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党史学习小课堂 | 第一位湟中籍中共党员寇从善的故事

原标题:党史学习小课堂 | 第一位湟中籍中共党员寇从善的故事

20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日。

值此建党百年之际,本公众号推出“党史学习小课堂”栏目,每周推送一篇党史故事, 喜迎华诞,回顾历史,缅怀先烈,为我们的前行指明方向。

今天,请各位跟随小编一起,了解 第一位湟中籍中共党员寇从善的故事。

一、

寇从善,字子云,化名赵君侠、李伟,1915年10月28日出生于青海湟中上新庄窑滩村一个汉族富裕中农家庭。1921年至1932年,寇从善先后在西宁师范附小、青海省师范学校求学,1933年进入南京蒙藏学校高牧科读书,次年夏天,由九世班禅保送进入北平蒙藏学校边政科求学。

当时,我国东北早已沦陷,日寇大举内侵,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1935年,平津爱国青年掀起著名的“一二·九”抗日爱国运动,受到革命思想影响的寇从善满腔热情参加了这一学生爱国运动。1936年1月,寇从善义无反顾地参加中国共产党影响下的“平津学生南下请愿宣传团”,要求蒋介石结束“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南下返回北平后,他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宣传中国共产党的联合抗日主张,并积极投身到挽救民族危亡的抗日斗争当中。

在全国局势风云突变,山雨欲来风满楼的20世纪30年代,作为内陆省份的青海,被马步芳家族统治得暗无天日。1932年11月至12月初,中共陕西省委派吴鸿宾和王建三到兰州,与先期到达兰州的孙作宾等同志正式组建中共甘(肃)宁(夏)青(海)特区委员会,吴鸿宾任特委书记。特委的工作重点在甘肃,对青海、宁夏只是“撒种子”,播撒革命火种,做些渗透联络工作。但中共甘宁青特委只工作了8个月时间就遭到破坏,受当时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始终没有在青海建立起中共党组织。

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北上长征途中,左纵队两万余名红军途经青海省班玛地区,在青海留下了红军的足迹,播撒了革命火种。但青海仍处在马步芳家族黑暗的统治之下。

寇从善

二、

1937年“七·七”事变后,寇从善化名赵君侠,怀着投身共产主义事业和参加抗日战争的满腔热情,在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的引导下,与400多名热血青年北上延安追求真理,入陕北公学第四大队学习,两个月后结业。

为开辟青海地区党的工作,中共中央派他赴青海筹办八路军驻青海办事处,他刚到兰州,就遭到马步芳以及军统敌特的追捕,赴青未成,中共中央驻兰州八路军办事处主任谢觉哉令其返回延安。在延安,经林伯渠、成仿吾介绍到中央马列学院学习。1938年3月,由同班同学李先念、张明远介绍,寇从善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年5月,受中共甘肃工作委员会指派,中共党员周服之来到青海,试图利用同青海上层人物马麒的关系站稳脚跟,秘密开展工作,终因青海在马步芳势力的血雨腥风笼罩之下,周服之无法立足,返回兰州。

1939年元月,寇从善从中央马列学院毕业。一天晚上,寇从善和同在一个班学习的李先念、王树声、程世才等同志商量,一同赴鄂豫皖边区参加抗日武装斗争。临行前一晚上,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张闻天和秘书王首道代表毛泽东同志找其谈话说:“毛泽东同志听说你是青海人,指定你去青海开展工作。”由于在延安等地的求学经历,寇从善早已是马步芳眼中的“赤色分子”。他知道直接去青海很难隐蔽,危险极大,但他还是服从了组织安排。寇从善第二天即赴西安,一边向已联络好的一位名叫韩璋的同志去电询问可否去青海,一边直奔兰州。等其抵达兰州时,韩璋的回电已到兰州鼓楼南44号寇从善的接头人王教五处,电报上说,如回青海必为马步芳所加害,不可贸然行进。寇从善请示了谢觉哉和八路军兰州办事处处长伍修权,得到的答复是目前青海还没有建立党组织,一定要想方设法去青海开展地下工作,播撒革命火种。

