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三星堆”冲上热搜,真正的考古现场到底什么样?

原标题:“三星堆”冲上热搜,真正的考古现场到底什么样?

“三星堆”冲上热搜,真正的考古现场到底什么样?

文 苏枫

三星堆遗址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

三星堆遗址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

央视三星堆考古现场独家直播

沉睡三干年,一醒惊天下。

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又有重要收获。

3月20日,国家文物局在四川成都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进展工作会,通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进展。

据悉,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央视三星堆考古现场独家直播

新发现的五号坑中,三星堆考古发掘出土大量黄金制品,其中包括一张独特的金面具。

硕大无比的耳朵、巨大空洞的眼眶、横平竖直的大嘴……金面具的另外一半目前还没有找到,专家通过科技手段做了虚拟复原,这张黄金面具看起来酷似动画片《圣斗士星矢》里的黄金圣斗士。

随着“三星堆”冲上热搜,考古成了许多人感兴趣的一门学问。

我们从哪里来,现在干什么,未来将向哪里去?

对于亘古不变的命题,考古学或许是我们探寻答案的有效武器。

2018年,考古工作者王建文参加陕西周原遗址发掘现场。/图由被访者提供

真正的考古

通俗的讲,考古学是广义史学的一部分,可以通过考古来重建人类的历史。

人类的历史约300万年,其中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不到一万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历史主要是通过考古学研究来构建的。

所有的考古工作都是以田野考古为基础,也就是需要到野外进行调查与发掘,然后在室内进行整理与进一步研究。

三星堆考古现场。图/三星堆博物馆

具体到一项考古工作,其实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解决土地、工人、财务、交通、后勤等一系列问题,还要制定发掘计划,比如发掘的目的与意义何在、用时多长、经费预算多少?这些都是在发掘前必须要想好的问题。

上海博物馆田野考古领队王建文介绍:“如果必须要发掘一座墓葬,考古队首先要向国家文物局申请,拿到发掘执照后才可以进行。在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要对墓葬进行详细的文字、线图、照片记录,有一套完整的流程,遇到大的墓葬,发掘工作可能要持续数年。

图书《从考古发现中国》

所以,考古的真正过程并没有那么戏剧性。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从考古发现中国》《博物馆里的极简中国史》等书作者张经纬说:“考古开始了,在阳光下,为了保证整个墓地的结构,通常你会看到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坑,像一个露天的煤矿,呈现一个倒梯形。考古现场的采光条件都很好,整个工作过程是透明的。”

真正的考古,研究的是人类和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比如骸骨、垃圾和废墟。具有考古价值的宝贝,就算被埋藏多年,一旦被发现也可以成为改变历史的东西。

三星堆出土文物。图/三星堆博物馆

在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硕士、《围观考古现场》作者项木咄看来,虽然考古学家们十分渴望在有生之年遇到像秦始皇兵马俑、马王堆汉墓这样的惊世发现,但是,从平淡无奇的遗物中了解和复原古代人类生活乃至整个社会的演变,才是这门学科的力量所在。

恰恰是考古遗址中那些微不足道、容易被人丢弃的东西,甚至植物遗存、动物粪便,可以让我们在了解古代社会时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2019年11月,台湾佛光山,人类学家张经纬正在布展“海上佛影”展。/图由被访者提供

考古学其实是一门很有趣的科学。

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考古学早已从单纯的器物研究,发展到对人类过去生活和社会的整体探索,并有了一套坚实的理论基础。

新的考古材料的发现,在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最近几年DNA技术的发展,也运用到了考古学研究上,用以探索人类的迁移与扩散,并已取得很多进展。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表示,中国目前科技考古在国际上处于顶尖水平,这个时候发掘三星堆遗址恰逢其时。

距离考古现场几公里处已经建成“三星堆开放式文物修复馆”,本次考古中新出土的文物将成为第一批客人,在这里进行保护处理和修复研究。

此次考古发掘设置了专门的分析检测室,并配备了扫描电镜、X光衍射仪、三维扫描仪等先进仪器设备,可以对文物进行检测分析,为其修复保护提供科学依据。

三星堆铜人头像。图/三星堆博物馆

考古影响城市规划

考古野外作业多是又脏又累的辛苦活,常见的短期作业基本都是为即将开展的市政建设工程评估土地状况,以确保摩天大楼、或者商业街区的建设不会毁坏古村落或者古墓葬遗址。

张经纬认为,近年来国内考古以“抢救性挖掘”为多:“相当一部分的考古重大发现,都与基建有很大关系。”

