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流动人口风云录:东莞流动人口占比最高 合肥十年增长近两倍

原标题:流动人口风云录:东莞流动人口占比最高 合肥十年增长近两倍

当前的中国,已经从乡土中国转变为迁徙中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七普流动人口数量高达3.76亿,约占总人口的26.6%,也就是说有超过1/4的人不常住在户籍所在城市。与2010年六普相比,流动人口大军增加了1.54亿,增长近70%。

如果说人口是一座城市的基石,那么流动人口则可以决定基石的厚度。究竟哪座城市流动人口最多?哪座城市流动人口占比最大?哪座城市过去十年增长最猛?搜狐城市梳理了19个重点城市的相关数据,带你一探究竟。

-01-

深圳上海流动人口超千万

首先需要厘清几个概念,那就是人户分离人口、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和流动人口。

所谓人户分离人口,是指居住地户籍地不一致、且离开户籍地半年以上的人口。而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是指一个直辖市或地级市所辖的区内区与区之间人户分离的人口。流动人口,就是人户分离人口中扣除市辖区内人户分离的人口。也就是说,流动人口是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流动,包括跨省流动和省内流动。

截至目前,全国29个重点城市(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副省级城市+万亿GDP城市)中,共有19个城市发布了流动人口普查数据。其中,深圳、上海流动人口超千万一骑绝尘,广州、成都、北京、东莞、佛山流动人口在500-1000万之间,重庆、合肥、武汉、西安等12个城市流动人口在200-500万之间。

值得一提的是,长三角多个重点城市未公布流动人口普查数据,不过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推算一下大致数量。2020年,苏州常住人口减去户籍人口的数量为530万。但这个数据并非流动人口数据,因为户籍人口中肯定也有部分人口流出苏州去往其他城市,那么这部分缺口也应加到流动人口数据当中。所以,苏州的流动人口肯定在530万以上,在重点城市中处于中上水平。

根据浙江省公安厅数据,杭州、宁波的流动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例都在40%-50%之间。以45%的比例来算,杭州与宁波的流动人口分别约为530万和420万,在重点城市中处于中等或偏上水平。

从地域分布来看,流动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都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等主要城市群,与过去十年人口增长最高的地区分布基本一致。这些地区经济活力强、就业机会多,产业布局与城市服务都相对完善,人口吸引力自然一骑绝尘。

-02-

东莞深圳流动人口占比超70%

梳理完各大重点城市的流动人口总量,我们再来看看流动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例。

从流动人口占比来看,东莞、深圳均超过70%,是人口倒挂最为严重的城市。它们有极强的相似性,比如都是外贸依存度较高的城市,制造业占比较高,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口。此外,严重的人口倒挂也使得它们的医疗、教育、住房等公共服务供需矛盾日益尖锐。

但它们之间也有一些不同,比如东莞80%的流动人口来自省外,广西和湖南占绝大多数,而深圳50%以上的流动人口来自广东本省,其次才是省外的湖南和广西。再比如由于户籍含金量较低,东莞流动人口的落户意愿不强,过去五年户籍人口仅增长了28%。而深圳过去五年户籍人口猛增58.9%,近日更是已收紧人口落户和人才补贴政策,控制人口增长。

佛山、厦门和广州流动人口占全市人口比例均超过50%,相当于每两人中就有一个“过江龙”。其中广佛与深莞类似,都处于经济最活跃的珠三角地区,就业机会多。厦门作为经济特区,本就是典型的“移民城市”,环境优美,压力也相对较小,对省内或周边省份人口存在一定吸引力。

广佛厦之后,大部分重点城市流动人口占比都在20%-50%之间。其中上海、合肥、成都以及杭州、宁波流动人口都超过40%,大部分都是长三角城市,紧随珠三角之后。西北第一城西安过去十年人口增量高居全国前五,但流动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例却仅有28.9%,这与当地较高的落户意愿以及较低的落户门槛息息相关。

重庆是重点城市中流动人口占比最低的,仅有15%。它也是重点城市中少有的人口净流出城市,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少了200万左右。虽然近年来重庆GDP飞速增长,但其人口体量较大,经济基础薄弱的县域较多,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GDP都只徘徊在全国水平线,对于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也相对较低。

不过,重庆市辖区内的人口流动还是很频繁的。七普数据显示,重庆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多达829万,是流动人口(481万)的1.7倍。全市1/4的人口在区内或区与区之间流动,中心城区人口所占比重与2010年相比上升6.42个百分点,集聚程度明显提高。

-03-

广深蓉流动人口十年增长近500万

梳理完各大重点城市的流动人口总量和占比,我们再来看看过去十年的增长情况。

过去十年,广州、成都、深圳流动人口增量超400万,高居重点城市第一梯队。合肥、长春和西安流动人口增量在200-300万之间,处于第二梯队。上海、东莞、北京、佛山、武汉和沈阳增量在100-200万之间,青岛、福州、厦门、南京、天津和泉州增量则不足百万。

若以更为客观的增幅来看,长春、合肥、西安和成都是最亮眼的城市,流动人口实现翻倍增长,长春和合肥更是增长将近两倍。它们有个共同点是全都是省会城市,且几乎都是首位度较高的省会城市。

其中长春、西安、成都的经济与人口首位度,在27个省会城市中均高居前十之内,属于绝对的强省会,对省内人口的吸引力毋庸置疑。它们的流动人口,大部分就源于省内流入。

以成都和西安为例。成都845.96万流动人口,其中跨省流入人口仅有149.36万,省内流入则多达696.6万,几乎是跨省流入的5倍。西安374.69万流动人口,其中跨省流入人口135.32万,省内流入达到239.37。而随着近年来强省会战略的进一步实施,这些省会城市流动人口的增长幅度自然高居前列。

合肥的首位度虽然只处于中等水平,但过去十年合肥经济迅猛发展,GDP增幅高达271.72%,是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雄厚的科研力量、逆袭的工业产业、完善的交通线网,助力合肥全面“开挂”,总人口跃居全省第一,甚至超过“隔壁”的南京。过去十年,合肥的人口增量高达191万,在长三角高居第三,仅次于杭州和苏州。在此背景下,合肥流动人口增长近两倍,也就不难理解了。

大量的流动人口,将为这些城市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人口的不断流入意味着这些城市未来经济社会发展蕴含着巨大的动力和可能性,但另一方面,公共服务的供需矛盾也将日益尖锐。

此前,中国城市的公共资源配套、城市发展规划都有固定指标,大多数都以户籍人口来配置,没有将流动人口纳入考量范围。因此,大城市社会公共资源的提供很难满足庞大的人口需求,城市交通拥堵、教育医疗资源缺乏成为普遍问题。

不过就在去年,中央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城镇教育、就业创业、医疗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与常住人口挂钩机制,推动公共资源按常住人口规模配置。在此背景下,大城市的公共服务供需矛盾将有极大缓解。

在这方面,一线城市均已开始行动。此前北京、上海、深圳都已参考常住人口规模大幅增加住房土地供应规模,尤其是租赁住宅的土地供应。广州在《广州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18-2035年)》中也提到,将按照2500万左右管理服务人口进行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配置。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大城市推动公共资源按实际管理人口规模配置,实现社会管理精细化。

参考资料:

[1] 各省市统计局

[2] 广州非户籍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双双近千万,意味着什么? 南方都市报

[3] 深圳人口图鉴:86%的人在打拼,平均33岁,外省人中湖南占比最多.21世纪经济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