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民族村寨旅游地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与实证

原标题:李瑞:民族村寨旅游地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与实证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贵州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副教授李瑞博士发表主题演讲《民族村寨旅游地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模型与实证——以社区、政府和企业力量导向模式的比较研究》,以下为文字实录:

很高兴参加2016年中国旅游科学年会,感谢中国旅游研究院给我十分钟展示一下我们课题组,结合贵州典型民族旅游村寨这么多年的学术成果进行汇报:民族村寨旅游地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模型与实证——以社区、政府和企业力量导向模式的比较研究。这个选题得到去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即将在2016年第八期《地理学报》中文版上刊载。分下面五方面跟大家汇报。第一,选题背景与意义,第二案例地概况与主导模式。第三,概况模型预结构模型的构建与修正。第四,影响机理的过程。第五,研究成果的结论创新点和今后的不足以及展望如何思考。

乡村旅游精准扶贫是当前贫困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旅游地乡村旅游建设和发展的重要内容,通过精准扶贫实现最终的脱贫。当前在民族村寨旅游地开发目标和理念上面仍然存在着企业和政府追求短期政绩和旅游经济效益的问题,而并非真正对村寨的社区发展提供更多贡献,导致扶贫的目标错位陷入一种旅游扶贫越扶越贫的怪圈。我们调研组在调研当中确实发现,参与村寨旅游发展的不同利益群体当中,村寨居民天然处于一种弱势地位,更加对村寨社区发展与民族自身认同的社区认知、旅游发展的主观期望的态度、参与村寨旅游发展的层次和深度,尤其旅游发展主体有效性的根本保障均产生不同程度的主观满意度认知。如何在国内外已有的研究成果基础上进一步从影响机理的视角定量分析一下满意度的理论问题,并以不同力量导向模式对认识进行实证分析,从而为切实反映民族村寨旅游地村民的获益态势、质量、效果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是关键。

为此我们选择了贵州省黔东南州苗族侗族自治州上郎德苗寨和西江苗寨、安顺市平坝县天龙屯堡三个典型的民族村寨旅游地作为样板地开展我们的课题研究。三个民族村寨的旅游地主导开发模式,上郎德苗寨采取松散型的全体社区成员自愿参与的,以计工分的方式进行分配的社区核心力量导向模型;而西江苗寨更多采取以政府投资为主,政府成立景区管理局、景区旅游公司对其直接进行管理经营的这样一种政府核心力量导向的模式;天龙屯堡采取外来资本进入,组建了旅游开发公司,按照公司经营管理的制度运行的企业导向模式。

我们根据案例地开展研究,首先构建了一个概念模型,课题组于2014年5月1号到7号赴上述三个民族村寨度假旅游地对有关的干部、参与旅游经营的业主包括非遗传承人等村寨精英以及部分参与旅游发展多年和没有参加旅游发展的村民42名人士进行深度访谈。我们根据访谈的情况,用语义网络分析法把回答的方法用语义网络图构建出来,基于网络语义图的结点和关系链,构建影响机理因素的概念模型。得知贵州的典型民族村寨旅游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主要是遵循了这样一种逻辑路径,从社区认知到发展期望到社区参与到增权去权感知、满意态度到支持行为这样一种逻辑路径。其中主要的动因动力在于认知驱动、获益驱动、行为驱动和中间感知的作用动力。同时为了定量更好分析不同的主导力量模式的民族村寨旅游满意度差异,需要从结构模型的角度来构建,为此我们参考了有关的研究文献以及实地深入访谈调研的基本内容,根据这样一种概念模型的逻辑路径构建出了居民满意度影响机理因素的结构模型。同时根据这样一个结构模型提出四项验证性假设和十项开拓性假设。我们要对这个结构模型进一步进行修正,这个时候就要对结构模型M1当中的解释变量、中介变量和结果变量的94个变量进行问卷调研的观测变量分析,目的是对我们的构建模型是否科学、是否合理进行论证,为此开展了大规模大量的入村寨调研,时间在2014年7月5号到8月29号,赴上述三个村寨发放问卷23500份,有效问卷是1853份,有效率78.9%,应该说这个工作做得非常辛苦。

