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让利上千亿元,车险改革为了谁,这回很明确了

原标题:让利上千亿元,车险改革为了谁,这回很明确了

点击图片进入大会报名通道

车险改革事关近3亿车主切身利益,注定不容小觑。也是因此,长期以来,『慧保天下』对该话题一直保持高度关注。

但回顾过往,历次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无一不在“一放就乱,一管就死”中循环往复,对应的是监管既要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又要保证行业稳健发展的多元目标。

早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慧保天下』就曾发问“商车费改到底是为了谁”?而此次车险综改实施半年后,针对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显然已经十分明确。

近期,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车险综合改革半年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稿下发至各车险经营主体。在总结经验的同时,字里行间,透露的是对于继续推进车险综合改革的坚定决心:

“始终坚持人民立场的改革方法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回答好车险改革“为了谁”这一时代之问,坚持改革促进发展、发展为了人民,把维护和增强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贯穿于车险综改全过程各环节。”

车险改革为了谁?为了人民。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唱高调”,而是从根本上明确了车险综改出发点的问题,回答了这一基础问题之后,改革的方向就得到了确立,很多细节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行业性保费负增长、成本率攀升,改革要不要持续推进?

中小公司现金流承压,偿付能力下滑,监管会不会施以援手?

……

“不要遇有困难就绕着走,不要心存观望骑墙的念头,更不要想着开改革的倒车。”

车险综改半年,改革仍在路上。

01

车险综改半年成绩单出炉:改革目标初步达成

讲话稿对于车险综改半年的成绩进行了总结,不难发现,当初设定的很多改革目标已经初步实现:

消费者视角

获益实实在在,减费让利达上千亿元

从财务数据看,综改后车险原保费收入相对稳定,除2021年2月因去年疫情因素的影响出现同比上升外,其他月份均呈现同比下降,且降幅大多超过10个百分点。

从业务数据看,综改落地后至2021年2月,全国车险签单保费累计3518.6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1.10%,其中,商业车险签单保费2414.8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6.50%;整体车均保费2779元,较改革前的3518元下降21%,89%的保单签单保费下降,其中保费降幅超过30%的保单占比达到64%,反映出绝大部分消费者都享受到了车险改革的红利。

根据4月16日银保监会召开的一季度行业发展情况发布会,车险综改以来,全国车险消费者减少保险支出超过1047亿元,一定程度解决了广为诟病的车险“高定价”问题。

与此同时,商业车险平均NCD系数由改革前的0.789下降至0.752,新车自主定价系数从改革初期的1.034降至0.975,众多驾驶习惯好、出险频率低的低风险车主享受到了更多的保费优惠。

公司视角

保费下降,但倒逼业务结构优化,消费者投保意愿显著提升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底,财险业原保费收入同比增长6.1%,其中车险原保费收入同比下降7.36%,占比下滑至47.72%,同比减少6.92个百分点,这也是自2006年以来,车险保费占比首次、历史性、阶段性地低于50%。

车险保费规模的下降,也在倒逼全行业的业务结构进行化调整。各财险公司逐步由以车险业务为主转向责任险、农业险、意健险等各险种综合发展,三大类业务较去年同期分别大幅增长29.38%、29.82%和21.94%。

随着保险费率降低、条款责任完善、NCD系数进一步优化,车险消费者投保意愿显著提升。保障的全面性方面,商业险投保率由综改前的80%上升至82%,车损险投保率由改革前的48%上升至53.40%,三责险投保率由改革前的66.64%上升至72.16%。保障的充足性方面,三责险平均保额由改革前的89万元提升到133万元,保额100万以上的保单占比达到74%。

监管视角

改革釜底抽薪,从根本上压降费用乱象空间

提高赔付率、压降费用空间,进而从根本上防治车险费用乱象是此次车险综合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从数据来看,这一目标也已经初步达成。

截至2月底,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为31.04%,同比下降9.39个百分点;车险手续费率7.80%,同比下降6.75个百分点;车险业务及管理费率22.68%,同比下降2.87个百分点。

