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辨粉彩与珐琅彩的区别与价值

原标题:分辨粉彩与珐琅彩的区别与价值

珐琅彩瓷是清宫造办处在皇宫内制作的一种宫廷御用器物,它是在景德镇高温烧成的白瓷上用珐琅料彩绘,然后经低温烧成;这一器物品种少,产量亦少,但却制作精良,一直秘藏宫内,一般人是很难见到的,后来才流出宫外,在社会上偶一见之。珐琅彩初创于康熙时期,盛烧于雍正、乾隆时期,之后烧造很少,民国时期有不少仿制品。

首都博物馆收藏有几件瓷器,但对它们是属于粉彩还是珐琅彩存在不同意见。在《首都博物馆藏瓷选》(文物出版社1991年9月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件器物,它们分别是雍正珊瑚红地花鸟纹瓶等。这3件器物在首都博物馆原始记录中,当时的专家将这几件器物都定为是粉彩器。

为什么对同样一件器物属于何釉彩品种会有不同的看法呢?我们先仔细看一下这3件器物。

1. 珊瑚红地花鸟纹瓶

此瓶为蒜头口,细颈,鼓腹下收,通体以珊瑚红为地,在色地之上以白、赭、绿、蓝、胭脂红、黄等色绘碧桃、翠竹、小鸟与蜜蜂;碧桃花盛开于枝头,翠竹生机盎然,小鸟一只栖息于竹枝上,另一只飞翔于花间;栖于枝头的小鸟对着飞翔的小鸟鸣叫着,顾盼多情。外底部有青花双圈“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2. 绿地轧道花卉纹大梅瓶

撇口,短颈,圆腹,圈足;通体以紫地轧道为地,色地之上以白、绿、黄、胭脂红等色描绘出折枝花卉,富有动感;瓶内施松石绿釉,外底松石绿地上有蓝料双方框“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

3.黄地带盖龙纹大梅瓶

分瓶盖和瓶身两部分,子母口,圈足;瓶内为白釉,外部以黄色为地,之上以红、绿、黄、白、青、胭脂红色描绘出各种龙纹;外底部有青花“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对上面三件器物我们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那么,如何来判定它们是属于珐琅彩还是粉彩呢?这就先要弄清楚珐琅彩与粉彩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什么地方,然后依此对三件器物做出判断。

珐琅彩瓷创烧于康熙时期,盛烧于雍正、乾隆时期;粉彩出现于康熙后期,盛于雍正、乾隆时期,本文主要就这一时期的珐琅彩与粉彩器物的区别进行探讨。二者的区别主要应从彩料、纹饰、款识等几个方面来分析。

从彩料本身来看,珐琅彩料中含有大量的硼,基质为铅、硼、玻璃料,而粉彩料中不含硼,基质是含氧化钾的玻璃白粉化乳料。要想凭这一点来判定一件器物是属于珐琅彩还是粉彩是不现实的,因为我们不可能从器物上提取彩料样品去化验它是否含有硼;但两种彩料所含成分不同就会体现出不同的表面形态,我们可以通过这种差异来分析一件器物是属于珐琅彩还是粉彩。由于珐琅彩料基质中含有玻璃料,因而珐琅彩料体现出的表面形态是有很强的玻璃质感,彩料透明度好。当然,这其中也有特殊情况,康熙时期有时会在彩料中添加粉质,因而彩料呈现出不透明的状态,而在雍正时期彩料中不添加粉质,所以彩料玻璃质感强,色泽艳丽,层次分明。粉彩料中的基质是含氧化钾的玻璃白粉化乳料,因而它所体现出来的表面形态是玻璃质感弱,彩料有很强的乳浊感而不透明。