比如曾经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苏州河上的元代水闸,是上海修地铁的时候发现的。

“全国同时期挖到的古墓有很多,但是元代的水利设施更加稀有和珍贵,可以看出当时人们是如何发挥聪明才智去控制水位。所以当时出现了地铁规划给遗址让路、市政建设绕道而行的新闻。上海市还专门给这个元代水闸修了一个博物馆。”

央视《国家宝藏》第三季

有时,考古甚至会影响到城市的规划布局。

在考古队长王建文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2016年发掘的上海青浦青龙镇遗址的隆平寺塔基及地宫,这个项目荣获了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后来他和同事们共同考古的过程又被探索频道制作成了纪录片。

“实际上大部分考古工作是琐碎和平淡的,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碰到特别具有社会关注度的发现,更不用说天天都有大发现。”王建文说。

王建文在国内八个省参加过考古发掘,最近还去斯里兰卡进行过考古。

同时,他也是一名水下考古队员,在广东、福建、辽宁、太湖都参加过水下考古工作,虽然辛苦,但会有很多新鲜的体验。

2015年8月份,辽宁绥中姜女石,田野考古领队王建文正在准备水下考古工作。/图由被访者提供

水下考古相对于陆地,其危险性是非常高的,但幸运的是,中国水下考古3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工作中没有发生一起队员遇难事件。

潜水工作,必须是两人一组,互为潜伴,互相检查装备。一组队员下水后,有一组需要在水面观察气泡,了解他们在水下的位置。

还有一组队员,作为应急救援,一旦发生危险,比如被渔网缠绕、设备漏气等,在水下的队员通过释放充气信号浮标到水面,水面观察的队员看到后就立刻通知应急救援组下去救援。

央视三星堆考古现场独家直播

成为一名合格的水下考古队员,要经过长时间的严格训练,对身体和心理都是很大的考验。

由于中国近海水况能见度差,很多情况下都看不到一米以外的东西。

而且有沉船的地方,水况一般都比较复杂,水流的速度、流向也随时都在变化,工作的难度非常大。

很多时候,王建文下水后发现能见度为零,看不到方向、时间、深度、同伴,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那种情况对人的心理是极大的挑战。

考古不是挖宝盗墓。/电影《盗墓笔记》

未知的世界比已知的更广大

好莱坞打造的英勇冒险家形象,与考古学家的真实形象大相径庭。

你想象的考古工作者:工作比《古墓丽影》更刺激,经历比《夺宝奇兵》更浪漫。

现实中的考古工作者:面朝黄土背朝天,下地挖土,下水捞泥。

他们不是盗墓贼,不会挖到点什么就一夜暴富,也不会像盗墓小说描述的那样去打僵尸。

在旁观者眼中,这种工作也许和印第安纳琼斯的冒险一样刺激,可以与宝藏做伴。

央视《国家宝藏》第三季

而实际上,考古工作真的没有那么刺激,他们发掘的遗址可能空无一物;文物也可能早已破碎。

考古学家穷其一生,在这个星球挖来挖去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选择以考古为职业?

《与废墟为伴》的作者玛丽莲·约翰逊说 :“等世界末日来临时,你就会想要认识考古学家了,因为我们既会生火,又会捕食,还会建造高山堡垒。”

王建文说:“考古学特别适合好奇心强的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现什么。”

正因为见多识广,考古人才更清楚未知的世界比已知的更广大。

图书《广汉三星堆》

目前,三星堆六个“祭祀坑”仍在继续进行考古发掘。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古蜀国的起源一直笼罩在迷雾之中。

3000年前,三星堆古城可能发生了一个神秘事件,几千件宝器被砸毁焚烧,并有规则地埋于地下。由于没有文字记载,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考古专家伤透了脑筋。

此次考古发现的新文物,或许将会丰富我们对古代文明的认识,帮我们揭开迷雾。

一切都值得期待。

收藏

举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