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递当年的胡氏家族一个被现代社会遗忘的旧梦

丁丁旅行2018-12-07 13:12:27
1/12

西递粉墙黛瓦,无不透露出一种古典美。多少年来,依然如旧。与外面的繁华来比,这里更为清净。走进村庄,一座座徽式建筑,洗涤了我们的心灵,将俗世繁华皆抛之脑后,用纯净的心灵去领略这样的美。

航拍西递俯瞰西递街巷交错,布局奇妙,第一次进来我们晕头转向,不辨东西。由于小巷多达90多条,有的小巷仅容一人,抬头观天,只有一线,当地人说,每当秋雨绵绵,雨巷听风,堪称一景。

村庄边的古树、石磨像尚未融化的时间,正在融化。青石条的小路纵横交错,赫然横陈,呈现出秘密对应的古老空间,正朝着西递村核心的部位试探着,试图打开,试图隐蔽。

高处俯瞰,西递古民居群成船形,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西递村,会不会成为当代人心中的诺亚方舟呢?

与江南的水乡古镇不同,徽州的古镇少有水与桥的相依,更没有家家尽枕河的意境。但却因其保存得十分完好的徽派建筑群,而多了几许历史的沧桑与厚重感。

西递村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村落,据说在宋明清等各个朝代,相继出过二品以下的官员一百多个。此间也许有裙带关系和老乡之间相互提携的嫌疑,但是一个村落里能出这么多的官员,那也是相当不简单的。足见其文化底蕴的深厚,以及村民们刻苦攻读、求取功名、任职全国各地为官的显赫成就哟……

纵观整个西递村的古建筑群落,几乎所有保存下来的民居,都有着富丽宅院比邻而建、精巧花园点缀、以黑色大理石为主要材质建成的门框、漏窗、石雕等特点。

走进西递,犹如走入梦境,古老的西递驿站好比我的梦中情人,她为我洗尽铅华,帮我回避喧嚣,让我栖息灵魂。

年岁古久的小青砖严严密密,形成了一个整体。青砖墙壁的背后,不断地显示出深宅大院飞檐翘角的轮廓。

游览了西递让我的审美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我更喜欢豪华气派的欧式风格的建筑,现在我却觉得徽州风格的建筑更能给人一种平静、缓解压力的感觉。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西递当年的胡氏家族一个被现代社会遗忘的旧梦

西递粉墙黛瓦,无不透露出一种古典美。多少年来,依然如旧。与外面的繁华来比,这里更为清净。走进村庄,一座座徽式建筑,洗涤了我们的心灵,将俗世繁华皆抛之脑后,用纯净的心灵去领略这样的美。

航拍西递俯瞰西递街巷交错,布局奇妙,第一次进来我们晕头转向,不辨东西。由于小巷多达90多条,有的小巷仅容一人,抬头观天,只有一线,当地人说,每当秋雨绵绵,雨巷听风,堪称一景。

村庄边的古树、石磨像尚未融化的时间,正在融化。青石条的小路纵横交错,赫然横陈,呈现出秘密对应的古老空间,正朝着西递村核心的部位试探着,试图打开,试图隐蔽。

高处俯瞰,西递古民居群成船形,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西递村,会不会成为当代人心中的诺亚方舟呢?

与江南的水乡古镇不同,徽州的古镇少有水与桥的相依,更没有家家尽枕河的意境。但却因其保存得十分完好的徽派建筑群,而多了几许历史的沧桑与厚重感。

西递村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村落,据说在宋明清等各个朝代,相继出过二品以下的官员一百多个。此间也许有裙带关系和老乡之间相互提携的嫌疑,但是一个村落里能出这么多的官员,那也是相当不简单的。足见其文化底蕴的深厚,以及村民们刻苦攻读、求取功名、任职全国各地为官的显赫成就哟……

纵观整个西递村的古建筑群落,几乎所有保存下来的民居,都有着富丽宅院比邻而建、精巧花园点缀、以黑色大理石为主要材质建成的门框、漏窗、石雕等特点。

走进西递,犹如走入梦境,古老的西递驿站好比我的梦中情人,她为我洗尽铅华,帮我回避喧嚣,让我栖息灵魂。

年岁古久的小青砖严严密密,形成了一个整体。青砖墙壁的背后,不断地显示出深宅大院飞檐翘角的轮廓。

游览了西递让我的审美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我更喜欢豪华气派的欧式风格的建筑,现在我却觉得徽州风格的建筑更能给人一种平静、缓解压力的感觉。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