在彩料的施绘过程中,珐琅彩与粉彩虽然在用笔的方式上完全相同,但表现出来的效果却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别。通过对故宫博物院所藏的部分珐琅彩瓷与相关粉彩瓷进行仔细对比、分析后,笔者认为:珐琅彩器物色彩凝厚鲜艳,施彩匀、润,浓淡深浅的过渡极为自然,从浓深处渐渐转为淡浅;而粉彩器物色彩淡雅柔润,施彩不及珐琅彩匀润,浓淡深浅的过渡明显带有“做”的意味,整体色彩有堆垛的感觉,是为表现而表现,不是自然的表露,玻璃白粉料的运用十分明显,乳浊感强,看起来有油腻的感觉。

从纹饰布局上看,珐琅彩与粉彩的区别不是很大,特别是粉彩在珐琅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因而借鉴了不少珐琅彩的纹饰布局方式;但从雍正、乾隆两朝来看,珐琅彩有一种纹饰是在图案的旁边配上相应的诗句,同时在题诗的引首、句后有朱文和白文的胭脂水或抹红印章,印面文字常与画面及题诗内容相匹配,并形成一定的程式:“凡画秋花有黄红色者,皆盖‘金成’、‘旭映’印章,如画竹则为‘彬然’、‘君子’,画山水为‘山高’、‘水长’……”,而这种固定的配合在同时期粉彩器物上则不见,这也可以作为判断珐琅彩与粉彩的一个佐证,但仅是指其中的一部分器物而已。

从款识来看,康熙珐琅彩款识一般用蓝色或胭脂红珐琅料书写“康熙御制”四字楷书款;而康熙粉彩器不见有“康熙御制”四字楷书款。雍正珐琅彩款识一般为青花或蓝料彩双方栏“雍正年制”和“雍正御制”四字楷书(宋体)款,后者甚少;同时亦有少量“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书款的。雍正时粉彩器物没有“雍正年制”四字楷书款的,一般均为“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书款,遇到六字楷书款的器物就要结合彩料的特点来综合分析了。乾隆珐琅彩款识种类较多,一般以料彩书写“乾隆年制”四字楷书(宋体)款或篆书款;篆书款都有双方栏,楷书款大多数有双方栏,也有少数没有双方栏的。特别是色地珐琅彩器物多在松石绿地上用蓝料彩书写“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粉彩器物不见“乾隆年制”四字楷书款的,少数有“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一般为“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下面,我们就根据以上的分析来看一下这3件器物的归属。

1. 珊瑚红地花鸟纹瓶

在色地上描绘纹饰图案是珐琅彩常用的手法之一,特别是在康熙时期极为明显,这是为了仿效铜胎画珐琅器施彩的效果。雍正、乾隆时期继承了这种做法,此瓶以珊瑚红色为地,是珐琅彩的做法,且发色鲜亮,玻璃质感很强,当为珐琅料所绘。

珊瑚红地上所绘的图案在画法上是存在差异的。翠竹运用了绿、白、蓝三种主色描绘,竹竿从竹节处向中间颜色逐渐变淡变浅,竹叶叶根至叶尖处颜色由深变浅,由浓变淡;无论是竹竿还是竹叶,色彩的变化自然舒缓,颜料有较强的玻璃质感,透明度亦很好,完全是珐琅彩所体现出的特色。而碧桃的描绘则与此不同,无论是树干还是花朵都有阴阳明暗的变化,但色彩由深到浅、由浓到淡的变化十分突兀,不够自然,色料缺少透明度,特别是白色有很强的乳浊感,可以肯定这是粉彩的装饰方法。再来看小鸟同样是设色匀润光洁,玻璃质感强,是用珐琅料所绘。

最后看一下款识。此瓶在瓶外底有青花双圈“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而此款并非典型的雍正珐琅彩器物的款识;这种六字款在雍正珐琅彩中比较少的,如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珐琅彩松竹梅纹橄榄瓶即是六字款,因而对这件器物来说,款识并不是判定其是否珐琅彩的关键。

