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我市破获一起跨省网络生产 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大案

原标题:我市破获一起跨省网络生产 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大案

化妆品几乎是大多数女生必备的日常用品,市面上的化妆品品类繁多,有人喜欢国产的,有人则青睐外国品牌,有些外国品牌国内没有销售,于是发展出了海淘、代购化妆品一族,不过,你能确信你买到手的进口化妆品就是真货么?

最近,警方与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动,正在破获一起跨越7个省市的网络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国际知名品牌化妆品的大案,当前已经查出的涉案金额已达2000多万元,众多国际知名化妆品品牌纷纷中枪。而这么一个大案,却是从几个小投诉开始的。

从几个小举报开始

去年10月,临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接到了几个关于化妆品质量问题的举报,被举报的化妆品都是品牌为“水宝宝”进口防晒产品。这些被举报的产品,有的购自网络,有的来自实体店。

工作人员对产品的信息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个品牌的产品早在2013年就已经出现在中国市场,而其被授权销售却是在2014年12月,并且国内仅有一个国内商家获得授权,而且授权销售的产品也仅有4个规格,而市场上。

“当时,我们初步判定,淘宝上在售的该品牌商品应该是伪劣或者是未经许可进口的特殊用途化妆品。”临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郑晓红告诉记者。

“原本,从地域管辖角度来说,处理了临海城区的销售者,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但我们认为这种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案子如果不查出它的根源,它依旧会损害到消费者的利益。”临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杨陆成说,于是,一场由临海警方与临海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动的打击制售伪劣化妆品的行动悄然展开。

苦心“经营”,突然出击

郑晓红介绍,从去年10月份开始,警方提前介入这个案件,与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组成了专案组。

“我们在淘宝网上以‘水宝宝’为关键词进行搜寻,查找出4000多家销售网店,而且生意大都非常红火,当时还未经授权的产品在国内却卖得这么火爆,这里面必定是存在问题的。” 专案组的人员们在通过销售信息分析和筛选,从部分网店购买了一些产品与官网正品进行比对,甚至专门将购买的产品寄到德国“水宝宝”的生产商让技术人员进行鉴别,得到的结果是这些防晒霜肯定为假。

专案组成员临海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程骥告诉记者,历时9个月,在经过大量网络、实地情报的收集和整理之后,专案组掌握了可靠的信息数据,目标指向位于湖州德清、上海、江苏的几家网店。专案组决定于今年7月17日在台州临海与湖州德清两地同步行动。在临海,查获一家实体店和一个仓库,在湖州德清,查获两家淘宝网店及其两个仓库。

淘宝店主的反侦查意识

程骥告诉记者,开淘宝店的人从某个程度上来讲,还是比较具备反侦查意识的。“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正规,他们实际上也非常警惕,光仓库就换过5次。”

湖州德清的淘宝店主叫程某。办案人员说,他们到德清跟踪调查时,发现程某开的汽车是保时捷卡宴,他的淘宝店隐藏在高档小区的别墅里面。 “底层的窗户用帘子捂得严严实实的,从下面经过根本看不出他里面是在做什么,想观察他们有一定的难度。”当时到德清参与侦查的郑晓红说,她曾站在位于别墅对面的楼房上观察别墅二楼的情形,险些被别墅里的小青年发现。

7月17日行动者这天,别墅被查,3个人在别墅里被抓获,同时缴获了20多个规格,共4800多瓶标示为“Coppertone”和“Water BABIES”商标的系列防晒产品,货值38万元,以及一些生产设备,。郑晓红说,这家网店的销售额当时已经达到400万。查获的生产工具是他们用于翻新被消费者退回的货物的。同天,专案组在临海的实体店查获价值1万元的伪劣化妆品。

东莞85后制假“夫妻店”

程某等人到案之后,民警们对案件继续进行深挖,得知程某的伪劣化妆品来自广东的东莞。

“程某与东莞的货品供应者每周都会多次聊微信,现在程某被抓,东莞那边联系不到程某势必会有所察觉,另外,当时也已经过了防晒产品生产和销售的旺季,我们也担心他们停止生产,或者停止销售,这样就很可能失去人赃俱获的时机。”程骥说,为了顺利收网,8月19日,专案组人员联系了东莞警方后,随即赶往东莞实行进一步行动。

“在东莞生产伪劣防晒霜的是一对85后小夫妻,一个来自安徽,一个来自江西。”程骥说,与德清程某联系的起其中的妻子刘某,所以最初警方将目标锁定为刘某,但很快发现实际上刘某的丈夫习某才是背后的“大老板”。

刘某身在东莞,而习某行踪诡异,在广州、深圳、珠海等地不断变换地点,“我们当时担心他们已经有所察觉,为了稳住他们,我们用程某的微信和刘某一直保持联系,并且告诉刘某,程某这段时间在舟山钓鱼,他们知道程某有钓鱼的爱好。”程骥说。

经过4天的蹲守,8月22日,刘某和习某都从外地归来回到住处,专案组民警假扮快递员进入二人住所,迅速将二人控制,并且从他们住处搜出制造窝点和仓库的钥匙。二人自知法网难逃,遂引民警到自己生产伪劣化妆品的窝点和仓库,交代犯罪事实。

专案组现场缴获涉嫌假冒化妆品360多箱,3万多瓶;用于灌封的大桶化妆品27种,117桶,约5000公斤;瓶盖、瓶身、铁盒等产品包装255箱;产品标签12万张,以及大量用于生产的工具。按正品零售价计算,被扣押的化妆品成品货值200多万元,化妆品原浆、原霜预计可生产出货值800多万元的化妆品,查扣物品装满了两辆9.8米长的大货车。

涉及多个品牌,防晒霜防晒成分为零

据了解,85后小夫妻习某和刘某最初是到东莞打工的,后来夫妻俩各自开了网店,卖些袜子衣服一类的东西。刘某自己曾通过海外代购使用过“水宝宝”系列化妆品,也曾在自己的淘宝店卖过正品,但因为利润太薄而放弃,后来夫妻俩偶然发现利用周边的生产条件,他们完全可以自行生产“水宝宝”的产品,于是各方定制材料,自己也租了几处居民房,开始了伪劣产品的生产。

程骥告诉记者,这两个人用最最简单的工序灌装了所谓的名牌化妆品,瓶子和原料都是别的厂家提供的,商标也是在印刷厂自行印制的。 “1元钱的瓶子,几毛钱的商标,4元钱的原料,加上人工费,一瓶化妆品的成本满打满算8块钱,批发给网店的价格是12元到14元,而网店售卖给消费者的价格则是40元到130元不等。”程骥说。

郑晓红告诉记者,他们“生产”品牌化妆品不仅仅是“水宝宝”,还包括欧舒丹、确美同、瑰柏翠、卡夫兰、埃玛、香蕉船和小蜜蜂紫草膏,设计的化妆品类别也非常丰富,而且他们有27条销售渠道,主要通过网络销售这些劣质化妆品。

“其中防晒产品属于特殊用途化妆品,而我们通过检测发现,他们的防晒产品中防晒成分居然为零。”郑晓红说,这样的防晒产品即使它本身无毒,也必然会对消费者造成一定的伤害,况且成分中是否存在毒素还有待检测。在东莞习某和刘某等人被抓后,为其印制商标的企业主也随后到案。

据悉,目前这个案子仍在进一步深挖当中,到目前为止总的涉案金额已经达到2000多万。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目前有4人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起诉,2人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示罪被起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