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意义的建军节,顶着夏日重走长征路,庆祝建军93周年纪念日

原标题:最有意义的建军节,顶着夏日重走长征路,庆祝建军93周年纪念日

都知道八月一日是建军节,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的纪念日,不过这个节日最早是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在1933年7月11日设立的,当时是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的节日,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将此纪念日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1933年虽是纪念日的设立日,但是非起算日,中国工农红军最早成立于1927年,因此今年是93周年。

提到中国工农红军,肯定少不了长征,在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为摆脱敌军包围追击实行战略性转移而开始了长征,期间共经过14个省份,并翻越18座大山及跨过24条大河,无论是雪山还是草地都有经历,行程约二万五千里。此外,这还不单是赶路那么简单,行进途中发生了大小战役380余次,牺牲了无数战士,其中营级以上干部就多达430余人,最后三大主力会师堪称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

红军桥,重庆境内长征的开端

红军长征期间,在重庆境内的时间不长,仅七天多一点,而綦江就是长征过程中红军在重庆的唯一过境地。当年到达重庆的是红一军团,在1935年的1月他们从松坎出发途经箭头垭、黑镜塘到达了两河口大桥,通过了大桥之后,便到达了重庆綦江的石壕。

这座桥看上去就富有历史,它系石木结构,两端以石梯与桥面相连,房顶则采用歇山式青瓦,还搭配穿斗式梁架,即便是对桥梁建筑不熟悉的,都会发现它与现代建筑截然不同,的确也如此,这座桥始建于清代同治12年,比起红军渡桥这段历史而言,历史更加悠久,现在虽然经过修补,却始终保存着原建筑的风格。

不过由于它见证了红军长征到綦江这段历史,后人便将其改名为“红军桥”,现在说两河口大桥可能有部分人都不知道是在哪里,但是提到红军桥,则人尽皆知,当年红军长征綦江段就是从这里开始,也是我们重走长征路的开端。

红军洞,红军百姓鱼水情

当年红一军团通过红军桥到达石壕李汉坝漆树坪时,一师卫生队有四名江西籍红军伤势严重,不便于继续行军,便将其留在了漆树坪,并委托了当地农民李树清帮忙照看。虽然长征过程中红军都小心谨慎,尽量避免与敌人正面冲突,但是所到之处仍会走漏风声,为躲避敌军搜查,李树清便将4名员转移到屋后山脚下的油岗咀岩洞隐蔽,然后一家人轮流为其送饭,并找草药敷治伤口,现今前往红军洞虽然依旧不好走,但是比起以前草木茂盛的时候来说,已经轻松很多了。

遗憾的是,当时缺乏医疗条件,仅靠草药敷治伤口无法达到有效治疗,其中两名红军战士因伤势过重相继牺牲,李树清便和同村农民唐明兴一起将其遗体掩埋于洞外,另外两名伤势较轻的红军则相继痊愈,其中一名伤好后追赶大部队,另外一名则感恩李树清,留在家里帮其干活,为了纪念牺牲的红军战士以及艰难时刻军民之间的鱼水情,当地的百姓也就把“油岗咀岩洞”改名为“红军洞”。

红军墓,千载丰碑镇英魂

当年红军长征到綦江,一共牺牲了五名红军战士,除了刚提到的在李树清家牺牲的红军重伤员外,还有两名因伤势过重而牺牲的伤员,一名牺牲于李汉坝的周家店子路旁,一名牺牲于兴隆村,分别由农民王昌培及农民杨玉林等就地掩埋,此外还牺牲了一名红军司务长。

新中国成立后,綦江人民于1964年至1983年间先后在白果村和石壕场附近修建过红军烈士墓,后来逐步将五位红军烈士的遗骨迁葬到了一起,并1991年进行整修和扩建,也就有了现在的石壕红军烈士墓。

石壕红军烈士墓由杨成武将军题写并镌刻有聂荣臻元帅、张爱萍将军、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李文清将军的题词,不仅是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重庆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还是重庆市国防教育基地,由长征诗碑、烈士墓地、烈士塑像、烈士纪念塔、题词碑林、陈列室及红军宣传标语碑林等七大部分组成。

虽然綦江段仅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微不足道的一段,但是一路走来也是感慨万千,红军长征顺利通过綦江,不仅保卫了遵义会议的成功召开,也为四渡赤水制造了重要战机,同时也展现了军民之间的鱼水情深。直至今年,这支部队已经走过了93年,93年风雨兼程,93年初心永恒,在将长征精神传承和发扬下去的同时,也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及维护世界和平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成员节日快乐!

图/文 由旅游狂魔夏夏夏 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关于作者:目前已经前往过全球500+城市,并曾在英国牛津大学和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以及斯里兰卡当过国际志愿者,欢迎持续关注,与你分享全世界的吃喝玩乐,喜欢记得点赞评论或分享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