综改实施后,综合费用率明显下降,手续费率空间压缩,一些地区综合费用率同比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有些地区的手续费率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一些地区的业务及管理费率同比下降也非常明显。

更重要的是,业务管理费和车险手续费在公司内部腾挪转移问题得到缓解,没有出现以往像“跷跷板”一样此起彼伏的现象。粗放经营乱象,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

02

改革渐入深水区,压力凸显,“中小公司怎么办”为行业关注焦点

随着改革的逐渐深入,压力开始加倍凸显,讲话稿透露的内容来看,监管在肯定成绩的同时,对于改革中存在的问题,也丝毫没有回避:

车险风险成本出现上升

综改落地至今,车险出险频率、已报告赔付率等指标上升趋势进一步延续。截至2021年2月,交强险出险频率13.1%,同比上升2.8个百分点;商业车险出险频率18.1%,同比上升4.1个百分点。

交强险相关指标更具代表性和说服力。虽然已报告案均赔款同比下降10.28%至3719元,但已报告平均风险成本488元,同比增长14.04%,已报告赔付率也增长7.8个百分点至58.7%。

综合赔付率提升,49家险企出现车险业务亏损

截至2月末,全行业综合成本率攀升至98.61%,同比上升3.19个百分点;综合赔付率72.04%,较2020年年底提升13.19个百分点。

从公司看,经营车险的65家财险公司中,有49家出现亏损。中小公司实现承保盈亏平衡难度加大,一些公司或许出现偿付能力不足及现金流风险。

从地区看,除了进行前期试点的区域外,另有一些地区的车险综合成本率破百。个别地区的家用车新承保业务预估赔付率突破80%,甚至接近90%,区域车险市场费用和成本管控压力仍然凸显。

一些中小公司现金流承压

更重要的问题是,随着改革的深入,一些中小公司的经营压力开始加倍显现,个别公司现金流甚至开始承压,这些公司未来该怎么办?会不会成为阻碍此次改革继续推进的要素?为行业所关注。毕竟,过去每一次车险改革,往往都因部分险企面临太大压力而告终。

03

明确回答“车险改革为了谁”:财险业须放弃幻想,投身改革

车险综改自2020年9月19日正式落地后,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着整个行业的动态, 3个月的时间内先后召集6场会议对形势进行分析研判。

监管的审慎不是没有理由,此次落地的车险综改也并非第一次有关车险费率的改革,然而此前很多改革都难以避免陷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窠臼。究其根源,改革目标多元,想要鱼与熊掌兼得,却往往事与愿违。尤其是当改革行至深处,开始触动深层次利益,一些公司开始面临巨大经营压力,改革的阻力也将倍增。

此次综改行至当下,也同样面临着中小公司经营风险加大的难题,改革是否又会重蹈覆辙?

针对这一问题,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讲话稿中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这次车险综合改革,银保监会党委是下了大决心的。”

“改革是一场自我革命。在这个自我完善、自我提升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我们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用实事求是的思想解决问题,及时查漏补缺、果断风险纠偏和完善制度设计。”

“有问题不怕,就怕不敢面对问题,有的问题和风险是改革进程中的必由之路,根源不在改革本身,而是需要通过更加深入彻底的改革来解决,我们要敢于暴露风险问题,敢于把改革不断引向深入。”

同时,梁涛还给出了三个坚持:坚持方向、坚定立场、坚决果敢。其中,在关于“坚定立场”中还再度明确:始终坚持人民立场的改革方法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回答好车险改革“为了谁”这一时代之问,坚持改革促进发展、发展为了人民,把维护和增强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贯穿于车险综改全过程各环节。

“不要遇有困难就绕着走,不要心存观望骑墙的念头,更不要想着开改革的倒车。改革总是与风险相伴相生的,怕是没有用的,关键是正确处理改革与风险的关系,学会用发展的方法化解前进中的风险,用改革的办法解决改革中的问题,推动改革沿着既定方向行稳致远。”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