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远光|联合“优腾”对抗短视频, 爱奇艺能成功自救吗?

原标题:远光|联合“优腾”对抗短视频, 爱奇艺能成功自救吗?

出品|搜狐科技

作者|宋婉心

编辑|杨锦

从卖身风波到倒奶事件,去年以来,爱奇艺似乎一直未能走出多事之秋。

一系列动荡直接反映到公司股价上。截止到6月8日,爱奇艺报价14.08美元,此前最低点一度达12.14美元,目前最新总市值为111.2亿美元。

今年4月至今的两个月时间内,爱奇艺股价已经腰斩,从今年最高价28.97美元跌至14.08美元,总市值缩水117亿美元(约749亿人民币)。

三年前,爱奇艺在美股上市之时,公司还是另一番光景。创始人龚宇曾在上市现场表示:“爱奇艺将做到Netflix Plus”。Netflix是美国头部的视频网站之一,早已实现盈利,今年一季度净利润17亿美元。

日前爱奇艺发布一季度财报,龚宇罕见地写了一封近6000字的致股东信,信中他一一列举了爱奇艺当下的核心问题,包括会员业务增长放缓、优质内容匮乏等。

“下坡路公司”、“处于萎缩状态”、“人心散了”,不少爱奇艺员工在论坛中表达对公司现状的不满。摆在这家十一岁公司面前的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多。

重挫“摇钱树”

最近的棘手难题是“倒奶事件”的爆发。《青春有你》作为爱奇艺选秀综艺的头牌,“倒奶事件”无疑对用户口碑和节目创收均造成沉重打击。

5月4日到7日,总决赛直播日开始前的四天时间内,该节目粉丝为投票大量购买乳品饮料并倾倒的视频在网上迅速传开,随即,《青春有你》第三季被责令暂停录制。

5月6日晚间,爱奇艺在微博上对“倒奶视频”造成的影响致歉,表示即刻起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停止成团之夜的录制和直播。对于已经购买商家“活动装产品”但未使用的用户,平台和商家共同协商,确保妥善解决。

随后第二天,赞助商蒙牛“真果粒”也通过微博发布了致歉声明。

原本,这仅是对单一选秀节目的调查处理,但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的一则通知,直接斩断了“花钱买投票”这一节目设置的可能性。

从2018年的《创造营101》开始,选秀综艺一路狂奔,掀起全民造星热潮,《创造营》及《青你》系列成为腾讯视频、爱奇艺主要的流量来源之一,与此同时,也是平台营收的重要支柱。

在长视频领域,业内达成的共识是,相比于影视剧,综艺成本更低,通过赞助变现的方式也更丰厚、更稳定。

《偶像练习生》成就了蔡徐坤,《创造101》成就了杨超越,他们的爆红让市场和资本看到了内娱行业内,大量未被挖掘的流量源头和粉丝经济,随之而来的,便是风口,热钱如浪潮涌入。

曾有传言称,农夫山泉独家冠名《偶像练习生》的费用达到2亿元。而有接近伊利投放的人士向搜狐科技透露,伊利仅作为赞助商之一,支付给《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赞助费就接近4亿元。

经过“倒奶事件”后,前述知情人士称,并不会直接影响乳饮料等快消品对长视频平台的赞助,“从曝光层面考量,优爱腾的头部综艺仍旧是流量最大的广告投放渠道”。

但长远来看,选秀综艺监管趋于严格。5月24日,一张疑似《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在20日发出的通知传出,通知中写道:“接国家有关部门通知,要求停止一切综艺节目的海选活动”。

选秀综艺大规模整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高高悬起,“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力网剧毫无疑问是接下来爱奇艺的一大方向”,艾媒咨询CEO 张毅向搜狐科技表示,爱奇艺虽然在综艺上具有优势,但网剧相比腾讯视频则壁垒不高,而且网剧高投入高风险的特质,导致不确定性极强。

