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养老院会员卡10万余额只退4.7万,坑老人的钱良心不痛吗

原标题:养老院会员卡10万余额只退4.7万,坑老人的钱良心不痛吗

文| 徐媛

近日,媒体报道,西安88岁的孔老先生,此前花了15万充养老院会员卡,因为两次突发心梗,养老院住不成了,想要办理退卡。卡里还有10万余元余额,可养老机构却称只能退4.7万元,对于扣掉的款项,既不给出具体明细,至今也没有给出退费的具体时间。下一步,老人一方将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据报道,孔老先生是位独居老人,生活上全靠老邻居贺先生照料。2019年,他 花了10万元与陕西金柏年养老服务管理有限公司签合同办了卡,以此获得养老院的入住权和一系列的养老服务,每月3300元费用。按此标准,若没有大额的支出款项,孔老先生至少两年内不用担心续费问题。可是,入住不到16个月,在卡里还有5万多余额的情况下,养老院今年年初又让他续费5.1万。这一操作让人着实不解,办养老院又不是开银行,要靠吸纳足够多的储蓄来运营,如此毫无理由地让老人提前存大笔钱,是作何打算呢?

老人办理的养老院会员卡

现在,老人因为身体不适,不再适合入住养老院,想要退卡,金柏年公司却推三阻四,让老人好一番苦等。好不容易做了核算,还不明不白地扣留了一大半的钱,急得老人当晚突发急性心衰竭,CCU(针对重症的冠心病患者而设立的监护室)抢救了一夜,才脱离危险。如今既不愿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连承诺的4.7万元也迟迟不退,养老机构是觉得老人势单力薄好欺负,多赖一天是一天,还是资金有困难,区区几万元都拿不出来?

对于续费问题,金柏年公司称是老人自愿,“没人从老人口袋里把掏出来”。至于“10万余元只能退4.7万元”,称这是公司运营模式,即便知道也不会对外告知。但恰恰是老人糊里糊涂“自愿”和公司讳莫若深的运营秘密让人担心。虽然养老院收取备用金、会员费是业内的常规操作,是防患风险、弥补运营资金不足的合理之举,但收取的数额过高,容易存在资金风险。这方面各地已经有了很多惨痛的教训。

早在2018年,就有媒体报道,民办养老院用押金投资赚钱成行业潜规则。很多养老院打着“养老服务”的幌子,向老人收取高额押金或会员费,或者以高额回报诱饵,吸纳老人存款,从中赚取利润。老人由于与社会脱节、认知衰减、风险辨别能力差,容易被套路。他们不知道这些集聚的资金往往得不到有效的监管,也不知道企业并不具备与其承诺回报相匹配的实力,在花言巧语的哄骗下,将毕生积蓄投入,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地安度晚年。

等到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养老院关门,老人才发觉上当,但为时太晚。因为走投无路,老无所依,很多老人自行了断,去年益阳养老院爆雷、老人饮恨自杀的案件,画面之惨痛至今仍让人触目惊心,难以释怀。

针对此类风险,早在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出,“对养老机构为弥补设施建设资金不足,销售预付性质‘会员卡’的,按照包容审慎监管原则,明确限制性条件,采取商业银行第三方存管方式确保资金管理使用安全”。但事实上,能够做好风险控制、做到资金监管的地方并不多。于是,一些黑心企业肆无忌惮地在老人身上敛财,把弱势的他们当成予取予求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整个养老行业弊端丛生。

正因为有过诸多令人痛心的悲剧和相关监管制度的不完善,此次涉事养老机构提前收取巨款,事后又克扣不还,很难不让人警惕。幸好老人有好心的邻居相助,为他跑前跑后,与养老机构据理力争。不然,老人很可能会自认倒霉。但相对于强势的机构,个人难免力量单薄,当地监管部门有必要介入,督促养老机构拿出一个合理的说法,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运营模式,需要老人一而再、再而三预缴大额费用,又是什么样的底气,让他们无缘无故地扣掉一大半钱,还迟迟不还钱。

孔老先生和邻居贺先生

从长远看,要防患养老领域的集资风险,护好老人的养老钱,需要制度方面的改进。比如今年5月份,江西率先出台《关于加强养老机构预付费管理的指导意见(试行)》,其中明确规定,实现“会员制”的养老机构,要有实体的养老机构,在民政部门备案、已投入运营等先决条件,单个会员费不得超过最高月收费标准的12倍,要向“会员卡”客户出具风险提示函和收费凭据,会员费全部进入指定银行存管账户等。

老年人不比年轻人,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一旦养老钱被骗、被套住,如同灭顶之灾。而年老所带来的局限,让老人很难对市场的信息作出合理的反应,进行理性的决策。因此政策和制度需要为他们把好关,引导养老市场规范运行,让人们安心地老去,度过一个安稳的老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