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故事:梦中的四合院

原标题:光阴的故事:梦中的四合院

作者 | 结庐阁(孔网店铺:结庐阁)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三省吾身# 光阴的故事~梦中的四合院

一一结庐阁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自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居住在小城市中心的一个四合院里。

四合院坐落在城中的一条胡同里,坐北向南,壮观的大门楼子,青砖灰瓦,高大气派,用约十公分厚的上好松木做的大门,下面包裹铁皮,左右一对能旋转的大铁环。春夏季门楼顶上长满瓦松和各种植物甚至小树。

迎门而进,大大的影壁墙上,用青砖磨刻的福字映入眼帘,左转通过也是精雕细琢青砖砌成的圆门,到了院里。北屋也是青砖灰瓦,屋顶两侧圆形瓦则是布满麒麟等瑞兽,墙体六十多公分厚,壮观结实。东、西、南屋同样的青砖砌墙,不同的是用麦秆作顶,冬暖夏凉。屋里和院子的地面都是青砖铺地,是一座近三百年的老宅。

院中居住四户,二十多口人,热闹、和睦如同一家。记得小时候一件事,至今不能忘怀。1981年我十三岁多,父母工作繁忙劳累,大哥和大姐入伍参军三年多,小姐姐和我尚在少年,院里没有自来水,都是去街道供水点挑水,父亲不在家,我是男子汉,但是当时愧对这一称呼。母亲是个慈母更是严母,到点叫我去挑水(那时按时供水),磨蹭,其实心里惧怕,一担水挑不了,半担水嫌丢人,母亲生气了,呵斥之后便是一顿的翻饼劈子(竹板做的烙饼时翻饼用),不得了了,兄弟挨揍了!东、西、南屋中窜出三个姐姐、六个哥哥,(当时院子里两代人中我最小)姐姐们对母亲边拉边扶的劝说,哥哥们抢扁担夺水桶,一会功夫,水翁满了还余出两桶。想起往事眼中湿润,心跳也快了,不能忘却的记忆。

更热闹是每个星期,四家相约改善伙食,是包水饺还是烙菜饼或者是煎茄盒,我母亲、张大娘、孙婶子、三婶子同时上阵,场面宏大壮观;最最隆重的是每年腊月二十六七左右过油(炸年菜),每家都出两三斤油,众邻居搬砖和泥自己动手累灶台,然后合用一口大铁锅、点燃木柴烧火过油炸肉、山药、炸地瓜、花豆腐、豆腐丸子、萝卜丸子、面点心、最后炸鱼,每家依次制作,(当时油粮米面定量供应,一家攒的油炸年菜不够用)每家只要有各种美食不论多少都会分享。

1993年城市有了新规划,四合院拆了,但是脑海中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如今不时想起这些往事,想起四合院。同院住的长辈除母亲和孙婶子健在,都已过世,哥哥姐姐们也都五十六岁至七十五岁之间。

每次回忆都会像是享受一顿精神大餐,故而也时常三省吾身,莫忘同院真情,莫忘受助的恩情,莫忘传承后代这份同院亲情。在临近2020年春节时候,内心里最想说的话,预祝同院一家人们春节快乐,万事如意!祝福老人家们身体健康,舒心安度晚年。祝愿不长见面的哥哥姐姐们,健康快乐!儿孙有福!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