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蝉联韩国7日票房冠军却被说不行?男神孔刘朴宝剑合体搞CP,真文艺也真好嗑!

原标题:蝉联韩国7日票房冠军却被说不行?男神孔刘朴宝剑合体搞CP,真文艺也真好嗑!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孔刘、朴宝剑主演的年度期待韩片《徐福》上周四在韩国影院和流媒体同步上线了。

人气男神+国民小生+科幻克隆题材,话题满满也吸引力满满。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发布的票房数据,《徐福》自上映日起已连续7天蝉联韩国票房榜单日冠军。可惜媒体评分就比较一般了。

在豆瓣和内地诸多电影公众号上,《徐福》也是惨遭口碑滑铁卢。6.1的豆瓣评分基本已经创下孔刘主演作品的新低了。

大家吐槽的方向倒比较一致:又想科幻动作又过于文艺,两边不靠;剧情空洞乏味,节奏缓慢冗长……总之就是期待有多高,失望就有多大。

没看片之前,叔也有着和大多数人一样的预设:孔刘演特工吧,身手动作肯定是要秀一把的;涉及克隆人吧,自我觉醒、伦理纲常、存在价值肯定是可以挖掘一番的。看过一些前期预告和特辑之后,两位男演员的化学反应也成为一个好奇和期待点。

昨晚刷完片,理解大家的失落和不满,但就叔的个人观感来讲,却是有点“陷进去了”呢!

先来科普一下这个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又容易引发歧义联想的片名。看到不少人在评论里说联想到“徐福记”,作为吃货的叔也是只有无语凝噎……更多人想的是为啥一个原汁原味的韩国片要取一个中国历史人名做片名?莫不是棒子又来劫持中华文化?

这在影片里有明确解释:徐福,是克隆实验科学家们给朴宝剑饰演的永生人取的名字。传说秦始皇曾派一个叫徐福的人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取名“徐福”,即象征“长生”的意思。

电影《徐福》的故事特别简单:克隆人“徐福”作为韩国秘密制造的破解人类不死密码的成功实验品,成为美国竞争对手、韩国财团、政客等各方势力觊觎的猎物。

为了将他安全转移,已经退隐多年的特工闵基宪(孔刘 饰)被重唤出山——当然,最根本的制约是基宪身患脑癌命不久矣,老板哄骗他“徐福”是唯一可以救他的希望。

就这样,一个将死特工,一个不会死且具有超能力的永生实验人,开始了不靠谱的逃亡之路…

大家的失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观感和期待值的错位。科幻动作片的外衣把人给骗了,《徐福》根本就不是一个商业电影,甚至跟科幻也没多大关系。充斥其中的动作冒险、政治博弈、商业阴谋……都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元素。

这是一部从精神到形式都充斥着文艺和感性的“对话电影”,套用现在明星拍时尚写真时最流行的一个词——姑且叫它“氛围文艺片”。

两个一无所有、性命都危在旦夕的男人,在终究要走向毁灭的旅程里,一路探讨生与死、存在与消亡。这设定,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和“虚无”。

他们代表着人活于世两个相反的极端状态:一个将死之人拼命求生;一个可以永生之人只能等死。

影片贯穿始终的哲学问题也在两人的对话中贯穿始终。“你究竟是想活着?还是害怕死去?”对人情世故一无所知的克隆少年,对背负着沉重愧疚过往的特工大哥不断发出直击灵魂的拷问。

没有要挟、没有嘲讽,就是平静地,对生命存在逻辑和意义的追询。这拷问,让大哥一秒溃不成军。

安活于世的我们,也许绝大多数人也都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活着嘛,本就是意义,总不能去死对吧?然而当这个问题在没有感情色彩只讲逻辑分析的克隆人口中变成冰冷的二选一直问选择题——我们都会和孔刘一样三连懵逼哑口无言。

片中的科学家们给出了答案:“人是唯一知道自己会死亡的生物,因为怕死,人才会拼命在活着的时候追寻意义。所以人不可以永生,如果这样,便会失去追寻意义的动力、只剩下无情无尽的贪欲。”

按照这个逻辑,作为永生实验品的徐福必须被消灭;得了绝症的特工,也必然会死。

这种存在虚无主义,构成了《徐福》天然的悲剧性。也由此催生了两位主角不可避免的惺惺相惜。

同样的“纯粹”和“孤独”,是两个人精神和情感的连结点。一个身患绝症,一个被制造出来就是工具。都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归处。而同时,他们又都有着人性深处的“善”。

起初,绝症特工大哥以能通过克隆少年的不死体质获得被治愈的可能性为行动出发点——我不能让你死,因为你能让我生。短暂的相处过后,他已无法把他再当成一个单纯有利用价值的“实验体”。因为,他会听话、他会思考、他能一口气吃四碗泡面……于是,大哥心里生出了“善”——对同类的无差别同情。

克隆少年感知到了这份“善”,这让同样以善良打底的他,冰冷的生命里燃起温度,虚无的生命里有了羁绊。这让他,从“实验物”变成了“人”。

《徐福》是一个互相慰藉的故事。两个孤独的同类,在没有可去之处的世间,从彼此身上,得到温暖和存在的意义。

导演很喜欢拍两个人的背影。朝阳初生的海边,望海而坐的背影,让人莫名就想到《燃烧》中夕阳西下,三个孤独的年轻人,和那孤独中的绝美独舞。

徐福用超能力为关心之人搭建起片刻童话,是全片最戳心的温柔。

所以试想如果这片的导演换成李沧东或者洪尚秀,大家接受起来,或许就不那么困难。

当然,向观众传递这情绪,能将观众拉入这“氛围”的,不是多么精妙的故事,而几乎全仰仗于两位男主的表演。

孔刘这个天生万人迷演绎“善良纠结憨憨特工”,虽然从头到尾就一套衣服为剧组省足了钱,但360度无死角的身材和越沧桑越有味道的脸,朴实颓丧中却莫名携带的孤胆英雄气,还是让人不忍从他身上挪开视线。

93年的冷面小生朴宝剑,则让人看到了猝不及防的演技惊喜。饰演面瘫克隆人,只能靠眼神和微表情展现表演层次。

朴宝剑不仅演活了这个角色日常直愣愣的傲娇和冷静,也将悲剧少年眼神中的懵懂、乖巧、倔强、幻灭等诸多复杂情绪精准演绎。

当他每每用纯净又悲情的目光直勾勾地望向你,自信如孔刘也难免产生“被击穿灵魂”的不自然。

也许导演免不了有刻意凑CP之嫌,这一对CP也足够嗑,但不要着急把他们之间简单粗暴视为基情。两个同样孤独善良之人能在这短暂的交汇中惺惺相惜,让自己虚无的生命感受到真实存在的意义。足矣。

“情”之一字,让人想生,让人怕死。生而为人,无可选择。

抛下那些喧嚣打闹,无谓争吵,人生,就像《徐福》一样简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