寇从善的工作证明

三、

为了执行党的特殊使命,寇从善决定先迂回在其他地方工作一段时间再潜回青海发展。在得到西北工委原则同意后,他通过在国民党驻甘肃酒泉的二九八旅马步康部任副官的四叔寇干城(后被马步芳杀害)介绍,于1939年2月抵达酒泉,先后在酒泉师范学校和玉门炼油厂工作。其间,他和当地地下党员刁德顺、孙世芳、陈国英等同志取得联系,以教师身份为掩护,秘密开展军事侦察和情报收集活动,为进一步到青海开展工作积累经验。在酒泉师范学校工作的两年中,他经常给进步学生讲理想、灌输进步思想,在他的熏陶和引导下,许多青年学生走上了革命道路,有的后来成长为革命的骨干力量。

1941年12月底,寇从善回到兰州,向党组织汇报了在酒泉的工作情况后,经过多方努力,秘密潜入青海西宁。寇从善立足未稳,马步芳就派寇从善的同学赵国俊到其家中进行调查,问他在外多年,非农非商,是不是参加了共产党,寇从善以这几年在酒泉干事搪塞过去。次年2月,为掩人耳目,寇从善经同学王永乾介绍,隐姓埋名到民和三川地区的一所学校任教师,暗中调查马步芳对人民进行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的情况。适逢旱年,粮食歉收,他联络其他教员鼓动农民抗交苛捐杂税,要求当局减免赋税。马步芳爪牙察觉抗粮主谋是学校老师,强令解散学校,缉拿主谋。在群众的掩护下,寇从善连夜转移,从永靖渡过黄河到达兰州,向八路军办事处王教五同志汇报了这一阶段的工作。

1943年2月,寇从善再度潜回青海,刚到湟中上新庄老家没几天,省政府秘书长陈显荣(寇从善上初中时的藏文老师,妻子孟兰的亲戚)登门拜访,一阵寒暄过后,陈显荣就问:“人人都说你是共产党员,你到底是不是?如果是,及早脱离,写个脱离声明登报就行,我保你无事。以后跟着马(步芳)主席干,还有大好前程!”寇从善坚决否认,并予以搪塞。寇从善预感这些人还会来,即刻离家,与叔叔寇国祥骑马驰往过马营牧区隐蔽了一个月。在这里,他遇到在北京时的同学张生珠,经介绍当了牧场干事。在此期间,他对马步芳家族的血腥统治和疯狂掠夺情况秘密进行系统调查。同时,还收集了不少马家军的军事情报。

四、

1944年12月,寇从善从牧区返回上新庄窑滩家中,继续做地下工作。1945年5月16日下午,家中突然闯进了4个带枪的马步芳士兵。他们先是从里面锁紧大门,后将女人和娃娃赶到另一个院子锁起来,将寇从善和他的父亲绑在柱子上,要他们交代参加共产党的情况和从事地下工作的经过。寇从善坚决予以否认,几个士兵恼羞成怒,用铁锨、马刀轮流烤红放到寇从善的脊背等处,严刑拷打4个多小时,没有从寇从善口中得到一句有用的话,看着昏死过去的寇从善,他们认为“那个留分头的尕娃”必死无疑,连夜回去复命。寇从善顽强地从死亡边缘活了过来,在家人的秘密救护下,一直到两个月后才能勉强活动,却留下了终身驼背的身体残疾。

革命形势急剧发展,寇从善伤势稍有好转,就想寻机逃出马步芳的魔掌。1947年7月,寇从善终于找到机会,他到达平戎驿(今平安镇),乘汽车转赴兰州,终于逃出青海马步芳的魔掌,向他的直接领导人王教五同志汇报几年来在青海工作的情况。之后,他请求到解放区,投身解放战争,但组织上考虑到他身体状况很差,难以通过重重封锁线,遂安排他到河西走廊的高台县养伤,等痊愈后再到兰州工作。

