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会员、五角设计合伙人Astrid Stavro,优秀的设计作品基于好创意、好理念

原标题:AGI会员、五角设计合伙人Astrid Stavro,优秀的设计作品基于好创意、好理念

日新月异的今天,设计更需要有好的创意和理念。不然故步自封之下的设计,既跟不上时代,也算不得好的设计。 【云端留声机】第三十期为你邀请到AGI会员、 Atlas联合创始人五角设计合伙人Astrid Stavro ,来听听她对于设计的看法。

Astrid Stavro出生于意大利的里雅斯特,是一名多面手设计师,也是Atlas设计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她以概念驱动设计享誉国际,善于将复杂的想法提炼成独特、简单、富有情感的解决方案,并应用于精美的字体和工艺。她于2018年10月从Atlas加入五角设计公司,成为合伙人。在此之前的十年,她都在巴塞罗那自己的工作室中从事编辑、标识和展览设计等项目。2013年,她与Pablo Martin共同创立了Atlas品牌和设计咨询公司。在Atlas工作期间,Stavro领导了伦敦艺术与文化杂志《大象》(Elephant)的著名改版。2013年至2017年,她担任该杂志的艺术总监和特约编辑。她还为国家肖像画廊、巴塞罗那设计博物馆(Barcelona Design Museum)以及男装品牌Jijibaba等设计了标识。

Stavro是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的成员。此外,Stavro的讲座遍布全球,她还主持和评判了许多设计比赛并经常被邀请在全球各地的会议上发言。她的作品曾获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ADC)、出版设计师协会、D&AD、纽约字体指导俱乐部(TDC)、字体设计师协会等200多项创意大奖。

Elephant magazine

ADM:您对设计的兴趣源自何处?

Astrid Stavro我的父亲是一个出版商,所以我从出生起就处在书堆墨香中。在学习文学和哲学之后,偶然间我发现了《Interview》杂志,当时正是Tibor Kalman执导这本杂志。从那以后,我有意识地开始决定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

ADM:您在哪里学的平面设计?

Astrid Stavro本科就读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研究生就读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Posters:Syzygy

ADM:您是如何创办设计工作室的?

Astrid Stavro我和同窗Birgit Pfisterer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设计的毕业项目非常成功,设计作品在RCA夏季展期间全部售罄。它们是一系列可撕笔记本,这个项目我们最初的想法是开发一个产品,让我们在完成硕士学业和开始专业工作之间的时间里也可以保持忙碌。

当我搬到巴塞罗那时,我去见了Fernando Amat,他是现已倒闭的Vincon设计店的店主。Amat很喜欢记事本,并帮助我找到了一家最终印刷了数千本的制造商。这让我们设计的记事本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设计商店都有销售。我去见的另一个人是Raval街区La Central书店的老板。看到记事本后,他要求看我作品集的其余部分。在我们开始合作的第二天,我被委托为书店的“重塑品牌”和“标识”工作。紧接着建立了富有成效的5年关系。我有固定的工资,这让开工作室的想法不仅仅只是想法,我终于能够有余力雇其他设计师。

Books:La Librería de los Escritores

ADM:您能介绍一下您的团队吗?

Astrid Stavro目前有7位团队成员,包括我自己:一名高级项目经理:Amy Duffy;

三名资深设计师:Sara Martin,Susanna Foppoli和Mariana Santiago;一名初级设计师:Jake Gilbert;一名实习生:Archie Lennon。

ADM:到目前为止,您最愉快或最具挑战性的经历是什么?

Astrid Stavro我非常喜欢在不同的时间做不同的项目,面临的挑战也会时移事异,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也是一种不同的挑战。 当然面对挑战,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要失去新事物,新项目带来的喜悦和兴奋,这样才能不断迎接挑战。我乐于走出舒适区,尝试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事情。

Identities:FORUM LAUS EUROPE

ADM:您有最喜欢的字体吗?

Astrid Stavro清单很长。但是我认为 设计应该牢固地扎根于概念和想法中。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所用的字体就不那么重要了。

ADM:哪一件事影响了您的思维方式?还是谁影响了您的思维?

Astrid Stavro在思考方面,我的大部分影响都来自文学。

ADM:除了工作,您还有什么爱好?

Astrid Stavro我也很享受与人愉快的交谈。理想情况下与设计无关。

ADM:巧合对您的设计实践重要吗?

Astrid Stavro好的想法,项目或解决方案可能会因错误或偶然的巧合而发生。

Print:Creative Review

ADM:您认为,就目前而言,如果不考虑技术进步的话,近几十年来传达设计发生了什么变化?

Astrid Stavro好的设计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基于创意和理念的。

ADM:在您从业期间,您认为在设计和社会取得的最大进步是什么?

