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搜狐汽车·All Blue

撰文/鲍家翔 黄慧中

编辑/黄慧中

前言:

在五六月间,华为所遭遇的境况让AB君感触良多:作为世界各国都在奋力拼搏的汽车产业,中国企业极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攀上世界之巅,接受全球强劲对手的挑战。中国汽车产业必须做好准备,补足短板,补强优势。

作为一个汽车行业媒体从业者,我们能做些什么?帮企业卖车?帮企业做宣传?那是经销商与广告公司所擅长的事情;用好我们善于观察的双眼与点石成金的笔杆,将“对手“的优与劣,得与失,观察、记录下来,留给我们中国汽车从业者,让他们去品评、取舍。所以我们把美国当做了第一站,从这里去发现可以对中国汽车发展有益的内容,我们分为了序章-无激情不创造上篇-仰望星空、中篇-追风逐浪、下篇-脚踏实地、番外篇上-创业不畏艰难、番外篇下-守业不辞辛苦(详情请点击蓝色文字)。而本文将作为这部系列报道的追风逐浪篇篇——《从硅谷带回一粒种子 种下一颗中国未来汽车的梧桐树》,AB君孤身一人,驱车数百公里,数次往返于旧金山、奥克兰和硅谷之间,探访了几乎所有中国造车新势力在硅谷及圣何塞周边的研发中心,希望能够通过这次探寻,为中国汽车的下一阶段发展带来一些灵感与线索,让硅谷今日的成就成为中国汽车明日成功的助力。

硅谷曾经并非“硅谷”

硅谷曾经并非被人们称为“硅谷”,而是圣塔克拉拉谷(Santa Clara Valley)。地理位置上北面起旧金山湾,南面可达圣何塞,属地中海气候,夏季干燥少雨,日日艳阳高照,冬季降水充沛,湿润但不过分潮湿。走在硅谷的大街上,阳光明媚、绿草如茵,内心更多的是一份平静,如果驱车几个街区,就能驶进了斯坦福大学校园,这里的平和与惬意,与旧金山、洛杉矶、纽约(中心城区)的嘈杂混乱形成鲜明对比。所以它成为美国最吸引高新技术人才移居城市毫无悬念。

从另一面讲,说到硅谷(Silicon Valley)这个名字,在很多人眼中,它是“高精尖”的代名词,是前沿技术的诞生地。AB君非常认同这样形容硅谷的一句话,“它代表了一种新的开发模式,即不同于工业化时期主要对地域和物质资源的广度开发,而是后工业化时期对信息和智力资源的深层开发。”以汽车行业为例,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将不再仅仅是以往发动机、变速箱的机械式升级,而是构筑了互联网与智能化内核的灵魂层面的进化,就仿佛曾经手机从诺基亚时代转变为iPhone与安卓机一样,这背后是以硅谷企业为代表的创新型企业智慧赋能。

不过,曾经的硅谷并没有如今日这般高大上,其前身是美国的水果基地,并没有太多工业基础,直到20世纪初,该地区因为临海,部分土地被在附近驻扎的美国海军和国家航天委员会征用,才开始聚集了一些为海军提供服务的公司和为航天服务的公司,但与今日硅谷的高新科技形象相差甚远,可以说今日局面的形成,好似星火燎原,背后的源动力是创新力量的逐渐崛起。

二战结束后,硅谷周边的大学生毕业后都去美国东部,如纽约、新泽西等现代化东部沿海城市寻求发展。为了解决难以挽留人才的问题,当时斯坦福大学的一位名叫Frederick Emmons Terman 的教授,选择在大学里选择了一块很大的空地,建立了可能是人类最早的初创企业“孵化器“,并设立特定方案,来鼓励学生们在当地发展事业。另一方面,斯坦福大学将自身的部分土地以低廉的价格租给许多创业型技术公司,此举不仅满足了自身的财政需求,也为毕业生提供了更多本地的就业机会。

