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华 才让旦增《别样石油情怀—油二代外闯西部钻探经历随记》

原标题:刘培华 才让旦增《别样石油情怀—油二代外闯西部钻探经历随记》

别样石油情怀

——油二代外闯西部钻探经历随记

文/刘培华 才让旦增

“才让旦增”是胜利油田油气井下业中心员工,八十年代后期的年轻人。作为一名油二代,他对石油行业有着不一样的情怀,对老一辈的油田发展史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对石油精神更是崇拜有加。

进入新世纪,油田渐显疲态。为此国家实施了资源优化整合战略,石油国企改制,胜利油田也备受冲击。在产量下降,人员过剩的大背景下,“才让旦增”本着为单位创效、加深体验油田精神的想法响应号召,在单位组织派遣劳务输出到长庆油田时,积极报名参加。

受其本人委托,随访成文记之。

2021年9月13日,“才让旦增”独闯西部钻探,来到了玉门油田,在这里他无时无刻不在被这里的人、这些人们背后的故事感动着,他们来自一个英雄的团体——玉门油田。

玉门油田坐落于戈壁腹地,祁连山下。1957年12月,新中国宣布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这里建成,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口油井、中国第一个油田、第一个石化基地。玉门油田是我国石油的种子,作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大学校、大试验场、大研究场所,担负起了“出产品、出人才、出经验、出技术”的历史重任,在后续多少年各地油田开发的时候都是从玉门抽调的骨干力量,培养好一批抽走一批。包括大庆和胜利都是玉门的油田队伍打出来的。王进喜最早也是从玉门到大庆的,胜利油田的骨干职工技术人员也是从玉门抽调而来,胜利油田第一井“华八井”也是玉门“老油田”带领开发的。作为中国最早最大的油田,玉门油田曾经创造过无数的辉煌,为各大油田的开发和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才让旦增”来到这里,融入了他们以岗为家的生活,参与了他们顾全大局的工作,见证了他们艰苦奋斗的经历,感受了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也亲眼看到了新时代的玉门人是如何继承老一辈的传统、如何扎根大漠英勇奋斗的。

这里很小,小到遍地的采气树,数也数不清;这里很大,大到遍布沙漠戈壁,一眼望不到尽头。荒原、井站、工地、采气树,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刻著着石油人艰苦奋斗的峥嵘历史。

在这片沃土上,一代代石油人高挙红旗,高唱“我为祖国献石油”,迎难而上,知难而进:没有房子,建干打垒;没有汽车,人拉肩扛;没有吃穿,自力更生。他们卯足劲头向前冲,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讲大局、讲率献的精神从未松解,为油田拼博的干劲从未懈息。石油人就是凭这股劲儿,肩负起了为祖国献石油的重担。

“才让旦增”讲到,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每当听见《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歌曲,心中就会升起一种豪迈。每当看见石油工人那橘色的身影,内心总会泛起无穷的敬佩。如果没有前辈们的艰苦创业,就没有玉门、大庆、胜利今天的稳健发展;如果没有前辈们的兢兢业业,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

玉门油田人,他们在平凡岗位上描绘闪光人生。

而现在,当他自己也置身于油田工作岗位,更加真真正正体会到铁人精神不朽的力量,这力量,源自身边那平凡岗位的员工。

有这样一批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扎根一线,默默坚守,立足岗位,刻苦钻研,靠辛勤劳动承担起油田油气生产的重任,他们就是默默奉献的石油人。

他们是普通工人,是生活在大家身边最平凡的人;他们干的是很具体的工作,说的是很朴实的话语,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但他们的言行却在平凡处闪光,让人感动!

