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美国海上核爆,日本渔船路过,船员皮肤溃烂眼珠流血九死一生

原标题:美国海上核爆,日本渔船路过,船员皮肤溃烂眼珠流血九死一生

第五福龙丸,日本的一艘渔船,建造于1947年,总重量为140.86吨,船身长度28.56米。这艘船建造之初原名第七事代丸,用于捕捞鲣鱼。后来经过改造,改名第五福龙丸,专门从事金枪鱼捕捞。

第五福龙丸渔船

1954年3月1日,第五福龙丸开行到太平洋上的马绍尔群岛附近,船员们照常开始在海面作业。忽然间,他们觉得有些轻飘飘的东西落在他们身上,抬头看,天上居然在下雪,白茫茫的雪花落在身上,也落满了甲板。

赤道附近的海面上居然下雪,这是前所未见的奇景。但是,船员们很快就发现,这些雪花并不是真正的雪花,只是一些白色粉末,也不会像雪花那样融化。至于这些粉尘是什么,当时船员们并不清楚。

马绍尔群岛风光

但是,噩梦很快就降临了。第二天,船员们都感觉身体难受,一个个头痛、头晕、恶心、腹泻。他们的眼睛开始发痒,一照镜子,发现眼球竟然出血发红,并且有红色的粘液流下来。

有些机灵的船员开始意识到,他们的病因可能与昨天那场怪异的“雪花”有关,于是将飘落的白色粉尘收集起来,挂在床铺边。

到了第三天,情况更加严重,船员们身上的皮肤开始起泡、溃烂,许多船员的脸也开始变黑。一个礼拜以后,他们的头发开始脱落。等到3月14日,第五福龙丸回到日本时,船上的人一个个已经面目全非,犹如僵尸一般。

3月15日,5名年纪较大的船员被送到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接受治疗,经过检查发现,这些船员的白细胞数量是正常水平的一半。日本毕竟是唯一一个被原子弹炸过的国家,医生们对船员的症状并不陌生,他们意识到这些船员的疾病可能与核辐射有关。

船员接受治疗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医生们赶紧向当局汇报。日本政府马上派专家到第五福龙丸进行检查,结论很快下来了,这些船员确实曾经严重暴露于核辐射沉降物。那些白色粉末当然不是“雪花”,粉尘内含有锶-90、铯-137、硒-141和铀-237等辐射物质,是致命的辐射粉尘。

由于船员们没有清理辐射粉尘,反而将粉尘收集后悬挂在床铺,造成他们在两个星期内持续暴露在核辐射下,进一步造成身体损伤。

消息传到美国,美国人吃惊不已。就在3月1日,他们确实在马绍尔群岛附近的比基尼环礁和埃内韦塔克环礁进行了氢弹爆炸试验,这是美国的军事机密,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公之于众。

美国的这次核爆试验代号为“城堡行动”,从1954年3月1日到5月14日,一共进行了六次核爆试验,其中3月1日的第一次代号为Bravo的实验核爆当量最大,相当与1500万吨TNT炸药爆炸释放的能量。

Bravo实验核爆场景

起初,美国人不理解这个惨剧究竟为何发生。他们研究了第五福龙丸在3月1日的位置,确定这艘船当时位于他们所计算的核爆粉尘降落范围之外,没有理由会暴露在核辐射之下。

但是经过再三确定,美国人发现,他们当初的计算出现了严重偏差。他们对核爆炸所释放的能量估计不足,因此计算出来的核爆粉尘影响范围比实际小了很多。并且,3月1日当天,海面风向并非当地常年盛行风向,这也进一步增大了预测的误差。

就是这种阴差阳错的失误,让本该安然无恙的第五福龙丸进入了核辐射影响区,引发了一场灾难。

其实,美国人的失误影响的不止这一艘日本渔船,他们原本预估,核爆炸区域附近的朗格拉普环礁也在影响区域以外,然而爆炸当天,环礁上的当地居民也接受了“雪花”的洗礼,身体健康遭受了严重的摧残。

船员久保山爱吉接受抢救

第五福龙丸上的23名船员后来被全部接到东京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在核爆发生的三个月内,他们体内的精子细胞完全消失,有些人直到八年之后才恢复到正常水平。

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员们在治疗期间需要接受输血,医院在此过程中出现严重的操作失误,将含有丙肝病毒的血液输入到船员们体内,所有船员的肝细胞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最倒霉的是船上的无线通信长久保山爱吉,他由于染上了急性肝炎,而免疫系统又遭到核辐射摧毁,最终导致肝硬化,于9月23日去世。

久保山爱吉死后母亲与妻子痛哭

剩下的22名幸存者虽然逃过一劫,但其中6人不到60岁就病故,其他人则终生患有各种疾病,痛苦不堪。

尽管第五福龙丸事件是由于美国的核爆炸引起的,但是美国人始终不承认自己在这次事故中负有任何责任,他们只是在事发第二年向日本支付了区区200万美元,并且宣称,这笔钱是慰问金,而不是什么赔偿费。

美国人坚称,这些船员的健康问题不是直接由于辐射造成的,因此从未向事故的受害者进行过道歉,而日本政府自然不敢向美国强硬索赔,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