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患病生命垂危 父亲拿走救命钱

隐秘的大号2017-12-26 15:54:15
1/12

刚满20岁的贺元是河南长垣县人,他从小父母离异跟随父亲生活,家境贫困的他没有消沉,而是发誓凭自己的努力去创造美好的未来,他在当地烹饪学院学技术,毕业成绩全年级第一,正当决心要干出一番成绩时,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让他的梦想破碎了。更令贺元伤心的是,他的父亲在他最痛苦、最绝望,最需要亲情呵护的时候带着他的救命钱无故失踪,从此再也没来看过他一眼。摄客微刊/视觉中国

2016年3月贺元在成都一家饭店实习时发烧不止,实在撑不住了才回到老家长垣县,同年4月在郑州被确诊为M5型白血病。一年多的时间里,贺元经历了7次化疗,数十次腰穿和骨穿,住院20多次。2017年3月17日贺元入舱移植,8月因移植后体质虚弱,他感染了巨细胞病毒,患上了凶险难治的间质性肺炎、真菌性肺炎和弥烂性胃炎,口腔大面积溃疡,肾损伤等排异并发症。

贺元10岁时父母离异,妈妈带着姐姐离开家,而他随父亲生活,父亲抽烟喝酒脾气不好,对他不管不问,他经常连饭钱都没有。在烹饪学院上学时生活困难的他靠在学生食堂打工挣生活费,毕业成绩全年级第一名。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大屏幕滚动播放的中华美食宣传片就有贺元雕龙刻凤的画面。

乐观向上的贺元在校期间还曾担任团支部书记,就业助理团团长、时事政治研讨社社长等职务,多次参与组织公益活动,年年获得奖学金。多才多艺的他酷爱写作、萨克斯、吉他,是校文艺骨干,在学校各种比赛总能拿奖。

16年初贺元到成都一家餐厅工作,短短三个月,所在部门就有提升他为主管的意向,然而一场大病让他的所有梦想破灭了。2016年他看病各种费用累计30多万元,2017年费用高达100多万元,如今贺元依然在死亡线上挣扎。因为骨髓移植治疗使用激素造成四肢消瘦,面部浮肿,长期病痛的折磨让如今的贺元和曾经的他判若两人。

贺元的妈妈李霞是一名普通工人,已经快60岁了,本身也是个病人,靠终生服药维持生命。就是这样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除了她自己住院手术,从没离开过贺元一步。李霞说,儿子很坚强,他入舱移植1个多月后,肛周脓肿感染手术碗口大的创面和腹股沟淋巴结肿大感染手术,当别的病友因口腔溃疡半个月都拒绝进食时,贺元依然忍痛强迫自己多吃饭菜。

化疗的过程是痛苦难熬的,妈妈为了让贺元分散注意力,减缓痛苦便建议他平时写点东西看看书。刚得病时贺元曾失声痛哭说:我那么努力学习,平时在路上碰到要饭的老人,不管他们是不是骗子,我都会把自己刚挣的辛苦钱给他们一些,有时甚至是我一天的饭钱……我这样对待别人,为什么让我得这样的病?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现在看到贺元的状况越来越差,李霞每天以泪洗面。

李霞悲伤的说到,在孩子最痛苦、最绝望、最需要亲情呵护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在去年9份拿着爱心人士捐助的近14万元消失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就连贺元入舱移植生死攸关时发信息想见爸爸一面都没得到回复。贺元对记者说,我刚满20岁,我热爱生活,我渴望活下去,我还有那么多的梦想没有实现,还有那么多好心人的恩情没有感谢!还没有给我苦命的妈妈尽过一天孝心。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小伙患病生命垂危 父亲拿走救命钱

刚满20岁的贺元是河南长垣县人,他从小父母离异跟随父亲生活,家境贫困的他没有消沉,而是发誓凭自己的努力去创造美好的未来,他在当地烹饪学院学技术,毕业成绩全年级第一,正当决心要干出一番成绩时,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让他的梦想破碎了。更令贺元伤心的是,他的父亲在他最痛苦、最绝望,最需要亲情呵护的时候带着他的救命钱无故失踪,从此再也没来看过他一眼。摄客微刊/视觉中国

2016年3月贺元在成都一家饭店实习时发烧不止,实在撑不住了才回到老家长垣县,同年4月在郑州被确诊为M5型白血病。一年多的时间里,贺元经历了7次化疗,数十次腰穿和骨穿,住院20多次。2017年3月17日贺元入舱移植,8月因移植后体质虚弱,他感染了巨细胞病毒,患上了凶险难治的间质性肺炎、真菌性肺炎和弥烂性胃炎,口腔大面积溃疡,肾损伤等排异并发症。

贺元10岁时父母离异,妈妈带着姐姐离开家,而他随父亲生活,父亲抽烟喝酒脾气不好,对他不管不问,他经常连饭钱都没有。在烹饪学院上学时生活困难的他靠在学生食堂打工挣生活费,毕业成绩全年级第一名。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大屏幕滚动播放的中华美食宣传片就有贺元雕龙刻凤的画面。

乐观向上的贺元在校期间还曾担任团支部书记,就业助理团团长、时事政治研讨社社长等职务,多次参与组织公益活动,年年获得奖学金。多才多艺的他酷爱写作、萨克斯、吉他,是校文艺骨干,在学校各种比赛总能拿奖。

16年初贺元到成都一家餐厅工作,短短三个月,所在部门就有提升他为主管的意向,然而一场大病让他的所有梦想破灭了。2016年他看病各种费用累计30多万元,2017年费用高达100多万元,如今贺元依然在死亡线上挣扎。因为骨髓移植治疗使用激素造成四肢消瘦,面部浮肿,长期病痛的折磨让如今的贺元和曾经的他判若两人。

贺元的妈妈李霞是一名普通工人,已经快60岁了,本身也是个病人,靠终生服药维持生命。就是这样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除了她自己住院手术,从没离开过贺元一步。李霞说,儿子很坚强,他入舱移植1个多月后,肛周脓肿感染手术碗口大的创面和腹股沟淋巴结肿大感染手术,当别的病友因口腔溃疡半个月都拒绝进食时,贺元依然忍痛强迫自己多吃饭菜。

化疗的过程是痛苦难熬的,妈妈为了让贺元分散注意力,减缓痛苦便建议他平时写点东西看看书。刚得病时贺元曾失声痛哭说:我那么努力学习,平时在路上碰到要饭的老人,不管他们是不是骗子,我都会把自己刚挣的辛苦钱给他们一些,有时甚至是我一天的饭钱……我这样对待别人,为什么让我得这样的病?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现在看到贺元的状况越来越差,李霞每天以泪洗面。

李霞悲伤的说到,在孩子最痛苦、最绝望、最需要亲情呵护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在去年9份拿着爱心人士捐助的近14万元消失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就连贺元入舱移植生死攸关时发信息想见爸爸一面都没得到回复。贺元对记者说,我刚满20岁,我热爱生活,我渴望活下去,我还有那么多的梦想没有实现,还有那么多好心人的恩情没有感谢!还没有给我苦命的妈妈尽过一天孝心。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