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斌在2016中国旅游科学年会上的总结演讲

原标题:戴斌在2016中国旅游科学年会上的总结演讲

4月29日—30日,2016中国旅游科学年会在北京召开。年会由中国旅游研究院主办,本届年会主题为“大数据、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年会上,围绕主题,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作了同题演讲,全文如下:

大数据、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

·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 戴斌

去年这个时候,随意抓了四幅图,谈了自己对于四个半天会期的观感,并以“相信”为题与青年学者共勉。这次年会的主题是“大数据、旅游研究与智库建设”,时间只有三个半天,主题厚重,且内容丰富,故找来六幅图片以助聊兴,实是有定无意间的遇见。

1

所有经典原不过是时间的结果

看见这张图立刻就想起了某部经典港片,如果不怕暴露年龄的话请举手。是的,是王家卫1994年的电影作品《东邪西毒》,张国荣、梁家辉、梁朝伟、林青霞、张曼玉、刘嘉玲等巨星联袂主演武侠片。可是我曾经反复看了数遍,看过来看过去却看不见“武”,只看见了“时间”。在王家卫的江湖中,最厉害本来就不是武打的功夫,甚至也不是爱情、友情和亲情,而是时间。事实上,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字就是《Ashes of Time》,在座的很多青年学者都是获得Ph.D的,对英语的再理解应该比我更好才是。

去回顾一下那些经典的画面和不愿意忘记的台词,哪一句不与时间有关啊?“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她却觉得很重要”;“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会变的”;“我一直以为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22年过去,当年风华绝代的角儿,有的逝去了却一直被追思,有的由当红小生成长为实力派影坛巨匠,有的顾念着自己生活的精致,有的转型去做了商人,有的则应了舒淇的那句,“你还不是嫁给了别人”。年轻的时候,聆听这些声音,沧桑而美丽,似懂非懂。岁月的轮子辗过我们十遍、二十遍,还是愿意让它们叩击心灵,只是现在的我们,真的就懂了吗?

一晃这个年会8岁了,8年来多少讲者上了又下,观点起了又落,更多的年轻人来了又走了,只有时间没变,就在这里悄无声息地筛选着学术的价值,等待着经典的到来。

2

最不可靠是才华

《我是歌手》年度决赛,老狼带着照片里的人去了现场。与其说是参加比赛的,倒不如说是来表演某个艺术事件的。看到丁武、高旗、周晓鸥、栾树、陈劲,还有汪峰他们以纪念张炬的名义聚站在老狼的身后,竟然联想到《老炮儿》里的拿着不合时宜的军刀的六爷,还有他身后的闷三、灯罩儿、话匣子等一众兄弟,欲与吴亦凡为代表的二环十三少们对决。两幅画面叠加在一起,并无什么违和感,就连结局也差不到哪里去。不是前者的才华消失了,不是粉丝喜新厌旧了,甚至也不是他们自身不努力,只是凸显其才华的时代变了。座儿都不在了,舞台就不是你的喽。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说清楚现在的时代比过去变得更好,还是更不好,唯一能够看清楚的是新时代确确实实地来临了。

生活在三十年前入境旅游黄金时代的资深导游,很难理解蚂蜂窝的小伙伴们在那么文艺范儿的798办公区里敲敲键盘、码码字、上上网,怎么就成了旅游从业人员。那个时代的星级酒店经理人,同样无法理解七天这家经济型酒店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拥有近20个品牌、价值超过100亿元的铂涛酒店集团。现在也有很多业者无法理解途家、去呼呼、小猪、蚂蚁、住百家这样的非标准住宿,怎么把共享经济的逻辑变成数十亿美元市值的“独角兽”公司。

因为与实践的距离,特别缺乏承担市场真实风险的压力,再接地气的学者也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旅游企业家,但是我们拥有完整学术训练而来的逻辑,拥有基于数据和案例的洞察力,特别是拥有距离带来的历史纵深感,所以才可能在服务产业的基础上,对自己提出“以学术思想引领旅游发展”的更高目标。实话说,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需要学者的智商、情商,或者说才华,需要后天持之以恒的艰辛努力,更需要看清时代的大势。在这个大众旅游、大众创业的时代,如果我们继续满足于发论文、拿基金、评职称、做博导、培养博士这样的传统学者成长之路,如果我们走入实践却没有意愿和能力在财富、权力、声誉面前保持学术的尊严,那么终有一天会发现这个舞台已经不属于我们。到那个时候,除了《伤仲永》之类的叹息,还能有什么自我安慰的法子呢?

3

天若有情天亦老,或者不动声色的逻辑

新年伊始,手机被一只“狗”(AlphaGo)刷屏了。在一场“人机围棋大战”中,这台人工智能机器人41战胜了世界顶级围棋选手李世石。所谓的人工智能就是让机器人模拟人类的反应和行为。更重要的是,它会自我学习,即根据结果不断修正算法。就是说,如果让这台阿尔法狗不断地和围棋高手下棋,它的水平会越来越高。其背后的逻辑则是统计学与大数据科学和技术的应用。

由于学科背景的局限,我只能从收集、分析和解释数据的角度对统计学做些入门的理解。比如统计学重点研究的问题包括某事件发生的概率、条件A与结果B是否存在关系、甲和乙是否存在显著差异,以及从样本推断总体。再往下说,在晓云、仪亮这些同事面前就要露怯了。不过对文科男来说,理解到这个程度似乎也足够了。正是这些看上去不动声色的逻辑让人们对这个纷繁复杂的旅游世界有一些理性的认识和独立的见解。在经历了知识普及、观念渗透和学科建构的阶段以后,我们将发现统计学和大数据在旅游研究和智库建设中的基础作用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离开了逻辑与理性,旅游学者在与实践互动的过程中可能连质疑的勇气都会失去了。