2. 绿地轧道花卉纹瓶

轧道工艺出现于雍正时期,乾隆时期成为珐琅彩一项颇具特色的装饰手法。它是在珐琅料色地上用一种状如绣针的工具拨划出细如毫芒的凤尾状白道,然后在轧道上再加绘各种花卉。这种装饰手法也被粉彩器物借鉴使用。此瓶为紫地轧道,设色匀净,轧道精细,料彩质感明显,抚之有凸起感;紫地之上又绘折枝花卉与飞蝠,这些纹饰粗看很像珐琅彩,但仔细看,还是有所差异的。虽然绘工精细,但仍然能够看出使用了玻璃白粉料,特别是有些花瓣用玻璃白勾画出纹路,花朵阴阳明暗与色彩的浓淡深浅表现得很细致,但色料的透明度还是较差,虽然有一定的玻璃质感,但还没有达到珐琅彩的水平。因而可以断定,紫地轧道之上的纹饰为粉彩而非珐琅彩。

此瓶内里与外底部施松石绿釉,是典型乾隆珐琅彩的做法,外底松石绿釉地上为蓝料书写双方栏“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这也是官窑的标准款识。

从以上分析可知,珊瑚红地花鸟纹瓶和绿地轧道花卉纹瓶并非纯粹的珐琅彩器物,而是兼有粉彩的做法在内。珐琅彩与粉彩同时出现于一件器物上,这在雍正、乾隆时期是确实存在的情况,特别是粉彩技艺十分成熟的时候尤其明显。珐琅彩与粉彩在许多方面互相借鉴,给鉴别带来一定难度。

3.黄地带盖龙纹大梅瓶

此瓶黄地铺染均匀,但是具有玻璃质感,有一定的透明度,龙纹设色鲜艳,但色彩浓淡深浅的过渡自然,色料乳浊感强,整体色彩有油腻的感觉,底部为青花“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可以肯定这是一件粉彩器物。

什么是粉彩

粉彩是釉上彩品种之一,也叫“软彩”。是借鉴中国画中的用粉及渲染技法,在素器上以“玻璃白”打底,彩料晕染作画,再经炉火烘烤而成,色彩丰富,色调淡雅柔和。粉彩创烧于清康熙晚期。它是在康熙五彩瓷的基础上,受珐琅彩制作工艺影响而发明的一种釉上彩瓷器。在颜色的配制上又借鉴了珐琅彩多色配制的技法,创造出了低温釉上彩这种新的瓷器品种。由于这种瓷器的色彩丰富、精美,因而很快获得了清代王公贵族们的青睐,逐渐取代了五彩瓷器的地位,成为官窑主要生产的瓷器制品。粉彩瓷器发展到雍正朝极为盛行,特别是官窑,大量烧制宫廷陈设、使用器物,成为颇受皇家钟爱的器皿。

什么是珐琅彩

珐琅彩瓷的正式名称应为“瓷胎画珐琅”。是国外传入的一种装饰技法,后人称“古月轩”,国外称“蔷薇彩”。是专为清代宫廷御用而特制的一种精细彩绘瓷器,部分产品也用于犒赏功臣。据清宫造办处的文献档案记载,其为康熙帝授意之下,由造办处珐琅作的匠师将铜胎画珐琅之技法成功地移植到瓷胎上而创制的新瓷器品种。珐琅彩盛于雍正、乾隆时,属宫廷垄断的工艺珍品。所需白瓷胎由江西生产厂特制,解运至京后,在清宫造办处彩绘、彩烧。所需图式由造办处如意馆拟稿,经皇帝钦定,由宫廷画家依样画到瓷器上。珐琅彩瓷创烧于康熙晚期,雍正、乾隆时盛行。清代后期仍有少量烧制,但烧造场所已不在清宫中。初期珐琅彩是在胎体未上釉处先作地色,后画花卉,有花无鸟是一特征。康熙朝珐琅彩瓷器多以蓝、黄、紫红、松石绿等色为地,以各色珐琅料描绘各种花卉纹,其色彩、绘画、款式皆同于当时的铜胎画珐琅器。

