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研讨:青年学者的成长与创新

原标题:圆桌研讨:青年学者的成长与创新

2016年4月29-30日,第八届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唐拉雅秀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年会以“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旅游智库建设”为主题。以下为圆桌研讨“青年学者的成长与创新”部分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中国旅游研究院区域所所长马晓龙博士

研讨嘉宾:

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后王良举

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后彭建

桂林理工大学旅游学院王志文博士

东北财经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王恩旭博士

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柯欣博士

王良举: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的王良举,我本身也是安徽财经大学旅游管理系的一名青年教师,非常高兴今天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交流。

彭建: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博士后彭建,同时也是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的老师,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交流青年学者的成长问题。

王恩旭:各位领导老师大家上午好,我来自东北财经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的王恩旭,很高兴在今天这样一个上午和大家一起交流研讨主题。

王志文: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是来自桂林理工大学的王志文,现在在读东北财经大学博士,目前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旅游体验和集体记忆这块。

柯欣:大家好,我是柯欣,来自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现在主要的工作是基于大数据的用户行为研究。

主持人:在微信上不断被青年教师加入到各种微信群,有一个名字叫“青椒”。先有请王博士和彭博士谈一谈,是不是真的像青年学者在网络上传播的那样,我们过得很苦,我们过得很累一样?

王良举:实际上我也加入了一些微信群,每天很多青年学者在微信里面发布不同的声音,就我自己来看,每个人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就目前阶段来看,青年人处在人生的关键阶段,日常生活包括高校里面的教学科研压力也比较大,现实环境的确是这样,非常困难。每个人都避免不了这种困境,但是我想实际上现在就我自己来说,大多数青年学者可能也有同感,虽然很多人每天好像很忙,经常加班加点。青年学者工作和生活不分,真正投入多少时间做科研,我们自己需要思考。尤其在网上去发布各种小道消息,我觉得还不如自己潜心去做一点研究,不断尝试,最终一定能够有所收获,不一定能够取得很好的成果,但是至少在成长过程当中肯定能够取得一定的回报。我不敢妄称自己是青年学者,只是说说自己的经历,三年以来我博士毕业之后连续获得立项的几个项目,连续申报了三次才成功,博士后基金也是,之前申报其它一些基金项目也是申报两次失败之后去年申报博士后基金修改之后获得立项。只要坚持,一定能够有所收获。

彭建:这个问题因人因地来讲,在北京、上海、广东这样的一线城市,高校青年老师的压力很大,北京高校青年老师的考核要求还是比较高的,每年课题的数量、成果的数量都有考核。北京生活压力很大,节奏又很快,我们跟同龄人相比,有些在地方上没在北京,相比之下在北京你的身份附着很多,跟你的回报相比而言不是很相称。青年教师确实在高校里面是迫切需要关注的群体,应该给他们创造更多的机会。青年老师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从青椒到老辣椒,成为业界的大牛大咖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需要坚持,我跟良举在一起做博士后,他做得非常好,发展的方向是非常不错的,未来期待,需要静下心来。老师,为人师表,不能去追求那些太浮躁的东西。

主持人:相比到高校,柯博士在企业,企业的人很少有这种抱怨的语言说我们很累我们的收入很低,是不是你们的收入很高?

柯欣:一山还有一山高。客观地说相比青年教师尤其我们院同龄人来说,尤其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在同龄人当中我们收入会比学校高一些,这是客观存在的。企业研究来说压力是不一样的,我接触过很多学术界,更多的是一些学术上的创新,企业在这块要求不高,最终看到的是实际的营销效果。比如我们作为研究要看精准营销,因为企业要看效益,或者我们做趋势的判断到底是增、降,市场该是什么方向,哪些影响企业的决策。这些压力更现实或者反馈更快,不是科研上的压力,但是在应用上的压力还是蛮大的。我们虽然是国企,但是也和互联网融合很大,面临阿里、百度各行各业互联网式的竞争冲击也很大,我们的压力更现实一点,更多是生存上的压力。

主持人:比较而言的话,就像刚才王博士和彭博士讲的,如果说在高校里面确实要耐得住寂寞,不像在企业就是投入产出相对轻松一点。

柯欣:不太一样,我接触很多高校老师很辛苦,我们这边加班也是比较正常的现象,实际上我们能不能把产出提升也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这边要很多执行的环节,涉及到方法的设计,压力不一样。

主持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请问两位来自地方的博士,你们有没有遇到这样的困难,如果有这样的困难,有没有分析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

王恩旭:我平时加入很多微信群,大家都在讨论这些问题,我很注意观察一个问题,在群里面积极发言的人他们总是在抱怨一些问题可能他们也是平时最努力的人,你看他们的科研成果,他们取得很多科研成果,大家都是在努力中取得的成果,大家都很不容易。我爱人平时科研做得比我好,评审基金项目我也看,每年评审十个,这里面要选择三到五个,我看到有一些写得特别好,第一眼看到有一个写得特别好,之后打分有一个比较,它得最高分,等结果公布的时候去查的时候发现我们打分高的我们认同的都是大家普遍认同的,可能有一个排到第四第五,大家有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他就没有上,好的东西我认为一定是会上的。这个过程中我们青年学者成长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但是与我们自身的努力与自强不息的精神还是很有关的。面对这样一个竞争的环境,我们自身的强大,首先自身做好,然后再去说外界环境怎么样艰苦,这样才是一个合理的平衡关系。把自身做好,再去考虑外界环境对我们的影响,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王博士,你同意这个王博士的观点吗?