网剧承压

影视剧内容是用户留存的关键。有业内人士表示,在长视频行业,爆款综艺的品牌性要大于流量,也就是说,综艺可以大量引流,但留住用户还是要靠影视剧。比如2018年《延禧攻略》一部剧曾给爱奇艺带来1200万新增会员。

“通过内部工作室,可以聚集行业优秀制作人才、获取大量头部的IP和作品。”龚宇在一季度股东信中这样写道,他提到,2018年爱奇艺在IPO路演时提出了2年建立50个内部工作室的目标,目前已经超额完成了这个目标。

据东吴证券整理,爱奇艺剧集向工作室分为自制剧开发中心,和五个外部版权工作室:奇星戏剧工作室、奇佳戏剧工作室、新奕戏剧工作室、灿然戏剧工作室和爱上乐戏剧工作室。

网剧制作领域,最终作品高度依赖版权购买与制作方水准,而受惠于腾讯新文创体系的腾讯视频显然享有更多资源便利。爱奇艺则曾在组建工作室,探索网剧模式过程中经历过不少周折。

2018年中期时,爱奇艺曾推出两个剧场,分别是“爱青春剧场”和“奇悬疑剧场”,但并未取得显著成绩。这两个剧场里,除自制内容外,外部购入版权的剧集也被收纳其中,导致两个剧场看起来只是对剧集的简单分类而已。

直到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负责的“迷雾剧场”,在去年一炮而红。

迷雾剧场的推出是试探性的。从内容到模式全方面改革,每部12集、一集一小时左右的美剧模式,国内并未有成功先例,而最终,迷雾剧场的爆火无疑给爱奇艺带来了很大信心,令其继续铺开精品剧的剧场模式。

去年10月,爱奇艺在迷雾剧场之外,再次官宣两个剧场,分别是主打喜剧的“小逗剧场”和主打甜宠的“恋恋剧场”。其中,搜狐科技了解到,“小逗剧场”由爱奇艺副总裁、资深制片人纽继新掌舵,计划打造出不亚于“迷雾剧场”的口碑和影响力,而“恋恋剧场”则负责攻下更大众且下沉的爱情剧市场。

比较来看,腾讯视频旗下从事自制剧的工作室更精简,主要为天璇工作室、天机工作室和天同工作室。而原本隶属于IEG部门的腾讯影业,产品形式上此前更侧重电影,辅以部分剧集。

去年腾讯影业CEO程武接管阅文后,腾讯影业旗下工作室开始架构调整。搜狐科技了解到,程武接手后,腾讯影业旗下多个工作室被裁撤,制作重心悉数转移到新丽团队。

另一边,腾讯视频所在的PCG事业群于今年4月启动调整。其中,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腾讯体育及WeTV被合并为在线视频BU。

总的来看,腾讯的长短视频业务目前以横向整合为主。有接近腾讯的人士曾向搜狐科技表示,赛马机制可能在内部创业初期阶段,比较有效果,但是现在存量时代,不整合就很难发展了。

不同于腾讯视频的收缩战略,爱奇艺仍在扩充工作室规模。龚宇在股东信中表示,未来2年大量增加电影、动漫工作室是爱奇艺内容制作的重要策略。

数据显示,去年,爱奇艺上新140部网剧,腾讯视频上新74部。而总体有效播放量上,爱奇艺达到了402亿,腾讯视频达到313亿。

去年网剧市场中,都市和悬疑是两大主流题材。悬疑方面,爱奇艺的迷雾剧场无疑呈碾压态势,而在都市剧的播放量前十中,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独播剧各占到4部。爱奇艺有《爱情公寓5》《半是蜜糖半是伤》《谁都渴望遇见你》《怪你过分美丽》,腾讯视频有《你是我的命中注定》《我,喜欢你》《好妻子》《不说谎恋人》。

“虽然网剧单集成本很高,但营收也比较可控。剧场模式也是为了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同类型一波一波地做,提高押准爆款的概率。”一位制片方人士告诉搜狐科技。

