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300亿负债下的华晨,破产重组后能否振兴?

原标题:1300亿负债下的华晨,破产重组后能否振兴?

6月19日,原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被朝阳市检察院决定批捕的消息引爆了市场。而早在6月19日的四天前,祁玉民已被开除了党籍。

从去年开始,华晨集团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企业陷入严重的流动性困境,无论是银行提供贷款,还是企业信托和其它保险资金债券计划等,纷纷违约暴雷。合计超过20家华晨的债权人联合“讨债”。

华晨集团作为辽宁有名的企业,辽宁地方政府也试图针对华晨进行整治,但是为时已晚,严重的债务问题已经无力回天。去年11月,华晨汽车被其债权人申请破产重组。

被申请重组后的三天后,华晨已确认的债务违约额度高达65亿,仅逾期产生的利息就有1.44亿。根据华晨的2020年半年报,华晨负债总额高达1328亿元。作为中国第一个走出国门,在纽约上市的企业,华晨的兴旺发达可谓代表了中国市场化建设初年的峥嵘岁月,然而当中国市场化建设进入稳定繁荣的阶段后,其反而只剩下1300亿的负债和被宝马车主用除胶剂去除的华晨二字。华晨究竟是如何沦落到这个地步?

市场化建设的峥嵘岁月

华晨的历史可以回溯到1949年东北公路局汽车修造厂,1959年之后已经更名为沈阳汽车制造厂的企业成功开发了“巨龙”牌货运汽车。1988年,市场化建设方兴未艾。此时已经名为沈阳金杯的企业也开始尝试股份制改革,向社会募股1亿元的优先股,但是经过一年多的募股,仅仅筹集不到3万元,金杯的资金链也濒临崩溃。

1988年,国企沈阳金杯汽车尝试股份改革,公开发行价值1亿元的优先股票,每股100元。但改革受阻,一年多的时间里,仅仅募资不到3万,金杯汽车面临资金断裂风险。

此时,来自香港的资方--仰融用1200万美元买下金杯4600万元的股票,成为其大股东。随后其使用大股东身份成立合资企业,沈阳金杯客车,仰融持有25%股份。此后,仰融又通过了一次300亿的换股行动,将控股比例提高到51%,成为绝对控股方。

此后仰融在百慕大注册了一家名为华晨中国的企业空壳公司收购了金杯客车。1992年,华晨成功在纽约上市,募资7200万美元,成为中国首个在华尔街上市的企业。此后,华晨进入发展快车道,经过一系列发展,至2000年,华晨年销售额已达63亿元,轻型客车占有率高达60%。2002年,华晨和宝马的合作获得批准,并在次年5月成立了合资企业华晨宝马。然而同时,财政部认定华晨的所有资产均为国有资产,直接划拨给辽宁省政府,仰融出局,赴美之后,抛售掉其所有的华晨股份。

仰融和辽宁省关于华晨的控制权的纷争造成了华晨经营的重大困难。2004年华晨利润从2000年的18亿跌落到4860万,2007年华晨中国从纽交所退市。

自主困难和大厦崩溃

仰融出走后,由当时的大连副市长祁玉民接受华晨董事长职务,其上任后,转型低端路线,发起了轿车价格战。06年,中华轿车销量累计破5.8万辆。然而在2009年,华晨中国决定以4.94亿的价格出售轿车业务,所得资金用来和宝马的合资厂建设上。当时舆论纷纷认为华晨此举是放弃中华,傍宝马。对于合资品牌的重视使得华晨宝马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但是华晨旗下的自身品牌却山河日下。华晨自主的中华,华颂和金杯三个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连续下滑。

根据乘联会的数据,2019年,华晨乘用车售出72.1万辆,其中华晨宝马占54.55万,贡献占比达75%。而华晨中华上半年销量只有3000多辆。宝马成就了华晨,也为华晨的败走埋下伏笔。

2018年,宝马和华晨50比50的股比被打破,宝马用290亿元计划在2022年之前从华晨手中收购25%的股权。这意味着22年后,华晨只能从华晨宝马中获得25%的分红。华晨中国财报显示2020上半年华晨中国净利为40.4亿,其中华晨宝马贡献了43.83亿,扣除合资品牌的分成,华晨净亏损3.4亿。

虽然有来自宝马品牌的输血,但是还是抵不住华晨集团自身的巨额债务,截止去年3月,华晨负债1226.7亿,负债率近70,有息债务为677亿,超过债务总量一半,短期有息债务484亿,债务规划的不合理造成华晨的偿债压力巨大。

十四五规划中,华晨计划2025年销量要达到190万辆以上,仅仅华晨中华的自主品牌要达到30万。即使资产重组成功,华晨能不能打破困局,仍然是个问题!

本文由陆超生财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涨知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