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小舍得》鸡娃内卷引焦虑?海淀妈妈:现实更残酷,焦虑到早更

原标题:《小舍得》鸡娃内卷引焦虑?海淀妈妈:现实更残酷,焦虑到早更

搜狐娱乐专稿(庄自修/文)电视剧《小舍得》正在热播,剧中蒋欣饰演的田雨岚是典型的“鸡娃”(为了孩子能读好书,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不停给孩子打鸡血的行为)妈妈,为了让儿子子悠顺利考虑翰林中学,不仅想方设法把子悠塞进金牌班,还暗地里运作帮子悠当上副班长,并且剥夺了子悠所有爱好,让他每天早起晚睡多刷卷子,在田雨岚的影响下,原本佛系的南俪夏君山夫妇一改往日佛系的养娃态度,也加入了“鸡娃”大军。

对于剧中田雨岚疯狂的“鸡娃”模式,有人觉得电视剧是在贩卖焦虑,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紧张,但有人则觉得非常真实,甚至现实生活中“鸡娃”情况更严重。

“现实养娃比剧中还焦虑吗?”带着这个问题,搜狐娱乐联系了几位有名的“海淀妈妈”(是指生活在北京海淀区,身心精力都在孩子教育上,为孩子付出所有的女性群体),她们是有名的“鸡娃”群体,听听她们对《小舍得》的看法。

几位“海淀妈妈”直言,《小舍得》源于生活,虽然已经很真实了,但所呈现的内容远没有生活中那么腥风血雨,“把子悠放在海淀区,也没觉得他有多累,而如果把田雨岚放在海淀区,她可能都上不了位。”

非典型田雨岚式“海淀妈妈”:

现实养娃比剧中还焦虑

幼儿园就学完了小学三年级的课

看《小舍得》中田雨岚为孩子做各种计划,通过各种方式铺路,自称“北京海淀全职虎妈”的芸芸直呼:“太感同身受了,跟我生活当中切合度太高了!”

不过说到具体的细节,芸芸认为剧虽然真实,但其中展现出的教育焦虑不足生活中的三分之一。

剧中,田雨岚为了让子悠考上翰林初中,不仅想尽各种办法把他塞进金牌班,让他每天比平时早起半个小时,晚睡半个小时做卷子,还剥夺了他踢足球这个最后的爱好,看得观众非常地窒息,觉得田雨岚有点过度紧张。

然而芸芸却觉得,如果把子悠放在海淀区,真没觉得他有多累。“生活中的海淀学生,他们可能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放学的时候,妈妈就拎个饭盒在门口等着,打车去补习班的路上在车上吃饭,到了地儿下车就上课,晚上回家做作业要到11点。”

芸芸透露,海淀区有两栋非常有名的大楼,京西珠宝城和长银大厦,里面各种培训班扎堆,每到寒暑假,很多爸妈都会开车把孩子送过来,孩子进去之后,就是一整天的课,三楼的课上完了上二楼的课,二楼的课上完了再上一楼的课,中午自己拿着钱去吃饭就可以了。

“基本上四年级报四个班,等到了五年级,报班数量至少翻一倍,英语就得报三个班,还要兼顾文体方面的发展,比如网球、花滑、冰球、舞蹈等等。”

《小舍得》中,高级辅导班择数成了家长眼中的香饽饽,为了把孩子送进去,又是送课桌,又是找关系,家长们对辅导班的老师也是毕恭毕敬,孩子被打骂了都不敢抗议,不少观众觉得不真实。而芸芸却说:“剧中展现得已经很保守了,现实生活中大家明争暗斗的东西根本就没演,如果把子悠妈妈放在海淀区,她都上不了位。”

生活中顶级的培训机构就那么几家,并不是你有钱就能进,名额都需要抢,“知名机构的老师要再开个新班,他们通知我们说今晚几点要放出多少个名额,很多家长为了让孩子进这个班,全家二十多口人一起出动抢名额。”芸芸说。

好不容易进了辅导班,家长自然不会像南俪一样,因为孩子被老师责骂就要老师道歉,相反人人都是田雨岚,“家长只会觉得骂得好”。

同样,很多“海淀妈妈”的脸色就跟田雨岚一样,都是随着孩子的成绩起伏。

“如果说哪天考完试发卷子,你会发现学校门口家长的脸色就跟天气预报一样,有骂的,有夸的。”芸芸透露,身边有个小孩一直都在上最高级的辅导班,每次考试也都是第一名,她妈妈也引以为豪,说我家孩子是学霸。有次期末考试公布成绩,她妈妈觉得那天就是她家小孩的加冕时刻,因为觉得自家孩子肯定又是第一,所以给她穿了一个特别好看的小裙子,还带了一个小皇冠,结果领到卷子发现语文只考了84分,她妈妈就在学校门口指着小女孩的鼻子破口大骂,说我花那么多钱给你上课,你怎么给我考这么点,你对得起我吗?小女孩一边哭一边道歉,说妈妈我再也不会了,我回家好好学。宛若另一个“子悠”。

