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社区工作者谈“接诉即办”:12345让有需要的居民找到社区

原标题:社区工作者谈“接诉即办”:12345让有需要的居民找到社区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为)社区工作者作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一员,在接诉即办工作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北京市接诉即办工作条例》通过后,朝阳区社工师、高碑店原甘露园南里二社区书记、三间房地区市民诉求中心专职指导员李秀芬向新京报记者表示,12345是一根线,让有需要的居民找到社区,也让社区找到自己的服务对象。

李秀芬说,要抓住这次《条例》出台的机遇,在基层治理中创造更多好经验好做法,在接诉即办中做好为民服务的工作,让居民有更多幸福感和获得感。

借力接诉即办,转变思维做专业社工

新京报:你参加了《条例》草案的研讨会,《条例》出台,你有什么感受?

李秀芬:我两次受邀参与了《条例》草案的研讨会,在这个过程中,我强烈感受到市委市政府推进接诉即办改革工作的力度和速度。对于正式出台的《条例》,我认为可以这样概括——定位清晰、职责明确、保障有力、坚定信心。

新京报:你认为在社区工作方面,《条例》通过将带来怎样的契机?

李秀芬:我认为,可以借力接诉即办,转变思维做专业社工。

每次接到12345热线受理的难题时,工作人员难免有畏难情绪和抱怨情绪。这时就要转变一个思路:问题来了是好事。之前我们想入户、跟居民联系,人家未必有时间,可问题来了,就给了社区一个机会。跟居民打交道,只有真诚交流,才能和居民交朋友,倾听居民的心声。可以说,12345让社区工作者和居民实现零距离接触。

同时,可以借助12345热线发现资源。在处理居民诉求的过程中,通过倾听、沟通、赋能,把诉求者变成志愿者的案例有很多。

此外,还要动员居民,为群众赋能。通过社区内的社会动员,发动居民力量,解决居民问题,最终达到提升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能力和社区自治水平的目标。我们发动社区内的老干部、老党员、热心志愿者成立了“金钥匙”社区智囊团,对于难处理的问题,集中居民的智慧,发动集体力量,问题往往迎刃而解。

从接诉即办到未诉先办,“互联网+”助力社区治理

新京报:《条例》对“主动治理”作出规定,在社区,你们在“未诉先办”方面有什么经验?

李秀芬:我们利用现在最常用的沟通工具——微信,搭建起社区内部的沟通机制。我们打造了社区内的“接线员”——虚拟社工“园园”,为它配专用手机,用微信接听居民反映的各种问题。

由“园园”带头建立分类别的微信群,把不同类别的居民按照年龄、爱好、特长、工作重点等划分到不同的群里,在分群的过程中,就把服务对象划分了类别,有利于为居民提供精细化的服务,同时开展线上民主议事。

新京报:你们通过微信能够了解居民的诉求吗?

李秀芬:我们不仅建立分类别的微信群,还打造了多功能的社区微信公众号。发布社区新闻、服务信息的同时,建设邻居圈、服务圈、议事圈,为居民志愿服务、商家品牌服务推广、居民民主议事搭建线上平台。通过“三微一体化”建设,缩短了反映和解决问题的路径,推动“主动治理、未诉先办”。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为)社区工作者作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一员,在接诉即办工作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北京市接诉即办工作条例》通过后,朝阳区社工师、高碑店原甘露园南里二社区书记、三间房地区市民诉求中心专职指导员李秀芬向新京报记者表示,12345是一根线,让有需要的居民找到社区,也让社区找到自己的服务对象。

李秀芬说,要抓住这次《条例》出台的机遇,在基层治理中创造更多好经验好做法,在接诉即办中做好为民服务的工作,让居民有更多幸福感和获得感。

借力接诉即办,转变思维做专业社工

新京报:你参加了《条例》草案的研讨会,《条例》出台,你有什么感受?

李秀芬:我两次受邀参与了《条例》草案的研讨会,在这个过程中,我强烈感受到市委市政府推进接诉即办改革工作的力度和速度。对于正式出台的《条例》,我认为可以这样概括——定位清晰、职责明确、保障有力、坚定信心。

新京报:你认为在社区工作方面,《条例》通过将带来怎样的契机?

李秀芬:我认为,可以借力接诉即办,转变思维做专业社工。

每次接到12345热线受理的难题时,工作人员难免有畏难情绪和抱怨情绪。这时就要转变一个思路:问题来了是好事。之前我们想入户、跟居民联系,人家未必有时间,可问题来了,就给了社区一个机会。跟居民打交道,只有真诚交流,才能和居民交朋友,倾听居民的心声。可以说,12345让社区工作者和居民实现零距离接触。

同时,可以借助12345热线发现资源。在处理居民诉求的过程中,通过倾听、沟通、赋能,把诉求者变成志愿者的案例有很多。

此外,还要动员居民,为群众赋能。通过社区内的社会动员,发动居民力量,解决居民问题,最终达到提升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能力和社区自治水平的目标。我们发动社区内的老干部、老党员、热心志愿者成立了“金钥匙”社区智囊团,对于难处理的问题,集中居民的智慧,发动集体力量,问题往往迎刃而解。

从接诉即办到未诉先办,“互联网+”助力社区治理

新京报:《条例》对“主动治理”作出规定,在社区,你们在“未诉先办”方面有什么经验?

李秀芬:我们利用现在最常用的沟通工具——微信,搭建起社区内部的沟通机制。我们打造了社区内的“接线员”——虚拟社工“园园”,为它配专用手机,用微信接听居民反映的各种问题。

由“园园”带头建立分类别的微信群,把不同类别的居民按照年龄、爱好、特长、工作重点等划分到不同的群里,在分群的过程中,就把服务对象划分了类别,有利于为居民提供精细化的服务,同时开展线上民主议事。

新京报:你们通过微信能够了解居民的诉求吗?

李秀芬:我们不仅建立分类别的微信群,还打造了多功能的社区微信公众号。发布社区新闻、服务信息的同时,建设邻居圈、服务圈、议事圈,为居民志愿服务、商家品牌服务推广、居民民主议事搭建线上平台。通过“三微一体化”建设,缩短了反映和解决问题的路径,推动“主动治理、未诉先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