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毒瘤!主脑竟是家庭主妇,成员多为女性

隐秘的大号2018-08-12 15:29:23
1/12

今年3月开始,武义警方组织五批次300多名次警力分赴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福建、湖南、湖北、广东、山东、河南、天津、上海等12个省市组织统一抓捕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43人,查获淫秽视频文件一万多部。没想到,这个发黄色视频的群主还是个不满18周岁的女孩。

2017年12月底,武义县公安局熟溪派出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有网友在其朋友圈上发布淫秽小视频,数量竟然达200余部。民警立即对该微信账号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该账号的朋友圈不仅发布大量的淫秽视频信息,更是在其朋友圈上大肆贩卖淫秽视频。尽管嫌疑人使用了大量伪造的身份信息,民警还是通过对该微信信息的深度研判,循线追踪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某(未成年)的基本信息和落脚点。

2018年1月27日,在掌握了大量事实证据后,民警决定主动出击,于在永康市芝英镇一饭店抓获王某,并缴获作案设备电脑两台。

经过审讯,王某交代,他是通过缴纳198元的代理费,进入了一个名为“樱花之恋资源群”的微信群,每月缴纳10元月费就可以在微信群每日获得9部色情视频。王某将微信群内获得的视频通过朋友圈变卖,至被抓获时已非法获利2000元。 通过王某的交代,民警发现,“樱花之恋资源群”是一个扩招视频贩卖的“代理”团队,该犯罪团队涉及人员多,范围广,淫秽视频不管是数量还是散布方式都远超一般途径所能达到的限度。

2018年3月2日,专案组兵分两路,在广东省中山市、广州市两地抓获“樱花之恋资源群”的群主吴某、罗某。2016年12月,罗某认识了跟自己一样做微商的吴某,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商量如何通过贩卖“黄色小视频”来赚钱贴补家用。两人说干就干,吴某负责到国外色情网站收集视频、图片等资源,自己制作成小视频,并把每个视频都做好编号,放入到百度云盘内。罗某则负责寻找代理、管理代理和微信群日常维护。

“代理进入群之后,罗某还会教他们申请新微信小号,用于日常在朋友圈发布小视频。还会教他们如何去加更多的好友。” 2017年2月,吴某与罗某建立了首个“樱花之恋资源群”,通过微信好友添加、制作小广告等宣传方式,以每人98-168元不等的价格收取代理费,并每月固定收取10元管理费为代理条件,招收淫秽视频电影代理。

经查,被抓时,两人已建立淫秽视频代理群15个,在建立的淫秽视频代理群内已发送淫秽视频资源和资源链接达10000余条,共非法获利四十余万元。“樱花之恋资源群”里的代理五花八门,有未成年的,有大学生,有老师,他们都有一个特性:空闲时间多,想赚外快。

罗某的家中有四个小孩,最小的才2岁,丈夫常年在杭州卖衣服。民警上门抓捕时,四个小孩一个大人挤在一个租来的小套房里,房间乱七八糟,罗某正在微信群里收钱。对于妻子的所作所为,丈夫完全不知情。 “要养活四个小孩,就靠老公一个人,压力太大了,请不起保姆。以前做微商卖保健品又赚不到什么钱,之前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卖这个,好像还很赚钱的样子,所以我就动心了。”罗某说到。

义乌的朱某被抓时,还在哺乳期。当民警找到她时,她让民警不要告诉家人自己被抓的真正原因。“她的丈夫、公婆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她自己也知道做这个事情很丢人,就为了贴补一点家用,走错了路。”陶警官说。

安徽的黄某是名初中语文代课老师,为了做代理,用丈夫的身份注册了新微信号。“她的丈夫是事业编人员,我们去的时候以为是他本人在用,结果一问是他老婆在做,所以去到她学校找到人。”办案民警王警官告诉记者,“被抓的时候,她是刚刚结婚没几个月,自己都在准备考公务员的。”目前,该案中的104人因涉嫌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武义县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部分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已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朋友圈里的毒瘤!主脑竟是家庭主妇,成员多为女性