剧中子悠说,妈妈不爱我,妈妈爱的是考满分的我,芸芸觉得,这大概是很多海淀区小孩的心声,他们的快乐都是建立在成绩上的,“海淀区,尤其是上辅导班的孩子,特别会看爸妈、老师的脸色,喜欢的东西不敢说,除非这个跟学习有关,但凡像子悠一样说想出去踢会球,妈妈立马会把脸拉下来。所以说,《小舍得》并没有把海淀这边的教育状态完全展现出来,里面几个家长还能坐在一起开茶话会,现实中家长们都忙死了,哪有那么悠闲。”

有时候妈妈给孩子报了三个课,但这三个课时间冲突了,孩子选择一个,妈妈戴着耳机帮她听另外一个课,因为每个课上孩子都要跟老师互动,如果不互动、没有答题,老师对他的印象就不好,那他在机构的评分也会下降,就像子悠在金牌班一样,只要他成绩下降,就会被刷下去,有的是人抢破头想进来。

“家长之间确实像剧中田雨岚那样也会有小团体,有共同利益的互通有无,有竞争关系的则防着彼此,有的参加比赛就是捂着不告诉你,等到比赛报名时间一过,再问你报名了吗?”处处都是宫心计。

不同于大多数海淀妈妈,家庭都是双职工,工作太忙了只能把孩子交给辅导班,芸芸一直是全职带孩子,几乎不假手于辅导班。本来只要跟着学校教学进程走就没什么问题,但芸芸发现,“抢跑”已经成为教育中普遍的现象。很多辅导班给幼儿园小朋友教的数学,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水平,等到小学一年级,很多人都会让孩子把三四年级的内容学完,三年级学完六年级的内容,等到六年级的时候,就去攻奥数,攻比赛。

为了不让没上辅导班的女儿被落下,芸芸像田雨岚一样,做了非常多的功课,“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借了邻居家小孩用过的一套教材,连画画带文字,手写了整整6本书,把整个小学要学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画了出来,带她去学。”

如今女儿已经上五年级,芸芸透露,孩子的语数英等教科书和练习册基本上都是两本,“一本是她的,一本是我的,我会先学一遍,做好笔记,等她学完之后,我再根据我的笔记看看她哪些没有学到,给她进行一个补充。”

尽管亲力亲为,芸芸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依然无时不刻感受到“内卷”,剧中提到很多小学生就考KET(剑桥入门英语考试)和PET(剑桥初级英语考试),放在生活中一点都不为过。

“我女儿四年级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考试,当她去考的时候,发现很多一二年级的孩子跟我们一个考场,如果考过了,等于他们一二年级就把高中的英语学完了。”

为了抢到考试的名额,背后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当时我老公办公室的同事一起帮忙抢名额,最后也只是抢到一个去西安考试的名额,还有人去四川、东北考,最有意思的是,西安那个考场附近的酒店根本就订不到房,来西安考试的80%都是北京孩子,西安当地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考试。”

攻克KET和PET并非就万事大吉,它们只是名校的敲门砖,想要在众多学子中脱颖而出,很多家长还会花几千块给孩子做简历。

“如果一些名校的摸底考试没有选上你家孩子,那么投递简历就尤为重要。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渠道,会偷偷放出口风,几月几号在某个地方收简历,可能只有80个名额,但会收到2000多份简历,如何让自己的孩子在2000多份简历中脱颖而出,靠得就是成绩、有含金量的证书、奖杯,以及能将孩子夸出一朵花来的简历。”

写简历看似简单,背后则是另一番较量。“你觉得你家孩子很平凡,看不到他的闪光点,但在做简历的人眼中,他会把平凡说成是一种美德,还会引经据典,把孩子说得非常有文化、有内涵,你自己看完都得感动了。”

做简历的渠道在海淀妈妈群中也是一种不能说的秘密,有的人找广告公司做,有的找平台商家,有的找作家写,还有作家亲笔签名,有的则有明星合影等等,这都是妈妈们较量的砝码。“有的妈妈为了给孩子评个区三好,背后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钱,使了多少劲,比子悠妈妈给子悠运作一个班干部头衔水深多了!”

芸芸直言,如果真要说清楚现实生活中养娃的焦虑,可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教育内卷的现象是不可能消失的,因为好学校就那么几个,升学率在那摆着,大家只能抢跑,什么时候能放松呢?可能只有等孩子考上211、985的时候。”

夏君山式海淀爸爸:

教育内卷无处不在

女儿一年级就开始报培训班

谈及对电视剧《小舍得》的看法,“海淀爸爸”林伟也觉得很真实,他笑说自己就是夏君山那样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一开始很佛系,但随着教育环境的改变,他不得不变得像田雨岚,也开始抓孩子的成绩。

林伟有两个孩子,儿子今年上五年级,女儿上二年级,之前他觉得孩子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所以在儿子三年级之前,几乎没有报任何辅导班,但他发现周围的家长好多都给孩子报了辅导班,加上考试成绩带来的对比,他也加入了“报班大军”,给儿子报了英语、美术、足球和单簧管培训班,“但是感觉已经晚了”,为了弥补这种遗憾,于是从女儿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就给报了培训班。