资金与时间成本

内容层面,爱奇艺仍旧和腾讯视频相抗衡,但背后爱奇艺承担的资金压力显然更重。

“爱奇艺缺钱”几乎是每年都会被拿出来讨论的话题,但直到去年“腾讯视频将合并爱奇艺”的消息传出,人们才突然意识到,资金问题已经严峻到正在迫使爱奇艺寻找出路。

与此同时,大股东百度对爱奇艺的态度变得微妙,前者业务重心已不在内容,而人工智能研发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搜狐科技,百度实际上看衰爱奇艺未来的表现。

成立11年,独立上市的爱奇艺仍未实现盈利。财报数据显示,2017-2020年,爱奇艺分别亏损37.37亿元、91.10亿元、103.2亿元、70.38亿元,4年合计亏损超300亿元人民币。

不过,爱奇艺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13亿,去年同期亏损29亿,亏损规模大幅缩减。但有爱奇艺员工在脉脉爆料称,近期爱奇艺裁员近30%,薪水的“节流”是亏损收窄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爱奇艺财报,截至今年3月31日,公司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共计133亿元人民币(约合20亿美元)。和同期B站比较,B站拥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共计270亿元人民币。对版权依赖更强的爱奇艺,现金储备却只有B站一半。

此外,爱奇艺上市以来,曾三次发行可转债。分别为,2018年12月,公司发行了7.5亿美元的五年期可转债,将于2023年12月1日到期。2019年3月30日,公司完成12亿美元可转债券发行,将于2025年4月1日到期。去年12月16日,公司再次发行了总额为8亿美元的可转债本金。

拆东墙补西墙之外,“开源”刻不容缓。去年11月,爱奇艺在三大平台中最先宣布涨价,而此次调价也直接致使其会员数出现波动。

财报显示,2020年爱奇艺付费会员数同比下降4.95%,被腾讯视频反超,后者今年一季度会员数1.25亿,而爱奇艺仅有1.053亿。但2019年时,爱奇艺曾是最先突破1亿会员数的长视频平台。

去年11月宣布提高会员价,年底爱奇艺会员数便出现下降,减少至1.017亿。虽然今年一季度爱奇艺会员数回升至1.053亿,环比增长360万,但也没能达到2019年的1.069亿。

当然,腾讯视频于今年4月提价,所以提价对其会员数的影响还未能体现在一季度财报中。

“其实爱优腾的用户是不增长的,可以认为基本到顶了,环比季度对季度数据几乎是不增长的。另外很重要的事,就是他们的付费会员数已经达到了爱优腾各自的日活数的90%。”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向搜狐科技分析三大视频平台的流量窘境。

长视频对流量的焦虑可以从几次“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结盟窥见一二。

4月初,五大长视频平台联合50余家影视公司及影视行业协会发出联合声明,共同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该联合声明直指抖音快手及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对影视作品进行二创的UGC内容。

随后5月底,优爱腾三家对短视频平台的谴责,有了更具象的目标。同一天内,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同步发布声明,表示《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上线发布后短短几个小时,就在B 站上出现大量侵权盗版视频,严重侵害了创作者以及版权方的正当权益。

再到最近的网络视听大会,直接演变成了一场优爱腾对短视频平台的讨伐大会。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直言,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就像猪食。但与此同时,腾讯自己也在大力发展短视频。而龚宇则在会上称,二创内容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内容相结合的“软盗版”。

杀死长视频的,不一定是短视频,但在共同的困境面前,抖音、快手和B站目前已是优爱腾共同的敌人。

在致股东信中,龚宇承认短视频对用户时长的挤压,影响了会员业务增长,但他认为娱乐视频受其他形式挤压的根源,仍然是目前自身的优质内容仍较为匮乏。

优质内容匮乏主要源于两方面:传统渠道获取的版权内容减少,以及目前自制内容的数量和质量都还不能满足需要。龚宇认为自制内容的突破性进展,需要建立强大的内容生态系统,而生态系统的完善需要时间来打磨。

也就是说,外部版权还需要钱,而自制内容还需要时间。而这两者,留给爱奇艺的或许都不多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