制作地点

“珐琅彩瓷”的主要制作地为内务府造办处珐琅作,由于是珐琅作所制,因此属于无可挑剔的正统珐琅彩瓷。

“粉彩瓷”一直由御窑厂所制,因此有关粉彩的制作地点不存在争议。需要一提的是,根据“雍正六年七月十二日郎中海望奉怡亲王谕将此料収在造办处做样,俟烧玻璃時照此样着宋七格到玻璃厂毎样烧三百斤用,再烧珐琅片時背后俱落记号。聞得西洋人说珐琅调色用多尓门油,尓着人到武英殿露房去査,如有,俟画‘上用′小珐琅片时用此油。造办处収貯的料内,月白色、松花色有多少数目?尓等査明回我知道,給年希尭烧瓷用。”说明雍正六年前后,御窑厂也使用造办处所制珐琅釉制瓷,而当时御窑厂没有制作珐琅彩瓷的记录资料与传世品,因此,这里至少可以判断造办处的这些珐琅釉用于御窑厂粉彩瓷制作中。

制作程序

“珐琅彩瓷”是清代所有彩瓷中制作最严谨的瓷器制品。它的造型设计、制作木样实体模具、图案绘画内容、绘制人员、落款、题词内容(包括临摹原本、字体)、题词书写人员、成器,几乎无不经过皇帝亲自筛选,严格把关,才可成器。

“粉彩瓷”则宽松许多,它是由内府造型设计,表面文饰、图案绘画以及成器都可以由督陶官在原有制瓷经验中适当裁度。

可以说,“珐琅彩瓷”与“粉彩瓷”的制作严谨程度无法相提并论。

用途

与“粉彩瓷”相比,“珐琅彩瓷”的制作量不大,属于官窑中的极品。早期珐琅彩瓷主要用于帝王赏玩,其它情况下(如下赐重臣以及外交互赠时)一般都有记录存档,可以说流传有序。乾隆早期珐琅彩瓷的制作量比较大,逐渐接近“粉彩瓷”,用于日用陈设、赏赐王侯群臣,无特殊情况下没有历史资料记录。

画风比较

从直观着眼,画风应是“珐琅彩瓷”与“粉彩瓷”的最大区别。“珐琅彩瓷”由于一直是帝王参与制作,因此器物的图案虽然豪华,但取材严谨、制作一丝不苟,富有浓郁的宫廷气息,也是清代彩瓷制作的最高艺术体现。“粉彩瓷”从画风上发展、继续了康熙彩瓷,可以说异军突起,但早期在珐琅彩瓷面前并无优势可言。

社会上的认识区别

“珐琅彩瓷”一直在官窑收藏者中享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民国时期就曾流传“古月轩”一说,虽然毫无根据,但至少可以表明在当时它已经被社会上的古董商、收藏者极大程度神化了。

“粉彩瓷”则仅被玩瓷者视为普通的御厂官窑瓷,不太存在神化程度。

珐琅彩与粉彩的区别

1、珐琅彩彩色繁多,多到十多种不同的色,而粉彩釉虽比五彩釉的色彩总数要多些,但在同一器上还达不到珐琅彩那么丰富。

2、珐琅彩料绘制的花纹是堆起来的一层厚厚的料,有立体感,用手指可摸得到;而粉彩釉是一薄薄的釉水涂上的,很平坦,摸不到凸起的感觉。

3、珐琅彩色调非常艳丽美观,而粉彩则显得不及。

4、珐琅彩料较厚的地方釉面出现极细的开片(冰裂纹),并明显有玻璃质感;粉彩不存在开片的问题,且无玻璃质感(不反光)。

5、珐琅彩没有蛤蜊光晕散现象,而粉彩器则有极美的蛤蜊光晕散在色彩的周围。

============================

为你免费提供:艺术品策划包装、艺术品专业摄影、艺术品鉴定评估、艺术品展览展销、权威行业杂志推

广,实时输送最专业的古玩鉴定知识,欢迎订阅此账号!

欢迎各位藏友加微信15800576484

联系电话:马女士

15800576484 QQ2833932996 传承中华文化,开发历史价值微信订阅号:wxgzh050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