这就是我们听到的新时代的玉门石油工人,血脉里流淌着责任与担当的油田人,永不松懈勇创一流的团队。几十年来,顽强拼搏,奋发进取,用智慧和汗水创造了无数奇迹,凝聚了优秀的企业品质,沉淀了永传不朽的玉门油田精神。

这里因资源枯竭,经济萧条,不仅是年轻一代对于留在玉门意兴阑珊,不少油田中老年职工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在玉门就业生活。目前,这里就是人员严重不足,一个人当两个人用。

为了更有效的资源利用,提高经济效益,国家把西北五省的钻井合并,成立了西部钻探,西部钻探是玉门油田的延续。“才让旦增”所在的运输一公司长庆项目部就是为西部钻探援建值班服务的,长庆项目部和多个单位有合作,比如中国石油油苏里格运输公司、中油运输公司、华北采气、中海油采气,还有中国石油运输公司一公司。

玉门油田人多少年来依然保持着军事化管理,保留了石油师的作风。每天早上在集合、排队,在稍息、立正的口号中开始着一天的工作;在现场他们雷厉风行,从早上七点半开始,忙完野外工作,回来还天天加班到十点;这里没有班后的灯红酒绿,没有城市的纸醉金迷,而有的就是挑灯夜战,为明天的生产运行做好工作,提高效率。

为了一口井的生产,大家闲暇之余也是集体讨论,他们所在的区块都是长庆油田要放弃的区块,在这些区块谋求发展,为了挖产量,挖潜,每天跑井,在井上蹲守着采集数据,并针对每口井指定措施,回来研究方案加班到晚上十点以后是常事。问他们为了啥?回答是以岗为家,我们是玉门出来的,要让玉门延续下去,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使命!

这是一个新片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老职工还有技术员,都在不断的学习,不断的积累经验。很多不会采气从别的岗位转过来的工人,向之前采气厂的以及各种外包队伍的技术人员学习技术,包括应急处理、生产维护、保障、地质、工艺各方面知识,目的就是给单位创效。对采气厂的技术人员经常不耻下问,做到干一行精一行,他们中间有对工程非常精通的,到了新的领域,依然从头开始从新学习,这种精神值得新时代的胜利人、乃至全国人民学习。

因为这里大部分是长庆油田废弃的井,为了保证长期效益,避免破坏性开采,很多井都是定时开启,有些井数字化设备缺失,只能人工开井,后续针对每口井的产量进行摸排,并最快速度制定出详细的开井时间,并建立台账,对能救活的井,积极和技术人员研究,采取措施补救。因为地处内蒙,每口井的间距都非常远,三天要跑遍70多口井,每天光跑井的路程能到300多公里。

有石油人的地方就有玉门人的身影。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几位不同岗位、不同身份、不同年龄的石油工人群体,以他们为油奉献的动人故事为主线,以他们对于奋斗二字的内在理解为核心,结合油田,一代代玉门石油人接力奋斗的形象跃然而出,玉门油田永远为祖国加油的坚定信念再一次得到深化和升华。他就是一颗种子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枝散叶。

李鲜哲,一个90后作为玉门的油二代,之前一直从事站上的工作,现在的动态分析,为了每口井的数据采集,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但是当他接手之后没有因难而退缩,而是一口井、一口井扎实地跑着,记录着每一个数据,回来之后在这堆繁杂的数据里面寻找规律。不懂的翻书、百度,或者想尽一切办法找会的人问,哪怕是朋友的朋友。用他的话说,上学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我问他,你觉得值么,他说,上学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份责任,现在工作了意识到这份责任的重要性了,哪怕不会从头开始学,也要拼,现在技术在不断更新,想要不被淘汰,我们只能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高才能赶上社会的发展。

王庆国,作为一名老石油他经历了玉门到吐哈油田,到西部钻探的变迁的全过程,年近五十的他,之前一直在工程板块对于钻井,大修,小修,压裂等技术非常精通,后来又在监督部门,对于采气他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完全是一个新人。但是他没有放弃,工作调整后没有抱怨,只能从头学起,给年轻人树立一个榜样,随身不离笔记本。把看到的,听到的,各项数据,一笔一划的记在自己的本子上,有不懂的回来追着年轻人问,每天也和年轻人一样风里雨里跑一天的井。晚上休息了时不时的拿出他那个小本一遍遍温习着,熟悉着各项数据,以及各种新的知识。像极了当年石油师集体转业,从拿枪的手来握住刹把子那种感觉一样。