王志文:刚才大家讨论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句话:人不知而不愠。人家不了解我不生气,有一个学者说这个愠是不去抱怨,这是最高境界。我和王恩旭代表着地方,代表不了任何人只能代表我自己,苦不苦?穷不穷?穷肯定是穷的,我个人觉得生活过的去,现在做的事情是我想做的,生活也不会太苦。

至于说到问题有什么困难,我是桂林理工大学的,当下最重要的困难我个人觉得还是我们的学科地位问题,虽然桂林理工大学旅游学院是一个独立学院,前两天有人发了国家认定的一级学刊,《旅游学刊》的影响力如此之高结果没有在一级学刊里面。去年12月份中山大学召开一级学科的论证会,说明我们广西这样一个地方或者地方院校而言,如果旅游学科的地位上不去,我们永远被工商管理压着,我们永远没有出头的那一天,最大的困难还是说旅游学科怎么办。中国旅游研究院戴院长引领理论界和实际怎么结合,最大的困难希望中国旅游研究院和旅游学科真正跟上一级学科,让我们名正言顺的地位更上一步,这样相信我们在地方做起事情来更有底气一点。

主持人:从大的环境来讲如果说旅游的一级学科没有形成的话,对我们每个人的成长或者对每个人的未来都是很不利的事情。如果从成长和创新的角度来讲,我们要考虑一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自己要努力是一个基本前提,另外需要外部环境更加优化,能够为我们的努力,能够为不断持续的研究坐得起这个冷板凳提供好的发展环境。从这个角度来看,柯博士来谈一谈,一个是我们自己要努力,另外在环境为我们努力能够提供一个平台方面,对我们所处的环境或者外围的环境有什么样的期望?或者怎么做会做得更好一点?

柯欣:其实我主要在国企工作,国企的环境大家印象中都是负面居多,什么体制僵化,流程缓慢,跟朝夕蓬勃的互联网机构无法相比。我谈点个人感觉,各个环境都是有它的优势和劣势,比如国企跟大家常规中的印象是存在的,但是也有它的好处,分工不太明确,不像私企相对很专,我们这边会有很多交叉性的工作,更容易让年轻人掌握大局的情况,这个对于眼界的开阔和意识的提高还是有帮助的。有人的地方就是有江湖,如何争取到自己更大的间和平台,关键要认识环境理解环境,比如在这个环境下的考核体系、评价体系是什么样的,如何做到什么样的结果就能为自己争取到什么样的资源,这可能是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要思考和努力的地方。有时候需要有一些运气,有时候需要自己努力去争取推动,这是我的感受。

王良举:来北京一年多接近两年,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我本身在地方高校工作,现在旅游学科的地位在财经高校的局面非常困难,面临着生存的压力,来了研究院之后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研究平台,非常感谢研究院提供这样的机会,我们以往在高校里面很难获得太多了解旅游产业实践的机会,来了旅游研究院一年之后有大量的机会,感觉非常辛苦,但是这样的一些经历对于我们年轻人成长来讲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年轻人大多数资力比较浅,没有多数资源,年轻人大多数是单打独斗比较多,不是说不行,但是难得取得连续性的成果。年轻人更多的还是要加入比较良好的学术平台或者很好的科研团队,这个对自己的成长更有帮助,有助于更快地去成长。

主持人:彭老师在旅游系里面做领导做主任,在这方面应该有更深的感触,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平台形成一个聚集体,这样会更加有利于我们的成长,更加有利于我们的创新?

