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第二届新时代国际摄影大展现场——来自银奖获得者张建华的报道

原标题:我在第二届新时代国际摄影大展现场——来自银奖获得者张建华的报道

我在第二届新时代国际摄影大展现场 · 张建华

摄影师简介

摄影师 张建华

1、2013年退休后在北京雅趣摄影学校学习摄影专业知识2016年加入北京公益摄影协会

2、2018年加入中国女摄影家协会

3、2019年签约人民摄影报特约摄影师

4、2021年8月出任《北京公益摄影协会》《全国光影助学工程》公益大使

5、2017年10月17日在《中国摄影家.永和奇奇里影像村》展出作品

6、2019年在北京市妇联举办的“大国小家.最美时刻”获二等奖

7、2021年北京城市副中心“最美花仙子”摄影大赛上荣获二等奖及优秀奖

8、2021年新时代摄影百名摄影师联展第21届平遥国际摄影节大展中获入围奖,并在新时代摄影2021第11期杂志刊发《新装》等四幅作品

参展内容介绍

本次展示的图片介绍的主角是抗战老兵张永同志,张永同志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1929年生人,现年93岁,距今已有75年党龄。1944年未经父母同意,自己跑去当了兵,服役于中国人民第八路军冀热察军区13团警卫团五连,是当时的主力部队军。他是家中的独子,18岁经所在连连长介绍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前,介绍人找他谈话,首先谈的就是对党忠诚。张永同志说:我参军时隐瞒了岁数,算不算对党不忠诚?我当时16岁招兵的人嫌我不够岁数不批准我入伍,我就等到下午招兵办换人的时候谎称自己18岁才入的伍,被招入了部队。

第二年他向党组织提交入党申请书后,组织找他进行谈话时才发现他的真实年龄是17岁,因党章规定满18岁后才能加入中国共产党,因此到了1946年他满18岁时才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党员。

解放后他转业到山西省长治市手工联社生产财务科任科长,后因父亲一人在北京调回北京工作。在河北兴隆的一场战斗中,他身负重伤,据他和战友回忆,敌方抛来的一颗手榴弹砸在他头上,虽然哑火未炸,但还是将他砸晕了过去,他被战友们抬下战场时已不省人事,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盖上了白布,停在野战医院死人区,一名男护士抢救病人时,发现死人区有人忽忽悠悠顶着白布坐了起来,吓得大声喊:“诈尸啦,诈尸啦”。野战医院院长马上过去,掀开单子大声说:“张永,是你?哪里不舒服?”他说头疼的厉害,院长发现他后脑隆起了大馒头一样的大包,医院设备简陋,根本做不了脑部手术,就让他跟随野战医院养伤。他每天头痛欲裂,生不如死,央求院长给他治治,院长说我只能给你引流儿试试,引出了半大碗脓血,自此头痛减轻,但落下终身后遗症,至今后脑部都有一个明显的坑,经常半夜大声嚷嚷,喊一些冲呀!杀呀之类的梦话。

这就是一生践行初心使命的军队老党员张永同志的简要事迹!

作品展示

版权声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