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孤岛里,“搜索”无处不在

原标题:信息孤岛里,“搜索”无处不在

投稿来源:李北辰

不知你是否有种感觉,那就是不知不觉间,你的搜索习惯就已悄然改变,而且你已经习惯了这种改变。

我最近一次意识到这种改变,是前几天,我妈和我说,她经常用抖音,但不是“刷”,而是把它当“搜索引擎”用。她说抖音是她日常生活的“万能小帮手”:宫保鸡丁的几种炒法,夏日冰饮的几种调法,围巾的几种系法,裤腿的几种改法,收纳的几种叠法……几乎搜啥有啥。

而且用视频的学习方式“很傻瓜”,比图文轻松,易懂,即便有疑问,看看底下那些网友评论,也能获得不同的辩论。

总之按她的意思,简直可以归为八字口诀:“遇事不决,抖音来学”。

我妈说,她的朋友圈里,很多人都热衷于抖音搜索,她们也乐于相互分享“优质答案”。

抖音的搜索框,对我没有太大吸引力,但它再次强烈印证:各大互联网平台与搜索引擎的“脱钩”,正在愈演愈烈,且这一过程看起来不可逆。

许多年前,许多业内人士直言,未来“完美”的搜索引擎应该是某种“大一统”形态,能够搜索到的内容无远弗届。十几年前,当时谷歌CEO施密特就被人问到:你眼中的“WEB3.0”是什么样?施密特的回答大概是:APPlications that are pieced together,翻译过来就是,将碎片化的应用集中在一起。

但现实却恰恰相反,倘若你对信息检索这件事有所敬意,大概不会否认,今天的搜索引擎的确无远弗届,但“最好”的内容,往往并不在传统的搜索框里。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搜索引擎用户总数持续上升,但使用率降至81.3%,连续两年呈下滑趋势。

对此业内普遍解释为:搜索引擎使用率下降,并不意味着搜索行为减少,它们分散在各个场景的头部应用里。

这不难理解,至少在理论上,搜索引擎的底层根基,建立在互联网的开放性上(可参见二十五年前搜索引擎的诞生背景,不再赘述)。但如今,数据被比作黄金,在全球各地,曾被许诺互联互通的互联网,正恢复成一个个彼此割裂的的信息岛。

当然,有的岛大,有的岛小,有些岛则属于同一主权的“群岛”。

曾几何时,这些被不同头部APP分裂的“岛屿化世界”令人不适,但值得玩味的是,时至今日,或许是惯性使然,或许是路径依赖,许多人似乎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些信息孤岛,也慢慢适应了每天“跨岛”,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

甚至或许未来某天,人们不再将“搜索引擎”挂在嘴边,因为它已内嵌在许多应用中。

在中国,抛去微信和支付宝两个超级APP里日渐繁茂的搜索框不谈,随便举几个例子。

譬如除了抖音,同样被很多人当作“搜索引擎”用的还有微博。许多年前,有社会学者写道:“微博信息的碎片化和定制模式与信息茧房生成内在嵌合”;但许多年后,至少在其中一种使用场景里,平台资源在向“最大公约数”属性信息倾斜的微博,更像是在打破回音阁效应,提供了每个人圈层之外了解社会资讯的入口,而许多时候,它正是以主动搜索的形式完成。

再比如,我最近在《“得到锦囊”:得到的锦囊》一文中提到:你可以将“得到”视作一个无差别对待“月亮与六便士”(智识愉悦与实际需求)的知识搜索引擎:除了锦囊这种实用工具,得到上有着更多电子书与课程,在这个时间成本越来越高的时代,对于大多数“非专业”“非知识分子式用户”,用得到搜索任何领域的知识都基本够了。

当然,除了“大而全”型平台,你也可以在“小而美”型平台上搜索特定内容:比如用丁香园搜索医学问题,用小红书搜索消费问题,等等。

有句话说,这个时代,“所有行业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借用过来也许就是,所有行业应用,都值得拥有自己的搜索框。

你偏要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对不起,那可能必须得仰仗理想主义,豌豆荚们曾做过努力,但一切貌似没有意义。

总之现实就是:我们正习惯于想搜索某领域内容时,就去代表这个领域的头部平台。

这当然会固化头部平台的优势地位,以数据为血液的互联网产品注定陷入“越多人使用它,它就越好(表现在智能化程度和内容池总量),它越好就会有更多人使用它”的收益递增循环。

也就是说,会有更多从搜索引擎赶来的路人,变成各个头部APP里可量化跟踪的定居者。

因此或悲或喜,互联网正在从开放走向封闭——当然,从商业角度,你也可以说,信息市场总是以自由为起点,以“垄断”为成熟。

也许就像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注意力商人》作者吴修铭(Tim Wu)所言,通信技术的每一次主要变迁,其实都遵循着相似模式:最先出现的是短暂却足以让人感到兴奋的开放性阶段,随后带有垄断性质的封闭性阶段会逐渐取代前者。

至于这种垄断封闭,是否真的对未来有利,就属于另一个话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