对于自己的这种转变,林伟归结于周围教育环境的影响,“很多家长像我一样,在孩子一二年级的时候都非常乐天派,但等到了五六年级,大家都开始焦虑,孩子们在学校中午吃完饭之后,基本上一个班有2/3的人都补课去了。”还有不少家长像《小欢喜》中的宋倩一样,把自己家的客厅改成了小教室,一个黑板两张桌子,跟邻居一起一对二请老师来家里教。有的家长则是从附近的大学千挑万选学生来当家教,便宜又方便,为此还把家教行业给支撑起来了。

林伟认为剧中对于教育内卷原因的展现也很到位,很多家长并非真的为孩子着想,更多是在乎自己的面子,从孩子的成绩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这种例子他身边比比皆是,比如外地媳妇嫁到北京来,各种被婆家看不上,她们就会像田雨岚一样,通过儿子的优秀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有人是小镇做题家,拼尽全力来到北京,因为自己是教育改变命运的成功例子,所以会把这个经验复刻到孩子身上;有的自己是名校毕业、博士后、学霸等等,怎么也不会承认自己会生一个笨小孩,再加上外界环境的影响,内心的焦虑自然与日俱增。

很多家长以为把孩子送进辅导班成绩就会提高,当孩子没进步时,他们从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怪孩子不努力、老师教得不好、班上人数太多,于是换老师、改小班、逼孩子更努力,结果钱越花越多,越来越焦虑。

“很多牛娃不是上辅导班后牛的,而是人家有天赋,从小就牛,海淀的这些娃们,都是被家长在脖子上套个绳子吊起来,吊到她们喜欢的那个高度,所以普遍现象孩子比狗都累,家长也天天喊着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但是孩子成绩就是不见长。”

林伟直言,教育内卷并非只是孩子之间互相卷,几乎各个方面都在卷,北京卷西安,海淀卷朝阳,家长之间也互相卷。“海淀妈妈和朝阳妈妈之间有个段子,你如果问海淀妈妈某个地方怎么走,她会告诉你,经过某个培训班,路过某个学校就到了,但如果你问朝阳妈妈,她会告诉你,经过某个串串店,路过某个火锅店就到了。还有,如果你给朝阳妈妈说‘六小强’(海淀区有名的六所学校总称),她以为你在说蟑螂,这何尝不是一种内卷呢?”

对于剧中三个家庭的教育方式,林伟认为都有可取和不可取之处,米桃是天生“牛蛙”,作为家长当然要竭尽所能去培养她;夏欢欢的父母过于乐天派,有点脱离现实了;而子悠的妈妈虽然教育意识很好,但她的压迫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童年,使得孩子变得自卑、不快乐,并且认为快乐这个东西是可耻的,他的人生观会扭曲。

“所以学会平衡学习和娱乐,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林伟说。

介于南俪和田雨岚之间的海淀妈妈:

微信群过百

焦虑到早更

作为“鸡娃”中的一员,海淀妈妈王岚对于电视剧《小舍得》的看法跟芸芸一样——电视剧源于生活,但血雨腥风可能被和谐了。

王岚认为自己是介于南俪与田雨岚之间的“鸡娃”妈妈,她希望孩子能够竭尽所能,但也希望孩子能有自己的人生观和自己的爱好。

剧中不同家长的不同教育方式,来源于自身的经历,王岚对这一点特别赞同,“我之所以希望孩子能够竭尽所能,争取到和自己更匹配的学习机会,是因为我体会到了学历对一个人的重要,身边刚走出校门的博士生、研究生,在没有工作经验的前提下,依然能够有个体面的管理岗位。”

所以在鸡娃的路上,王岚不遗余力,从幼儿园到小学五年级,她的女儿就考完了中国舞10级,舞蹈课从不缺课;希望孩子有竞争意识,所以从二年级就报了击剑班;在KET和PET考试轰轰烈烈的大环境下,为给孩子报名,组织六台电脑同时抢报名名额。

“各个知名、次知名的培训机构,几乎都有涉猎,证书主要涉及舞蹈、奥数,一周的课外补习班涉及英语、数学等5个班次。”

剧中,田雨岚像个“人间焦虑贩卖机”一样,到处贩卖焦虑,王岚透露,生活中这些养娃焦虑,大家只会贩卖给朋友,毕竟可以互相商量、分享资源,至于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三缄其口,因为不想更多人参与鸡娃,给自己的孩子增加竞争。

谈及剧中培训机构很抢手的现象,王岚透露,生活中确实有一些顶级辅导班需要排队求安排时间,而学生们上辅导班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没有不上辅导班的娃,只有选择对不对,走没走弯路,而那些不上课外班的孩子,在校内会被其他同学认为“笨”,被环境推着也要咬牙前进,学的少了,就会像夏欢欢一样,自尊心受挫,只能更加变本加厉的学。

回忆整个鸡娃过程,王岚用“微信群过百,焦虑到早更”来形容,好在“我是校级家委,很多信息资源都掌握,但我不卷别人。”

(注:剧中芸芸、林伟、王岚都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