遇歧视性对待。”“如果说特殊时期为了安全还情有可原的话,那在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就不能容忍地方那些不合理的‘土政策’。”

过去一周,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省份正在重启,但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回归正常运行的轨道。“可能会有些慢,全国其他地方谨慎一些也能理解,但希望政策的发布和实施更人性化一些,希望疫情过后大家可以记得湖北人民经历了什么,而不是把疫情、病毒与湖北人划等号。”梅丽说。

(应受访人要求,人物均为化名)

文/蒋小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