学者终将发现这只“狗”对人的战胜,不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意味着逻辑、科学和专业的自信。当且仅当我们建立一套逻辑自洽,并有自我学习能力的当代旅游发展理论体系,旅游研究也好,智库建设也罢,才会有不可轻易动摇的目标,才会有学科、机构和学者个人成长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4

一门科学只有当它达到能够成功运用数学时,才算真正发展了。

对于大部分旅游学者而言,可能面临的挑战可能不是学术思想的竞争,而是学术思想和专业理论形式化的竞争。第一代旅游学者没有外语不行,第二代旅游学者没有专业不行,下一代呢?可能没有数学基础也不行吧。比如大众旅游时代特征的把握,过去主要是定性描述和经验表述为主,比如“爆发式增长、排浪式消费、无边界产业”,比如“人均GDP达到多少多少,旅游消费就进入什么什么阶段”,现在就会遇到类似“死嗑派律师”的较真:增速究竟是多少?同比还是环比?是短周期还是长期的趋势?人均GDP的数据有没有考虑物价、汇率的因素?GDP与人均可自由支配收入是什么关系?有没有考虑财富效应、工资收入等因素?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即需要大数据,也需要对大数据的分析研究。而研究大数据的基础正是数学、计算机科学和统计科学。

这么说并不是要求每一位旅游学者都成为数学家,或者都要去补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课,那是不可能,也不必要的。对于非理工科背景的学者来说,有数学的思维方式和统计学的基本方法就可以了,更多的工作可以通过团队去统筹协调,但是对于包括在座的广大中青年学者来说,该补的课还是要补的。要知道,你要挑战的对象是上一辈的学者,但是竞争的对象则是同辈的学者。再过十年,能够站在这个讲台上的,我相信将是那些能够将自己的学术思想形式化,并在同行和社会上高效率传播的学者。

5

大数据的信号与噪声

无论是社会媒体,还是专业期刊,大数据(Big Data)都是显话题了,甚至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美国启动了“大数据研究与发展计划”,欧盟实施了“开放数据战略”,举办了“欧盟数据论坛”。大数据已经成为信息主权的表现形式,正在成为继边防、海防和空防之后大国博弈的新空间。从包括旅游在内的经济领域来看,大数据已经成为创业创新的关键支撑,“互联网+”开始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不了解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旅游研究,别说智库建设了,甚至已经无法顺畅地与业界对话。

昨天上午,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博士关于数据会不会说谎的讨论,事实上在阐述这样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这就是旅游研究和智库建设需要重视大数据,但是也不能盲目迷信大数据。数据固然不会说谎,但是统计指标的确定,数据的采集、清洗和生产加工的过程中,每个一节都可能会有无法平滑的技术误差。研究人员、企业家、消费者和政治家对于数据的使用也会有自己的偏好,并可能因为自己的偏好而有选择地使用甚至调整数据。从这个意义上说,数据有自然或者科学性的一面,也有社会或者艺术性的一面。至少,当某个机构和权威人士说出相关领域的数据,并据此做出研判和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时,其立场和态度至少应当是受到追问的。

就算是技术和伦理的问题解决了,我们也无法百分之一百相信大数据显示出的那些看上去很美的趋势。多数情况下,数据发出的究竟是信号还是噪声,并不是那么容易识别的,而是需要专家学者基于经验或者是“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的专业判断。当大数据的研究结果应用于实践,特别是包括旅游在内的社会实践时应更加谨慎。

6

只想做几块让后人可以踏稳的基石

研究院的另一块牌子——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是经过中央编办批准于去年123日正式挂牌成立的,但是基础则是五、六年前就开始构建了。

这个数据采集与监测中心是刚刚完成的基建项目,加上之前的旅游国家旅游经济实验室一期工程和国家旅游文献情报中心,几千万经费投进去,基本上把旅游大数据的采集、清洗、生产和展示的平台架子搭起来了。可是我清楚地知道,没有基础数据、没有统计分析模型、没有专业团队,它们也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与硬件基础建设同步展开的项目还有包括适应大众旅游时代的统计指标体系、旅游统计工作手册、旅游综合贡献测算手册等底层模块的设计,以及专业团队的培养。在开放和共享的时代,旅游研究和智库建设建设需要与不同部门、不同领域、不同层级的专业人士和管理人员频繁地互动和对话。没有基于指标、概念和方法达成共识的语境,互动和对话是不可能正常进行的。比如你说的贡献率是旅游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我说的是综合贡献,结果就只能是各说各话。再比如国内旅游市场的人次和消费指标,细究起来,就是“纵向不可加、横向不可比”嘛,一定要去解决这个不存在的问题,还不如去造永动机好了。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在大数据、旅游研究和智库建设的战略进程中,人才和团队是核心要素。建实验室也好,做协同创新也罢,都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只重视投资电脑,不重视投资人脑的事情了。

数据、学术、思想、情怀,层层递进或者螺旋式上升。没有后面的升华,数据不可能自发地产生价值;没有前面的基础,情怀只可能是旧式文人的无病呻吟。谨此,也大众旅游、大众创业、大数据时代的青年旅游学者共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