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宋瑞:使命与机制 旅游研究中的智库

原标题:中国社科院宋瑞:使命与机制 旅游研究中的智库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研究员发表圆桌论坛主题演讲《使命与机制:旅游研究中的智库》,以下为文字实录:

尊敬的戴院长,我们听了一天很辛苦,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大数据智库建设和旅游研究,我想从我们这个板块开始才切入后半部分的内容。大家都知道智库问题自从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成为一个大家热议的话题,在建设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这样一个旗帜和目标之下,各种类型各种层次的智库以及自称智库的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在旅游领域里面也是一样,各种论坛专集专刊引导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智库在旅游决策旅游研究和旅游的发展中能够并且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今天有幸借科学年会的平台给大家交流一下我个人的思考以及我的困惑和期望。旅游研究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命题,研究什么?怎么研究?依靠什么方法去研究,怎么评价研究的价值?本身是一个见仁见智众说纷纭的话题,智库建设是一个新的命题,智库是什么,什么是中国特色新型的智库,我们应该怎么建设,这又是一个很复杂的命题,这两个话题结合起来就会形成内涵、外延。

智库是什么?有各种各样的界定,实际上智库是专门从事跟决策相关的研究组织和机构,它被誉为是弥合知识和权力鸿沟的一个桥梁,它也是在二战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出现出来的这样一种新的组织,尤其在美国,成为继司法、行政之后称之为第四部门。智库到底是做什么的?它的使命是什么?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和理解,我想智库是围绕影响公共决策这样的一个核心任务,实际上它发挥五个功能或者说提供五个方面的价值。

第一,自然决策的价值和决策的影响力,从内在体现为智库是能够直接影响到政策的制订、研讨、研究、评估整个环节,外在的体现为参与一些重大政策的研究和制订,提供要报内参,我们参与这样一些重要的政策评估,比如社科院长期都有学者参与五年规划制订、政府工作报告,提供各种要报、参考包括给政治局等集体学习授课,那么这实际上是我们的决策价值和决策影响力。那么决策价值和决策影响力的评价主体自然是决策者,它所依靠的或者主要遵循的是一种行政逻辑,是一个决策的持续,是当下政府决策部门所最关心的一些现实问题,它所需要的是一个情况分析和解决方案,这是智库最核心的第一个所应该提供的价值。

第二个价值,可以兼顾的一个价值就是它的学术价值和学术影响力,直接内在体现为我们是否对人类的知识体系做出直接贡献,外在的可能大家都很了解,专著、期刊、期刊的级别、影响因子等等,包括学科地位等等这样一些体现。学术价值的影响力尊重的是学术逻辑,是一个学科的建设需要,它所看中的是理论上的创新和方法上的创新,包括社科院也会对我们这方面有一些要求,包括分级别不同的刊物,它的计分体系,实际上希望我们在这方面提供更大的价值和扩大更大的影响力。我想这是智库应该具备的第二个。

第三,社会影响和社会价值。通过我们的研究能够对社会的认识、共同的认知形成一定的影响,社会价值和社会影响力我想最直接的体现比如说在媒体上不断地发声,包括我们能够对社会舆论形成一定的引导,包括社会价值所遵循的实际上是一个传播的逻辑。它看中的是你对现实热点的一个把握和观点的提炼。

第四,行业价值和行业的影响力。你是否能够成为这个行业的意见领袖,你对行业的发展趋势,未来的走向是否有准确的预测和判断,这也是智库所能够承担的一个功能。

第五,教育和人才。你是否能吸纳有影响力的,能够影响到决策群体的人,你是否能够培育出来未来能够影响决策的人。

这五个方面的价值和影响力实际上坦率地说一个机构一个智库要同时兼备是非常困难的,或者说想要在这五个方面都成为最高殿堂是非常不容易的,几乎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对于一个智库来说,最重要的是你在这五重价值里面以影响决策这样一个核心来进行不同的组合和侧重,比如社科院可能更多的集中在依靠学术研究来支撑决策分析,也就是说我们倾向于前两个价值的组合。对于任何一个智库来说最重要的是想清楚你的使命是什么,你要提供上述五个方面价值的哪几个组合,是A+B+C还是A+C+D这是建设智库最重要的第一个想要思考的问题,也就是说我想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

明确了我们的使命之后,我们靠什么机制什么方式去实现这个使命?这个问题更为复杂,在这个问题中我想大概可以处理好三个关系,同时对这个方面因为目前来说还在探索新的机制,有三个期待。处理好三个关系,第一独立性和权威性的关系。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一部分智库是官方的背景,那么它是靠全部或者部分财政支持,它的独立性经常会遭到一些人的质疑,而民间智库可以有独立的观点、独立的意见,但是往往它的权威性又缺乏,需要得到认可。我们未来需要在顶层机制的设计上怎么样来保证形成这样一个氛围,使我们的机构能够既有独立性又有权威性。

第二个需要在机制设计上思考,研究成果的时效性和严谨性,智库给大家提供的是一个分析报告,那么分析报告所解决的问题,它的逻辑体系包括它的分析框架、分析方法跟我们学术的文章是不一样的,在解决现实问题时效问题是否有严格方法体系的支撑,是否有严密的逻辑分析过程,我想这是需要我们在未来的机制设置上进行考虑和安排的。

第三个需要处理的关系,智库之间竞争性和合作性之间的关系。比如智库有各种各样的类型,刚才说我们可以提供不同的价值组合类型,这些智库之间应该是什么样的,既开放同时又独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在中国旅游研究领域有了一系列智库,未来怎么样发挥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我想这也是值得在机制上进行探索的。

关于未来中国智库的发展有三点期待。第一,期待有成熟的思想产品市场,智库最核心的实际上套用现在时髦的话,从供给侧提供思想产品,供给侧的提供是否有效,是否能够真正推动这个领域决策的发展、研究的发展,它取决于思想产品的市场成熟程度,思想产品市场成熟程度有很多比如是否形成有效的充足的需求,是否有科学的甄别体系,是否有充足的合格的思想产品生产者,是否有合理的交换思想产品的交换机制,是否有健康的竞争环境,在未来这都是值得期待的。这个不仅取决于每一个智库和智库的从业者供给方的努力,也取决于思想产品需求方的发展,因为是一个很难以制度化的过程,是一个非组织化的过程,它应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是我个人的第一个期待。

第二个期待,期待未来我们不同的智库之间能够有更紧密的不同方式的合作,共同来推动这个思想产品市场的成熟。

最后期待的是我们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智库和智库从业人员,不仅能够成为中国旅游智力思想和政策主张的提出者,成为中国的旅游理论创新和方法创新的开拓者,也成为在政府的旅游决策和旅游科学研究之间的一个沟通者,同时也成为我们能够向世界传播中国研究声音的传播者。我想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下,这个也是可以期待的。每次说智库的时候往往要拿美国举例子,拿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和兰德公司做例子,我也在美国期间深入研究了它们的发展,深刻体会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智库也不是一日之功。布鲁金斯学会是1916年成立的研究所,经历百年的风雨走到今天成为今天的第一智库,兰德公司也是一样,二战之前默默无闻,直到准确预测中国会出兵朝鲜,前苏联发射第一颗原子弹之后才引起了政府包括社会的广泛关注,只有我们真正拿出成熟科学的思想产品才能够赢得智库在社会中的地位,才能够不辱使命。

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