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纵横!汉军对匈奴战略反击中的歼灭战!

原标题:卫青纵横!汉军对匈奴战略反击中的歼灭战!

关市之战,或者说茏城之战两年后,卫青的好消息接踵而至。

他的姐姐卫子夫为大汉皇帝刘彻生了个儿子,叫刘据,被立为太子。姐姐卫子夫母以子贵被立为皇后。

卫青成为了国舅爷。皇帝本就看好卫青,有了这层关系,就更加信任。

匈奴在茏城被袭之后,报复来得很快,就在卫子夫被立为皇后的这年秋天,匈奴两万骑兵大举入侵辽西,杀掉了辽西郡的太守。

韩安国在匈奴的这次入侵中栽了。

在入侵前不久,屯守渔阳的韩安国抓到了一个匈奴舌头,听闻匈奴罢军远去,就上书请求罢撤军屯。

他的请求被批准了,但军屯刚刚裁撤不久,匈奴就大举入侵。韩安国手下只有不到一千人,但在全面对匈战争的新形势下,依然奋勇出击,结局自然没打过。

韩安国没有畏战,但他请求罢军屯是严重的战略误判,最终导致了汉朝边郡的严重损失。

汉武帝因此大怒,就派他戍守更靠东边的右北平。当年的内阁准首辅沦落为边远地区驻军首长,这个心理落差,韩安国一下子接受不了,加上上了年纪,没几个月就病死了。

这件事注意两点:

1、新形势下,汉武帝在战略要地屯兵成为日常行为。

2、韩安国敢以700人抵抗匈奴两万骑,马邑之谋后,汉武帝对整个帝国的思想建设很见成效。

然后,匈奴出招了,那汉朝方面自然要应对。

当匈奴主力在辽西撒野未归之时,卫青带了三万精骑出雁门,李息出代,再次越境深入作战。

这一次,卫青带兵更多,也更有经验,很快就找到了匈奴的偏军,然后以优势兵力速战速决,史载“斩首数千人”!

整个一“茏城大捷”的加强版。注意一个细节,大略估测出汉匈行军路线后,我揣测,李息可能负责为卫青打掩护,目的是监视随时可能北归的匈奴主力

此外,我们可以据此战窥视到汉武帝的顶级战略能力——汉武帝所学极为驳杂,道家、兵家颇为精深。

匈奴大举入侵的是渔阳、上谷,在帝国东北,而卫青、李息出兵,则指向帝国西北——避其主力锋芒、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匈奴有生力量

这种打法,算整体伤亡,汉匈大体相当。但考虑到两者的综合国力——匈奴人众不及汉一大郡——则长此下去,匈奴必然无人能战。

这是公元前128年的事儿。

到公元前127年,匈奴再次大举入侵渔阳、上郡,那么参照前一年的作战方略,汉军反击的方向大致可以猜测。

匈奴击我右,我亦击其右。匈奴南侵,面向南方,其右在汉西北,其左在汉东北。

汉军反击了。仍然是李息和卫青搭档。

李息干的还是老本行,从代地出兵,目的未知,我仍保持与公元前128年相同的猜测,监视并拖延随时北归的匈奴主力

而卫青这一次要完成一个巨大的战略目标——收复河南地,重建朔方

卫青从云中出发,沿着阴山南麓大张声势西行,直扑阴山中段的高阙塞,看起来像是要越过高阙塞,进入高原作战。

但到了高阙这里,突然折而南下,铁骑突进,南渡黄河,或驱逐、或俘虏,一路扫荡河南的各方势力。匈奴的从属势力代表人物,白羊王和楼烦王都逃出了河南。

卫青在河套平原自北至南,然后向西直至辽西,绕着帝国的西北境画了个圈,捕虏数千,虏获牛羊马匹十余万。

于是,一战而收复朔方——始皇帝当年派蒙恬带三十万军队、无数民夫经营的陕北防线,时隔八十年,终于有了重新建立的可能

事实上,收复朔方后,汉武帝迅速动员了大量人力物力,由苏建负责。

苏建是何许人呢?他跟随卫青在收复河南之战中立了大功,被封为平陵侯。他还有三个儿子都很有出息,最有名的,是一个叫苏武的人,后来成为华夏风骨、汉人气节的典型代表。

收复并重建朔方后,朔方郡就成了汉帝国对匈奴战争的桥头堡。

收复河南之战后,汉军连续两年没有大出兵。一方面要营建朔方城,另一方面,帝国也在经略西南边陲,东夷二十八万人降汉,也要安置。

而汉匈战争,还处于明显的相持阶段。一旦汉不出击,匈奴的侵扰就加强。

恰巧在河南之战后的第二年(公元前126年),匈奴军臣单于病死,他的弟弟伊稚斜自立,太子於单则南逃向汉投降。

伊稚斜刚夺得单于位,为了巩固统治,有向外用兵的需求。

于是过了不久,匈奴数万骑入侵,代郡太守被杀,数千军民被俘虏。在秋季,匈奴再入雁门,又杀略千余人。

公元前125年,匈奴发动了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南侵,目标指向代郡、定襄和上郡,每处派出三万骑兵。

当此时,汉军主力主要负责守护正在建城的朔方。匈奴在这一次入侵中,战术意图非常明显:用匈奴右贤王牵制朔方汉军主力,单于与左贤王合兵进攻相对空虚的山西北部

收复河南,理论上解除了匈奴从陕北对汉都长安的直接威胁。但公元前125年,匈奴从汾河湾突进到上郡,却意味着如果不能将匈奴驱逐出大漠以南,汉帝国的北境安全只能停留在理论上。

反击必须继续,不死不休

公元前125年,沉寂了足足两年之久的汉帝国,酝酿了一次大行动。

具体部署如下:

卫青为车骑将军,将三万骑出高阙塞,统领游击将军卫尉苏建、骑将军太仆公孙贺、强弩将军左内史李沮、轻车将军代相李蔡等。

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出右北平

还是老套路,一路主攻,一路佯攻掩护。李息们牵制单于与左贤王部,卫青部志在寻求右贤王决战。

右贤王大概没料到汉军这一次是寻求与匈奴主力决战——毕竟先前卫青基本上是避强就弱、机动闪击的打法。所以,右贤王就在自己的主营地饮酒作乐、高枕无忧。

不曾想,卫青却带着三万精骑兵,日夜兼程,疾驰七百余里,在一天夜里把右贤王包了圆。

不过,右贤王之所以为右贤王,自然有过人之处。一阵慌乱之后,他重归冷静,一边督促爱妾穿衣,一边组织起一支百余人的护卫队,精准地判断了汉军包围的薄弱点,溃围北去。

而其他的所有右贤王部众、部落财产,包含各种王十余人,男女老幼一万五千多人,牲畜千百万头,全部被卫青带领的汉军俘获。

汉兴以来,和亲送出去的,经此一战,可以说连本带利捞了回来。

卫青得胜归来,汉武帝刘彻的使节直接迎到塞上,在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从此,卫青统领诸将有了制度保障。

龙城之战,小试牛刀;雁门出塞,如法炮制;纵横河南,复我朔方;高阙出塞,殄灭右贤。凡四战,横空出世的卫青,终于成为当时汉帝国最耀眼的将星!

而英雄不孤独,在他身边,另一颗划亮历史天空的巨星也行将升起。

我是不明山人,正在写简明中国史的不明山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