根据构建的结构模型M2对这样一个模型影响因素的相关指标进行了统计学上的检验发现,我们的课题组提出来的民族村寨旅游地居民满意度的影响机理因素结果模型可以应用到不同的村寨类型上去。我们同时也要将这样一个结构模型的区别有效性进行检验,目的是能够将这个模型更好地具有一种跨样本的稳定性分析,因此我们从几个因素的纬度对这样一个概念模型和结构模型进行了综合分析。

运用结构模型进行影响机理因素关联效益的分析,得出三个不同民族村寨旅游地结构模型图。上郎德苗寨、西江苗寨、天龙屯堡,我们发现通过验证刚才提出来的H1—H4的验证假设,各民族村寨的四项验证假设结果存在差异,这三个民族村寨居民地方依恋对居民满意度均存在显著差异,上郎德苗寨和西江苗寨居民民族认同对居民满意度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这三个不同类型的民族村寨旅游地的居民他们的满意度支持态度均有显著正向影响。通过验证H6—H13的验证假设发现,西江苗寨、天龙屯堡和上郎德苗寨有显著的正向和负向影响,同时居民民族认同和社区增权与去权感知有着显著的正向和负向影响。最后验证H14—H15发现,三个苗寨的社区增权对居民满意度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同时西江苗寨和天龙屯堡的居民社区去权感知也对当年的居民满意度有着负向影响。

在前期的论证验证基础上来构建三个民族村寨的影响路径系数图及其影响机理,这是最后总结出来的社区力量导向型民族村寨旅游地的影响机理。首先社区依赖及其认同和民族认同承诺的社区认知,到直接间接和深度社区参与,到社区经济、政治心理社会文化和环境增权中的中间感知到居民满意度到支持行为的这样一个发生过程。西江苗寨的政府力量导向型的民族村寨旅游地的影响机理大致是这样的,首先是社区依赖、民族认同承诺的社区认知,到民族社区和自我发展的期望到直接和间接社区参与到社区经济心理社会环境增权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去权的共同中介作用,居民满意度到支持行为的路径发生过程。

以天龙屯堡的企业力量导向型的民族村寨,大致遵循社区依赖及其认同还有民族认同探求及其承诺的社区认知到社区发展民族意识与文化传承和自我发展期望,到直接间接和深度社区参与再到社区经济、心理、环境、政治、社会、文化增权与经济、政治、社会去权的共同的中间感知到居民满意度这样一种路径过程。

这篇论文的主要结论表现在以下三点,首先社区认知发展期望、社区参与增全感知到居民满意度支持行为,这个是民族村寨旅游居民满意度整个发生逻辑路径,它们之间的作用动力有认知驱动、获益驱动、行为驱动和中间感知,同时有四个到六个影响因素包括居民地方依恋、居民民族认同、居民发展期望、居民社区参与对社区政府和社会核心力量导向模式的居民满意度产生了直接或未直接的影响效应,而政府和企业核心力量均不同程度收到了居民社区增全感知和居民区权感知的中间效应影响。其中政府的去权感知效应要明显强于企业的增权感知效应,后者则反之。根据这样的概念模型逻辑路径结合刚才提出来的关联效应和相应的机理分析发现,社区、政府和企业核心力量导向的民族村寨旅游地的居民满意度机理存在明显差异。

课题的创新点,首先从影响机理的视角构建和修正了概念模型和结构模型,这比以往从影响目的地旅游发展、居民经济社会、文化等表层结构要素来构建旅游地居民满意度评价体系,缺乏对模型体系可靠性和有效性的稳定性研究更为深入。第二,引入居民社区增权感知和去权感知作为结果模型的中间变量,更好地测度和评判旅游地居民对个人和社区产生的积极和消极效应,真正透视出居民参与旅游主体地位有效性这一根本问题。

第三,以不同力量导向模式的民族村寨旅游地为案例地,比以往的单一民族村寨或者单一社区的多个民族村寨的旅游发展感知态度的静态因素研究,而缺乏一种动态机理的深度研究,更具有指导价值。今后更多从理论角度进行解释,同时从进一步社区增权的角度对居民满意度的影响效用和影响机理进行更深入更重点的分析,同时我们今后要多开展一些深入的历史性分析,而不是共识分析,由静态监测推向动态监测。

这是2013年、2014年赴三个村寨旅游地进行深度调研和问卷调查的基本情况。

谢谢各位专家和老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