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振铎同志“在我家”

原标题:郑振铎同志“在我家”

郑振铎同志“在我家”

作者 | 古城村人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动态

很早知道郑振铎,少年的时候就崇拜他。他“狂掳文献耗中年”的事迹令人敬畏——肃然起敬又望而生畏,知易行难也。

他独立所著四卷本《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作家出版社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一版一印,迄今也是最详尽、最生动、最形象、插图最丰富的中国文学史(可惜我们大学所读的文学史实在是误人子弟),也是最有个体风格的文学史,但也是并没有最终完成规划的文学史。

在我家者,是版本目录学家郑炳纯先生旧藏题跋签名本,他的题跋曰:“四九年闲居曾购朴社本阅一过,喜其材料多,略知读中国古典文学书门径。插图之美,文笔之畅顺,并世之作无出其右者。是以再购此新版本,备翻检之用。作贾以来,无暇多看文学书,‘束之高阁’,此其谓也。北大中国文学系曾批判之,批其戏曲印度影响说,所谓民族虚无主义也。西谛墓有宿草,以不见其自判而吾憾之。炳纯记。”——可以放之《世说新语》之间的记人叙事感怀的小品!“再购此新版本”,即图1-3此书,作者郑振铎故去六十余年,购藏者郑炳纯亦已辞别有年,人犹如此,书何以堪?据说,布衣书局主人胡同《贩书日记》里写道:“让自己的书回到读书人的手里,是郑炳纯先生生前的愿望,他做了一辈子的古旧书工作,深知这些书只有回到爱书人那里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暂得于己,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郑振铎关注、喜爱、推崇、收集中国古典版画,及于花笺纸(诗笺、信笺),与鲁迅合作收集、编辑、出版、发行了《北平笺谱》。我生不逢时民国初版,也没有赶上早年北京荣宝斋的影印版《北京笺谱》,只在深圳中心书城开业(2006年开业)不久的时候遇到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影印版《北京笺谱》(图4-6,2007年1月一版一印),买了,一老者见之,与我搭讪,曰:还是荣宝斋的好!

郑振铎生前呕心沥血搜集、整理、编辑中国古代木刻版画,但未及出版即因公殉职。壮志未酬,后由人民美术出版社整理出版《中国古代木刻画选集》(图8-9),一九九九年八月一版一印,大开本宣纸线装一函十册(9册图版论述加1册目录册),印数仅320套。所录古代版画起于唐代,迄于清代后期,第八册为年画版画,第九册为古代版画史综论。此书应购自东门立新路博雅书店,《捐献大家-郑振铎》(图7)也购自博雅书店,故宫博物院编辑,紫禁城出版社二〇〇五年十月一版一印,八开本。当年还略为犹豫,并无一时之需。但有感于先生的浩然志气,还是购回,近朱者赤,至少近君子远小人也!后来读过其中脉望馆藏古今杂剧一篇,才增添对辽宁教育出版社脉望丛书之“脉望馆”的新知……后来又读到韦力先生的《书楼寻踪》(2004年12月一版一印),也才能辨识其对于脉望馆藏古今杂剧递藏于赵宗建与丁祖荫之间孰先孰后陈述的稍微的疏漏自相矛盾处,曾于尚书吧见到韦力先生并与之交流,不知后来的再版修订与否?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孔子家语》)

*本文为孔网书友整理、撰写,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收藏

举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