Astrid Stavro以互动的方式取代了传统叙事。当故事第一次在电视、广播或报纸上被分享时,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之间的关系是很清楚的。现在,无论是通过社交媒体、博客还是诸如Medium之类的分享网站,用户生成的内容都改变了创作者和发行商的游戏规则。我们现在不仅能够而且也欢迎创造我们自己的故事,而不是听故事。令人担忧的是,与分享相比,有话要说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当今观众的参与性将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了现代的说书人。快速阅读、传播和对全球新闻作出反应的能力,已使全球壁垒的打破和知识的民主化成为可能。与此同时,互联网使更多的人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但使确定其有效性更加困难。数量庞大,种类繁多和信息源丰富,需要更好的技能将现实与幻想,真理与宣传区分开。

Books:Vegetables from an Italian Garden

ADM:您如何发现客户或项目书里的“设计需求”并将其落实到实际设计工作中的?

Astrid Stavro设计的“需求”通常是在与客户的公开对话和对话中发现的。正如Truman Capote所说:“对话是对话,而不是独白。”我喜欢把它想象成一场乒乓球比赛。最好的项目通常是那些客户和你一样兴奋并乐于参与的项目。

ADM:您有欣赏的设计师或艺术家吗?

Astrid Stavro名单太长了,所以我要提到几个最近的展览。我非常喜欢泰特现代美术馆的Olafur Eliasson和Anni Albers,还有伦敦印刷学院的Corita Kent姐妹,设计博物馆(Design Museum)的Stanley Kubrick,以及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的Night Animals。

Travesias

ADM:您如何在专业领域保持持续学习?

Astrid Stavro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不断的质疑。

ADM:英国设计的态度是什么?

Astrid Stavro我最崇拜的设计师大多来自英国。Derek Birdsall、 Richard Hollis、Ken Garland、Alan Kitching和Margaret Calvert等设计师的名字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得不提到前Pentagram的合伙人John McConnell, Alan Fletcher, David Hillman 和 Peter Saville。

Books:Cuadernos Postal

ADM:您了解中国的设计吗?你有最喜欢的中国设计师或艺术家吗?

Astrid Stavro我一直着迷于中国的历史,文化,饮食,宗教和政治。说到设计,我记得几年前在巴黎参加德盛安联大会(AGI Congress)时,我见过Stanley Wong。不幸的是,和许多其他的外语一样,我不会读汉字,这使得我更难欣赏和理解这部作品的背景和深度。

ADM:您对当代中国的视觉文化有什么样的印象?

Astrid Stavro在中国,当代视觉文化蓬勃发展,令人激动的。Liu Xiaoxiang的书籍设计以及Guang Yu的作品令人印象深刻。

Miscellaneous:VALLE AZUL

ADM:您如何看待设计的未来?

Astrid Stavro新技术将继续出现、发展和演变。但是,正如我之前提到的, “好的设计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基于创意和理念的。”因而对此也同样抱有怀疑态度,一切皆有可能。

ADM:面对不断发展的数字化,海报这个媒介能保持怎样的魅力和吸引力?

Astrid Stavro数字化是一种工具,一种由技术提供的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讲,海报和数字化都是媒体,是以不同方式传递信息的载体。我们经常把数字化说成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一个将吞噬几个世纪人类的不祥黑洞。600多年前,古腾堡的活字印刷术彻底改变了印刷术。数字时代仍处于早期阶段。 海报的魅力和吸引力不能被它的数字版本所取代,因为它们只是一种媒介而已。Marshall McLuhan写了关于这个的文章:《Is the medium the message? 》

Posters:Print Magazine New Visual Artists

ADM:下一代设计师的角色是什么?他们将主要从事委托工作,还是将更多地转向生成自己的应用程序和内容,并等待市场的反应?

Astrid Stavro我希望下一代人能够打破并挑战“游戏规则”,但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首先需要理解规则。他们希望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拥抱包容和多样性。“我们就像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小矮人”是我几天前在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演讲的结束语。

ADM:AGI在中国平面设计师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您能告诉我们AGI在英国的状况吗? 它是如何运作的? 如何选择会员的?

Astrid StavroAGI是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平面设计协会。其独特之处在于,会员享有很高的声望。准成员会经过年度新成员陪审团基于其作品的质量和声誉进行评审。

Catalogues:AGI BCN Congress Guides

ADM:您认为有意义的设计如何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Astrid Stavro设计可以丰富我们的生活,可以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它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世界和身在其中的我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理解和不断质疑它如何与社会互动。作为传播者、创意者和思考者,我们应该利用力量来创造更具吸引力的作品。

结 语

在Astrid Stavro眼里,新技术的发展、出现都是注定的,但是技术只能说是作为设计的辅助工具。想要做出优秀的设计,还是要从设计师自身的创意和理念出发才行。过度依赖新技术,而不去思考新创意,新理念,那是无法做出好的设计,更不可能成为经典。所以保持好奇心,勇于挑战新事物,才能设计出更好的作品。

以上内容仅代表ADM与Astrid Stavro的设计观点。如有不同看法还请多多交流。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转载自:ADM展会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