1948年1月,王教五以组织名义给寇从善提供伪法币10万元路费,他克服各种困难,来到高台县。其时,经同乡张鸿夫、房学儒二人介绍,到高台县任田赋粮食管理处第一科科长。就这样,寇从善在高台隐蔽下来,一边工作,一边养伤。就在这次离开兰州时,匆忙中将党组织关系留在了上线联络人王教五处。不幸的是,也在这一年,王教五同志前往延安途中被敌人杀害。因此,寇从善的党员身份成为他日后说不清的历史问题和他遭受磨难的根源。

上新庄镇尧湾村主题党日活动

参观寇从善同志故居并敬献鲜花

五、

1949年9月高台解放时,身体尚未康复的寇从善怀着激动的心情,带领群众,组织当地乡绅,成立高台临时维持会,维持社会治安,保护地方财产,为支援解放大军西进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高台县人民政府成立后,寇从善任县政府政务秘书。1950年2月,高台县人民法院成立,寇从善出任法院副院长。1953年10月,寇从善调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酒泉分院工作,1954年9月至1955年10月在酒泉专署劳动科工作。

采访中,原高台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后任高台县委党校校长的耄耋老人师笃文,对寇从善两次交党费的事情印象极为深刻。他说,1949年10月的一天,寇从善拿着一些银元到组织部来交党费,时任组织部工作人员的师笃文等人认为寇从善拿不出应有的党组织关系,组织部有原则,没有收他的党费。又过了一个月,寇从善又拿着一些银元来交党费,并告诉组织部工作人员,随着做地下工作者的上线联系人王教五同志的牺牲,他的党员身份暂时拿不出证据。但“寇从善热情、诚恳、认真、细致,他的言行举止、待人接物非常有分寸,无论什么工作,他都会按时很好地完成,工作能力也很强。”师笃文如是说。后来在师笃文的提议下,组织部开了一个小会,先收下寇从善的党费,有关他的党籍问题以后慢慢调查,加以解决。

自高台县解放后,寇从善同志多次向县委提出恢复自己党籍的问题,并多次去函向李先念、洛甫(张闻天)、谢觉哉等同志寻找证明,至1951年8月23日,均未接到上述同志的佐证材料。另外,当时了解到王教五并非党员(后调查清楚王教五生前为中共地下党员),鉴于这些理由,酒泉地委组织部通知高台县委遂于1951年9月停止了寇从善的党龄,寇从善的中国共产党党籍以“证明不足”被勒令停止。忍辱负重的他怀揣初心,一边积极为新中国的建设做着自己的贡献,一边仍在努力寻找证据,证明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

六、

1986年10月6日,中共张掖地委恢复了寇从善同志的党籍,并对其家属、子女的生活做了妥善安置。

1987年9月29日,寇从善家乡的人民为湟中区第一位中共党员寇从善同志树立纪念碑。纪念碑坐落在湟中区鲁沙尔镇美丽的东山公园山顶“映光亭”左侧,碑高3.3米,碑身镶嵌着黑色大理石,正面镌刻着时任中共湟中县委书记霍灿同志题写的“寇从善同志纪念碑”八个金色楷书大字,背面是寇从善同志生平事略,寇从善的妻子蒙兰及几个儿子等亲属专程前来参加了落成仪式。

另据中央档案馆所存1940年84:2号卷《抗战中甘宁青党的工作》记载:“丙·抗战中党在青海的活动。青海只有两个共产党员在活动,而且都还是1939年2月间派去的,一个是马列学院毕业的赵某(赵君侠),因他是青海人,中央即派他(到)青海工作。”由此推断,寇从善同志不仅是西北地区早期的共产党员,也是第一位青海籍中共党员!

寇从善的亲属在寇从善同志纪念碑前留影

寇从善,这位久经考验的老党员,他在马步芳以严酷手段阻止中国共产党进入青海开展活动的情况下,依照党组织的要求,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青海展开活动,像一粒火种在暗夜里播撒着光明。而他的革命道路坎坷不平,在组织关系一度“证明不足”的情况下,始终以一个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不管在哪个岗位,不管遭受多大的委屈,都经受住了考验,他是一名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来源:青海日报

排版: 黄 月 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