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专家冯学钢:旅游供给侧改革 供需须协同发力

原标题:经济专家冯学钢:旅游供给侧改革 供需须协同发力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民盟囯情研究中心经济学专家冯学钢教授发表主题演讲《旅游供给侧改革:供需两侧须协同发力》,以下为文字实录:

尊敬的杜局长、戴院长、各位学者、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

旅游供给侧改革从供需两侧协同发力,这个是学者的习惯,通常拟一个完整的结构,分三部分,实际上在这样的规定时间内肯定是讲不完的,我的结构是完整的,但是这里面只能找一些片断来讲的,希望这个片断呼应今天一开始李局长和徐主席他们的关切。

供给侧改革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高频词热词,作为这个行业的研究者来讲,我还是希望能够更加科学理性一点,不能把它过于学术化也不要把它工具化。旅游供给侧问题在当下暴露的问题还是蛮多的,这里面有一个观察调研,体制内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破解体制难题也绝非我们旅游行业部门自身破解得了的,还可以和外部协同做好这一块。我们不是做简单的一种学术文章、花样文章,我们自己也感到压力。实际上原因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说我这个做院长的既有责也无责,作为体制成本是蛮高的,如果说一个市场的主体对市场的机会做出反应的时候它的成本过高或者说获取关键要素的成本过高,这时候很多事情就很难做,换句话说不想做不愿做,比方说我们现在大学里面的人才培养也面临着尴尬的境地。我和中山大学的张长春老师说,旅游在高等院校日子不好过,供给侧改革人才短板这是一个现实性的难题,是一个两难境地,不是我的错。本来旅游专业在大学里面独立的学院还好一点,在工商、经济大类的学院,我这个当院长的连我的专业都被挤到死胡同小胡同里面去,那么怎么去突破?一个行业大量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尤其是双创人才,但是我们的主体对市场的反应,很多事情无法操作。作为研究作为调研,我们希望将来更好地去转换我们的动力寻求我们的内生增长,当然作为供给侧来讲更重要的是元素中长期适配。最近供给侧改革讨论很多很多,大家都很熟悉。

对于旅游供给侧改革来讲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包括供给过剩,有效供给不足,供需错配,这个是蛮普遍存在的问题。现有的供给难以满足个性化需求,这个大家都很明白,个性化的时代,我们的条件、我们的环境、我们的行为都在变化,现有的供给方式难以满足当下的需要。我们讲供给侧改革需要需求的推动,我们需要总量性的共给管理和结构性的供给管理双向系统,追求国家新高度、市场新动向、区域新格局、资源新观念、产业新维度。我们的产业到底是什么?我们有时候在想很多企业服务业制造业都有自己的产供销体系,唯有旅游仍然界定是关联性很高的无边界的,如果定成这样一个定位的话,它的产业地位和我们的定义之间也许有某种的负相关。是不是有我们的市场体系?这个应该是一个理论和实际的命题。

第二部分,供给短板及供需矛盾的表现。我们做旅游研究的都很清楚,产业体系和新业态成长的短板,政策与公共服务配套的短板,部门与区域协同的制度短板,旅游市场监管执法的短板,人才培养及服务质量的短板。

产品体系和新业态成长的短板,因为我们的消费驱动得很快,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升级的节奏可能还配不上,我们的成长机制尚不完善,具体的内容大家都很清楚。新业态在市场投融资环境、政策支持方面面临着诸多的困难。最近正好受政府委托,上海、江西、浙江、安徽政府官方拉着我们一道去调研民俗产品的市场准入这个问题,结果蛮触目惊心,我们现在在周边的民俗游的规格还是蛮高的,闲置率和半闲置率加在一起差不多有50%—60%,约15%的房子关着没有人住,还有35%左右是一个老人在那里守着一栋小楼或者两个老人守着三层楼,资源闲置率非常高。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库存也是旅游新品供应的空间,我们调研时碰到很多进入的难题。要搞民俗,这里面涉及到我们土地政策的供给,涉及到我们的环保,涉及到公安,涉及到消防,涉及到卫生等等这些部门,谁都不敢签字。那么一边是上海的很多企业家包括小业主包括村民都想投这一块,但是在过程当中举步维艰,道路也是不能拓宽的,消费站你是进不去的。当地的人要开民俗会形成对立的,你在经营,那个停车场怎么摆?很多问题连造一个公共厕所的空间都不会给你。这是我们当下面临的很多空间问题。供给侧关键要素怎么去改?当然后面中央六部委三部委也出了一些政策,不仅仅上海,北上广深都有这样的问题,甚至二线城市,二、三线城市空置率可能没有上海那么高,但是空置是大量的,一边是空心化,一边山水环境闲置在那里,业主进不去,没有创新创业的支持。我们需要在这方面做一些实质性的研究,希望我们国家旅游局研究院的课题将来支持这些,包括我们的制度成本到底是不是可测量可评估的,这是我们碰到的难题。还有公共服务的短板,这个大家也是很清楚的。