特别值得铭记的一段佳话是“硅谷车库文化“的兴起,在Frederick Emmons Terman 教授538美元的资助下,他的两个学生威廉·休利特,戴维·帕卡德,在一个车库里建立了与海军没有任何关系的高科技公司—惠普。虽然美国的车库文化并非由惠普为开端,但硅谷的车库传奇由此拉开序幕,包括后来的微软、苹果与亚马逊,皆由车库而始,后世便把惠普发源的车库作为硅谷发展的见证,最终被美国的加州政府公布为硅谷发源地,现在已成为了硅谷参观旅游的重要景点。

惠普公司创始人:威廉·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

直到1971年,“硅谷”才被美国记者Don Hoefler第一次提出。因为这里(圣塔克拉拉谷)是从事生产半导体、集成电路公司的聚集地。这一时期,集成电路的发明和逐渐商业化,为后一阶段生产微型计算机奠定了基础。随后又慢慢成为了半导体、集成电路微处理器和个人PC的集中生产地。当诸如惠普、仙童半导体(Fairchild)等这些有着许多新观念和新思想的初创公司出现的时候,风投公司也逐渐嗅到了商机。1972年,第一家风险资本在毗邻斯坦福大学的Sand Hill落户,渐渐的越来越多的风投机构驻扎于此,吸收了资金的公司渐渐的茁壮成长,而硅谷作为这一地区的新名称渐渐被人们接受。

Fairchild仙童公司的员工照片

随后在80-9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软件产业的兴起,例如英特尔、苹果等公司纷纷选择将总部设立在此处。不同于前期的制造半导体、集成电路、微机等制造公司,软件业在创业时属于投入较小回报较高的产业,而集成电路产业结构也向着高度专业化转化,开始形成了设计制造业、封装业、测试业独立成行的局面。硅谷在这一时期越来越向设计和发明的知识中心转型,一些制造业和封装业又逐渐分散到临近各州和第三世界国家。这些都加速了硅谷的非物质化进程,使硅谷率先进入了“信息社会”。

从90年代中期到现在则是我们更为熟悉的一个阶段,这也是所有技术发展至今的集大成阶段。技术的迭代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消费方式和思维方式。这片土地聚集了教育、风险投资、科技、互联网等不同行业的公司,这又反过来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全球各国的精英前赴后继的涌向这里,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硅谷”才成了人们心目中的高新技术代名词。

华人工程师:在硅谷舍不得离开的原因太多 核心是文化

回顾了硅谷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不同的产业在这里扎根发展,形成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硅谷。如今由硅谷引领的技术创新又开始辐射至更多产业,比如说汽车产业。在以前,汽车只是一辆辆独立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代步工具而已,随着物联网的发展,汽车正向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方向高速发展。作为全球创新中心之一,硅谷也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全球车企巨头们,建立智能技术研发中心的首选基地。此次AB君孤身一人驱车数百公里,往返于旧金山、奥克兰与硅谷这三城之间,走访了几乎国内所有造车新势力在硅谷的研发中心,希望能够从这里工作的人们口中,探知硅谷成功的秘诀。

X先生是在小鹏汽车工作的一名工程师主管,他来到美国已经十几年,此前在半导体公司供职的他,受到汽车智能化大潮的感召,加入小鹏汽车后负责智能驾驶方面的研发工作。在其看来,硅谷的成功是软件(文化氛围)与硬件(集群优势)共同发展的结果。

前文我们提到,斯坦福大学为硅谷的崛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工程师X认为,其实除了斯坦福以外,硅谷地区还有包括圣克拉拉大学、圣何塞大学在内的8 所大学,9 所专科学院和33 所技工学校,他们在硅谷的发展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根据数据统计,这些大学培养出的博士占加州博士的1/6,而加州又是全美博士最多的一个州。X工程师认为,与东部传统大学不同的是,硅谷周边这些大学都是“研究型大学”。老的名牌大学如哈佛、普林斯顿大学等都是以培养领导人才为主,注重人文学科和道德价值;而硅谷的大学则以培训科技人才为主,注重科学和工程领域,并强调与企业的结合。所以,大学作为硅谷的科学技术基础,在硅谷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正是因为建立在产学研结合的模式之上,因此吸引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汇集于此。