重新预览
退出全屏
1/12

今年3月开始,武义警方组织五批次300多名次警力分赴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福建、湖南、湖北、广东、山东、河南、天津、上海等12个省市组织统一抓捕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43人,查获淫秽视频文件一万多部。没想到,这个发黄色视频的群主还是个不满18周岁的女孩。

2017年12月底,武义县公安局熟溪派出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有网友在其朋友圈上发布淫秽小视频,数量竟然达200余部。民警立即对该微信账号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该账号的朋友圈不仅发布大量的淫秽视频信息,更是在其朋友圈上大肆贩卖淫秽视频。尽管嫌疑人使用了大量伪造的身份信息,民警还是通过对该微信信息的深度研判,循线追踪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某(未成年)的基本信息和落脚点。

2018年1月27日,在掌握了大量事实证据后,民警决定主动出击,于在永康市芝英镇一饭店抓获王某,并缴获作案设备电脑两台。

经过审讯,王某交代,他是通过缴纳198元的代理费,进入了一个名为“樱花之恋资源群”的微信群,每月缴纳10元月费就可以在微信群每日获得9部色情视频。王某将微信群内获得的视频通过朋友圈变卖,至被抓获时已非法获利2000元。 通过王某的交代,民警发现,“樱花之恋资源群”是一个扩招视频贩卖的“代理”团队,该犯罪团队涉及人员多,范围广,淫秽视频不管是数量还是散布方式都远超一般途径所能达到的限度。

2018年3月2日,专案组兵分两路,在广东省中山市、广州市两地抓获“樱花之恋资源群”的群主吴某、罗某。2016年12月,罗某认识了跟自己一样做微商的吴某,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商量如何通过贩卖“黄色小视频”来赚钱贴补家用。两人说干就干,吴某负责到国外色情网站收集视频、图片等资源,自己制作成小视频,并把每个视频都做好编号,放入到百度云盘内。罗某则负责寻找代理、管理代理和微信群日常维护。

“代理进入群之后,罗某还会教他们申请新微信小号,用于日常在朋友圈发布小视频。还会教他们如何去加更多的好友。” 2017年2月,吴某与罗某建立了首个“樱花之恋资源群”,通过微信好友添加、制作小广告等宣传方式,以每人98-168元不等的价格收取代理费,并每月固定收取10元管理费为代理条件,招收淫秽视频电影代理。

经查,被抓时,两人已建立淫秽视频代理群15个,在建立的淫秽视频代理群内已发送淫秽视频资源和资源链接达10000余条,共非法获利四十余万元。“樱花之恋资源群”里的代理五花八门,有未成年的,有大学生,有老师,他们都有一个特性:空闲时间多,想赚外快。

罗某的家中有四个小孩,最小的才2岁,丈夫常年在杭州卖衣服。民警上门抓捕时,四个小孩一个大人挤在一个租来的小套房里,房间乱七八糟,罗某正在微信群里收钱。对于妻子的所作所为,丈夫完全不知情。 “要养活四个小孩,就靠老公一个人,压力太大了,请不起保姆。以前做微商卖保健品又赚不到什么钱,之前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卖这个,好像还很赚钱的样子,所以我就动心了。”罗某说到。

义乌的朱某被抓时,还在哺乳期。当民警找到她时,她让民警不要告诉家人自己被抓的真正原因。“她的丈夫、公婆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她自己也知道做这个事情很丢人,就为了贴补一点家用,走错了路。”陶警官说。

安徽的黄某是名初中语文代课老师,为了做代理,用丈夫的身份注册了新微信号。“她的丈夫是事业编人员,我们去的时候以为是他本人在用,结果一问是他老婆在做,所以去到她学校找到人。”办案民警王警官告诉记者,“被抓的时候,她是刚刚结婚没几个月,自己都在准备考公务员的。”目前,该案中的104人因涉嫌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武义县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部分涉案犯罪嫌疑人已被已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