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的清朝,风景优美,但老百姓贫穷没有希望

历史百家争鸣2019-02-22 22:01:53
1/12

照相机发明之前,西方对中国的想象是建立在绘画、文字旅行和从一个遥远的中国发出的信息的基础上的。比如当年的《马可波罗游记》就引起了西方贵族对于中国的向往。然而,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一群开拓性的西方摄影师试图捕捉到中国的风景、城市和人民,这引发了国内群众的兴趣,并拥有了本土的摄影人员,该图展示的是清朝人在修整自己的头发。

当时中国的出行工具也是多种多样的,有轿子、马车,当然还有这种独轮车。事实上,乘坐独轮车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而当时的人对这种出行方式已经习以为常,虽然衣着光鲜,但是坐的车看起来却十分的滑稽。

当时拍摄的照片中有风景,也有各色各样的人,比如乞丐、商人、普通百姓、地主等等,图中的织布女工就是千万人种的缩影,也反应了当时的清朝虽然已经打开国门,但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依然占主流的局面。这台织布机虽然简陋,但是能够满足一家人的所需。

这是一张由中国摄影师赖芳拍摄的两名演员的照片,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这应该是唱戏的演员,这说明中国本土摄影师的水平已经开始跟外国齐平,而中国本土的摄影工作室在19世纪后半叶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

这是一张可追溯到1860年的照片,拍摄者已经无法考证,照片中的女子落落大方,拍摄的非常自然。这也是难得的一张照片,比较能够反映清朝中上层女子的生活水平。

来到中国的外国人,总对中国的建筑和城墙非常感兴趣,也因为如此,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珍贵的照片,使我们有幸能够窥得当时城墙的面貌。该图为北京的外城墙,这些城墙在后来轰轰烈烈的建设中被拆除。

这个静谧的建筑拍摄于闽江,中国的建筑讲究风水,总是将建筑与水还有周边的景色融合到一起,这也给了西方人极大的启发。

托马斯·蔡尔德(Thomaschild)拍摄的北京颐和园一个大门(后来被英法两军烧毁)的照片,为其失传的建筑提供了宝贵的记录,让中国人能够看到被烧毁前的样子。

19世纪上海的街景,街头摄影在当时特别具有挑战性,因为不可避免的长曝光往往会导致模糊。跟现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那时的上海就像现在的一些古街,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当时的底层人民,大约是沿街的乞丐,或者说是流民,在他们的眼里已经看不到希望,一如当时的清廷,相比优美的风景和上层人士的照片,这张照片才最能反映但是清朝政府的状况。

19世纪的清朝,风景优美,但老百姓贫穷没有希望

重新预览
退出全屏
1/12

照相机发明之前,西方对中国的想象是建立在绘画、文字旅行和从一个遥远的中国发出的信息的基础上的。比如当年的《马可波罗游记》就引起了西方贵族对于中国的向往。然而,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一群开拓性的西方摄影师试图捕捉到中国的风景、城市和人民,这引发了国内群众的兴趣,并拥有了本土的摄影人员,该图展示的是清朝人在修整自己的头发。

当时中国的出行工具也是多种多样的,有轿子、马车,当然还有这种独轮车。事实上,乘坐独轮车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而当时的人对这种出行方式已经习以为常,虽然衣着光鲜,但是坐的车看起来却十分的滑稽。

当时拍摄的照片中有风景,也有各色各样的人,比如乞丐、商人、普通百姓、地主等等,图中的织布女工就是千万人种的缩影,也反应了当时的清朝虽然已经打开国门,但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依然占主流的局面。这台织布机虽然简陋,但是能够满足一家人的所需。

这是一张由中国摄影师赖芳拍摄的两名演员的照片,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这应该是唱戏的演员,这说明中国本土摄影师的水平已经开始跟外国齐平,而中国本土的摄影工作室在19世纪后半叶在中国大地遍地开花。

这是一张可追溯到1860年的照片,拍摄者已经无法考证,照片中的女子落落大方,拍摄的非常自然。这也是难得的一张照片,比较能够反映清朝中上层女子的生活水平。

来到中国的外国人,总对中国的建筑和城墙非常感兴趣,也因为如此,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珍贵的照片,使我们有幸能够窥得当时城墙的面貌。该图为北京的外城墙,这些城墙在后来轰轰烈烈的建设中被拆除。

这个静谧的建筑拍摄于闽江,中国的建筑讲究风水,总是将建筑与水还有周边的景色融合到一起,这也给了西方人极大的启发。

托马斯·蔡尔德(Thomaschild)拍摄的北京颐和园一个大门(后来被英法两军烧毁)的照片,为其失传的建筑提供了宝贵的记录,让中国人能够看到被烧毁前的样子。

19世纪上海的街景,街头摄影在当时特别具有挑战性,因为不可避免的长曝光往往会导致模糊。跟现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相比,那时的上海就像现在的一些古街,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当时的底层人民,大约是沿街的乞丐,或者说是流民,在他们的眼里已经看不到希望,一如当时的清廷,相比优美的风景和上层人士的照片,这张照片才最能反映但是清朝政府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