说到华尔街,大家都知道金融业。说到麦迪逊大道,大家都会想到广告业。但说起沙丘路(Sand Hill Road)可能大家并不是很熟悉,因为这条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大街很少会像前面那两条路一样频繁出现在各种新闻和影视文化作品中。不过,它的地位对于硅谷而言是举足轻重的,工程师X告诉AB君:几乎全美所有的著名投资公司都在这条街上设有事务所,全美1/3的风险投资金额都源自这条街。

资金对于企业的发展,如同血液之于身体,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对如惠普、仙童、苹果、英特尔等的发展壮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关键作用,如果没有Terman 教授的538美元,便不会有今日的惠普;如果没有这些风险资本,集成电路、微处理器、个人电脑等高科技的发展就不会发展的这么快,硅谷在某种意义上就不会有今天的历史地位。

“当企业拥有了资金,好的技术就可以顺利的在这片土壤上得到兑现。”小鹏汽车工程师X颇有感触的说。

原蔚来汽车研发专家,原宝沃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现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公司Roman Roads联合创始人、CEO 邢舟告诉AB君:“在硅谷,每2-3年就有新事物出现,像自动驾驶。最开始可能是一些公司在做,然后慢慢很多初创企业也开始做,就是形成了一种技术潮流。但是你要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人才会慢慢汇聚而来,一方面来自周边的高校与企业,另一方面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人才也都会汇聚于此。只要资金和品牌到位,在硅谷这片土壤上就能迅速地组成一个团队。”

他认为,吸引人才并把人才牢牢留在硅谷的是这里的文化。“这里的人最崇尚的是把事情做成的文化,大家普遍都抱着一种研究和致学的态度在做事情。抢风口、赚热钱在这里会遭到鄙视。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聚集在此的许多科学家、工程师和编程工作者们,大家的地位主要靠作品说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喜欢干事的人聚到了一起,就容易出成绩。不过你也会发现见了女孩子不会交流的人在这里比较多”,邢舟笑着说到。

当然,作为美国最为成功的高级技术产业区,随着产业集群的效果越来越明显,它的发展也离不开政府层面的支持。据介绍,美国联邦政府通过制定《小企业法》、《小企业创新发展法》等一系列法律政策为硅谷的中小企业提供一定比例的经费,设置联邦实验室和研究发展中心等方式雇佣了许多专家,同时通过军事订货扶持硅谷的发展。加上加州当地对有关保护商业秘密的法律比较宽泛,因此使得跳槽相对容易,这就有利于人才的流动和信息的交流。

“正是因为这里有优秀的教育资源,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以在美国多样化的人文环境中交流、工作,加上政府、风投机构的资金注入,渐渐地这里就形成了一种近乎纯粹的硅谷环境,反过来又吸引更多不同国家、种族的人来到。” 邢舟告诉AB君。文化宛如土壤,让智慧的种子开花结果,文化宛如梧桐,让凤凰纷至沓来。

中国有机会打造一个更好的硅谷

写在最后,通过本次的硅谷探寻之旅,笔者发现在硅谷这片包容的土地上,许许多多的产业在这里诞生、成长、发扬光大;现如今越来越多的汽车企业驻扎于此,或者多年以后,这片土地或许又会像当年半导体的发展一样,促成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等技术的革命性突破,再一次改变世界。感慨的同时也不由得反思,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作为支柱型产业的汽车行业面临着产业转型和市场竞争加剧的双重考验,我们是否可以从硅谷的发展历程中吸收养分,去崛起、去赶超?人才的培养、吸引与稳固,是重中之中。从硬件层面,建立好基础设施、工作配套,从软件上做好致学环境、投资环境、政策环境的建立,并最终形成创新、务实的集群文化,相信,这棵梧桐树的成长便不会太远,随之吸引的“凤凰”大军也会将中国汽车产业的未来引向追风逐浪的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