彭建:这个平台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学科的地位,刚刚王良举讲的我深有同感,现在全国的旅游应该说过得最好的像中山大学张院长在这儿,中大的旅游学院非常不错,办得非常好。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旅游学院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国家很多的旅游专业都是依托其它学科,有地理、管理是最多的,民族大学应该说旅游专业确实过得非常艰难,跟大家吐吐苦水,这是实话。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在研究生层面旅游管理能够独立出来跟工商管理平行或者有更大的空间,相信对于中国青年的旅游学者来讲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我非常期待,但是需要假以时日。相信在中大的号召之下,大家呼应,这一天还是可能到来的。

青年学者的成长创新问题,我也谈一下自己粗浅的看法。这个环节一开始张院长提到咱们今年的年会三个“新”,第一个“新”设了全新的板块,我这两年确实每年都来参加这个年会,感受今年在第二天的议程确实非常独特,这个板块的设置也体现了咱们研究院对青年学者的关注,大家都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命题。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青年学者的成长在中国来讲包括上午发言的肖博士也提到一点,我们要构建本土化的中国的理论,青年学者的成长要依托或者随着中国旅游业的发展而一起成长,这个很重要。现在很多人在做研究的时候在选题的时候更多把国外的理论拿到中国来用,我们中国有自己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面临很多新的问题,可能在别的国家没有出现过。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加以研究,因此随着中国旅游业的成长,这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青年学者在做科研选题的时候一定切合中国旅游发展重大的战略问题和现实问题去做这个研究,这样能够积极投身到这个旅游当中去。我当时决定到研究院做博士后的时候,戴院长对我们提出过一些期望,高校老师都是游离于理论的范畴,结合实际脚踏实地很虚很空。我跟良举,戴院长给我们很多机会参与到项目的研究当中去,我们确实有很大的提升。以前不了解这个世界,现在更关注也更了解这个行业的发展。在选题的时候包括成功率方面有非常大的提高,我之前学自然地理,以前积累比较少,以前报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但是不见得是国家感兴趣的话题,后来慢慢开始调整,这两年有一些比较好的起色,搭上中国旅游发展的这艘大船,你就能够更好地获得成长的空间。

除了选题以外还有理论的创新,理论的创新中国的旅游发展面临着非常不一样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我们在独特的成长过程当中有一些很独特的新的问题,结合这些问题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是不能照搬,实现理论的创新和重新的建构,这是第二个感受。

第三,成果的输出。现在的研究成果青年学者有很大的潜力,而我们现在做的成果拿到国际上讲,在国际上为中国旅游的成果争取更多的话语权。随着中国旅游的成长不断提升自己,这是青年学者今后发展时要去关注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今天参加青年学者成长与发展论坛有很多的年轻人,还有很多没有毕业的在学校里面正在学习准备毕业正在找工作的青年学者,最后把这个机会留给两个年轻的王博士,从有利于他们成长,有利于他们创新的角度出发,给他们提一些建议,就业也好,怎么成长也好,怎么创新也好。

王恩旭:现在青年旅游教师的数量在逐渐扩大,因为旅游专业的博士在逐渐增多,每年都有很多新人进入到旅游教育行业,前面几位博士提到我们旅游学科创建一级学科是很重要的平台,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谈一下这个问题。前一段看了一篇论文“游客社会凝思与认同”,自身认同与社会凝视这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怎样才能为创建一级学科搭建一个平台?社会认同很重要,这是老一辈旅游人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也是青年学者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这是给我们自己创造一个空间创造一个外部环境很重要的机会。教育部出了新的教育目录期刊为什么没有旅游?旅游专业在本行业的就业人员以及社会对旅游教育专业的认同,青年学者旅游信息化捕捉这个能力非常强,教育过程中首先向我们的学生传递一个信息,我们旅游产业在逐渐壮大,我们旅游业不单单是原来去旅游了,去旅行社了,现在大型的旅游集团都设计了旅游板块,比如万科、恒大、携程,我们的学生面试恒大、万科、海航,都进入这些集团,还有万达集团有一些旅游规划院,都需要很多高端人才。我们不单单是旅行社、酒店、导游,我们首先向家长传递,家长再扩散社会认同这个大的环境,教育部门的领导也会认同,为我们创建一级学科搭建一个平台,有了平台青年学者成长有了更好的环境。

王志文:大众旅游已经说明一个问题,我们国家对于旅游人才的需求已经到达了一种非常紧迫的地步。进了高校大家不用担心钱的问题,钱花不完,你到了时间花不完,把钱退回去,大家有美好的愿望,千万不要转行,这个行业这个学科肯定是大有前途的。

就青年学者而言,旅游研究院之前总结了中国旅游研究30年基本的情况,就现在的青年学者而言,应该营造真正旅游世界里面的话语权,刚才学者在上面讲的时候,之前和其他人聊也讲到旅游研究经常出现鸡同鸭讲,关键是研究方法的问题,定量研究还是定性研究,怎么变成旅游学科研究最根本的话语权,这是其一。第二,青年学者理论这块是不是时不时出现一些东西,一些国外像《大众旅游》已经翻译成中文,但是现在为止很少听人谈及,青年学者一方面话语权的把控,另外就理论形成咱们自己的基础,我们才有底气去说话。呼吁更多的青年学者把经典的旅游方面的书贡献到微信群里面,激励旅游行业的后备力量。

主持人:青年学者的成长,自我努力是必须的,一个好的环境是应该的,希望一起努力通过我们的脚踏实地研究,让旅游变成一级学科,让旅游学院受到重视,谢谢各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