有一位“才让旦增”熟悉的杨主任,因为一口井出液,为了排液,不影响第二天的气生产,在戈壁滩,整整蹲守了一个晚上,直到把液放完,才回到驻地。

老一代石油人对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一厘钱”精神;缺乏设备、自己制造的“穷捣咕”精神;原材料不足、改制代用的“找米下锅”精神;人员不足、多作贡献的“小厂办大事”精神;修旧利废、挖潜改制的“再生产”精神等老“玉门精神”以及志在戈壁、扎根祁连的“艰苦奋斗”精神;以岗为家、自觉从严的油田主人翁精神;“三大四出”、无私援助的“顾全大局”精神;老矿挖潜、争作贡献的“开拓不息”精神;干群同心、克己奉公的“为人民服务精神”等新“玉门精神”耳熟能详,如数家珍。“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人人做“铁人”,“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这些口号不仅在玉门、大庆、胜利,在全国范围内也是家喻户晓的。诸如此类的口号,即便是在新时代出生成长的油田新生代,也并未缺席,口号就贴在教室讲台上方的墙壁上、厂区的宣传栏里。此前,对于玉门油田精神,年轻人也仅局限于喊口号、看书、看新闻、听故事,无过深的理解。来到了西部钻探,在这里看到玉门油田依然保留着最早石油师的传统传承以及作风,作为新时代的胜利人深深地被感动着,并且对石油精神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感悟。

“才让旦增”说:作为一名胜利青年,见证和感受了老油田的精神,被感动着,被激励着,我立志要像他们学习。因为他们没有现在社会的浮躁,只有踏踏实实的在平凡的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有十分,贡献十二分,拼就完了,学就完了,干就完了。这十二个字是对他们现在工作状态最好的诠释,也是对老玉门精神的传承和延续。作为一名新时代的胜利人,我们要将老一辈的石油精神传承下去,延续下去。也以玉门精神勉励着自己,牢记胜利传承,从老一辈胜利人手中接过担子,为打造百年胜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是新时代胜利人,对老一辈胜利石油人的承诺,也是责任。我是石油人,我是胜利人,我责任重大。玉门精神、大庆精神、胜利精神、石油精神、永不过时。我们要继续秉承老一辈的石油精神,秉承玉门油田精神,牢记传承和使命,为打造百年胜利贡献自己的力量。愿多少年后我们依然能高唱“我为祖国献石油”。

谨借此文献给为石油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们,愿将石油精神世代传承下去。

作者简介:

刘培华,1957年出生,山东利津人;字,成之;号,三寿;笔名:乡隐居士,别署:耕公;清华大学工商管理学院MBA毕业,高级工程师职称,长期从事企业行政管理和企业文化建设工作。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东营市作家协会会员,《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周刊》、《齐鲁晚报》特约记者;中国作家网会员,中华作家网会员,中国诗歌网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人民作家网会员;《中国乡村》杂志散文编辑,辽宁文学签约作家,金榜文化理事签约作家;《中国新时代诗人》会员;东营市谱牒文化研究学会会员、谱牒文化研究专家库成员,东营市国学研究学会会员;《利津商业史话》编委,《百科拾珠》丛书编委,创刊《民建大厦之声》企业报刊任总编8年。自幼喜爱文学,散文见长,艺评次之,偶涉诗歌、随笔杂文;作品发表于各大报刊和网络平台。

个人喜好:文字写作,书画收藏,中国象棋,花卉养殖。

才让旦增,男,32 岁。胜利油田职工,初涉文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