还有区域合作的制度短板,这个也是我们在调研时遇到的,区域合作我们讲了很多年,包括长三角我们有很好的体制和制度,但是合作的效果多年来就是这样的,更多的资源和市场,希望那里多一点资源多一点市场到我这儿来。我们共同做一些让步或者是你来建公共设施,这个都不大可能。这种区域合作能不能以项目的形式,大家能够在一个混合所有制或者在一个机制下以项目的形式推进,包括水上旅游、高铁,江南水乡水网是很多的,一湖平静的水实际上很复杂,九龙戏水、九龙治水,包括上海开发苏州河,我们也做过方案,很难进入。城关部门、环保部门、运输部门、城市安全部门等等还有水务、水政起码九个部门以上,包括太湖都是这样,不是你的船想开进去就能开进去的。我们原来调研方案提出我们的交通部也就是在旅游局边上,希望能够在长江经济带水上旅游希望能够成立大的交通委员会统筹,否则很多供给侧的东西是没办法解决的。

旅游市场执法短板,天价鱼、天价虾,旅游部门背了很多黑锅,上海是文化执法大队,旅游是里面的一个成员,有空喊你来,你没来问题也不大。旅游警察在局部地区是可以实现的,但是问题怎么办?旅游部门有时候蛮苦恼的,老太太在风景区门口摔倒了,都认为是公共服务没做好,有些事情确确实实我们会面临这样一些难题。人才服务与服务质量的短板,每年毕业季的时候做院长的也很尴尬,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尴尬,统计就业率的时候我们和其它专业相比我们滞后,到最后的结果当然也都没什么问题,但是旅游行业我想统计局都会面临这样的尴尬。另外一个尴尬,你的区域尴尬,一统计的时候旅游管理专业的毕业生怎么没几个在旅游管理部门?到银行的,到电信的,到事业单位的,到基金公司的,带有旅游两个字的没几家部门,好像市场上不需要你们培养。这些是我们面临的尴尬,包括课程改革。李局长一开始讲到的教材问题,我们深知教材老化,有些知识已经老化到近乎于可笑的地步。我们呼吁戴院长能不能像中宣部一样搞马克思主义工程,做一套全国性的教材,现在做的都是急功近利的,教材在高等院校的教师教授的考核当中他的成果是不算的。好在这一轮学科规划当中算了一部分,你是规划的教材可以填到表里面去。建议戴院长这边是不是像马克思主义恭城一样有一套全国性的教材,好的教材误人子弟,应该有统一的执法行动把它关闭掉,现在培养的方案培养的模式确实要发生很大的变化。

最近国家的学位评定的时候有几所主动关掉,有些被动关掉,我们在人才培养上有一个新的平台,但是在台上没有戏上,这个就反思到我们的培养模式出了问题,这个都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供需发力的旅游供给侧改革思考,一个是供不应求区,一个是供需疲软区,我们要做的肯定是完全匹配好的或者增长潜力比较大的暂时不关切,有几个需要关切。调整内部结构、均衡区域配比、淘汰过剩产能、更新软硬实力。补足功能短板、减少需求外溢、培养市场潜力、引导消费需求。一个是产业的再定位和供给地位的提升,一个是刚需的产业,无论我们现在是富庶阶层还是贫困阶层还是温饱阶层,旅游是我们的一个生活必须,是文化产品,是精神生活。载体产业举个例子,《人民日报》上有一个较大的版面讲浙江的新兴特色小城镇建设项目,还有基金小镇,把这个小镇作为载体,里面有产业。这里面做了青花瓷小镇、田园小镇,从原来的生产转到体验层面来,我们还有很多主题化的小镇。这些东西应该作为载体产业,有风景的地方就应该有新的经济。我们对旅游的认识可能要有更多的意识改变。

第二,产业力的重组和供给竞争力的提升。今天我们要谈共享经济,谈聚合经济。过去旅游从资源集中到资源聚合,我们不再是占有,我们要有效地连接个体与其它组织高效调动更加广泛与丰富的资源。我想我们将来的旅游企业活动也不局限于现行的内部价值链,而是要给予外部立体的价值网,我们要探讨旅游的共享经济,把各种要素聚合起来,探讨旅游的民主化或者是要探讨旅游民主化的商业时代,民主化的一次商业模式。这些方面都是应该值得我们去关注的。

关于体制调整我也点到了包括要素供给,最近中央部委提出来,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些体制问题,各个部门协调不一样。规土部门、旅游部门共同关注,将来地方政府在这块上还是有问题,共建碰到问题、商业用地无法配置问题这些都是。怎么把我们的存量包括各种要素能够充分调动起来,这是更需要关心的事情。

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