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驹:为挽救文物从富豪变穷光蛋,晚年全部捐献

愚人烟火2019-05-25 07:00:46
1/12

说起公子哥,大家的第一印象肯定都是吃喝嫖赌、不学无术的坏形象,但是今天我们要讲得这位民国公子哥却不是这样。他家财万贯,却生活简朴,总是一身长衫;有时他也会豪掷千金,甚至不惜典卖家产,但并不是花天酒地,而是要收藏文物国宝。他就是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张伯驹的丛碧山房寓所。

张伯驹1898年出身于河南项城,六岁时被过继给了伯父张镇芳。他从小就展现了惊人的学习能力,不仅记忆能力强,才学也让人称奇,年仅九岁便能作诗,不到二十岁饱读诗书。由于其父的关系,他进入了军界,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二十八岁那年,他因厌倦了军阀混战弃甲从商。他继承了其父的衣钵,开始任职盐业银行总稽核,成了一个银行家。

可能是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让他爱上了文物收藏,而这一爱就是一辈子。30岁那年,他购得人生第一件藏品——康熙皇帝御笔《丛碧山房》。在那之前,这个宝贝已经在琉璃厂古玩店挂着售卖多时了,但是无人敢买,而张伯驹凭着自己多年的文学修养和积淀断定这是真迹,果断买了下来。对于一般人来说没有知识和文化积淀,就算国宝摆在他们面前也认不得啊。

后来张伯驹在《春游纪梦·北方四银行》提到过自己是如何学习到鉴宝收藏的,北京盐业银行曾受押清朝收藏珍宝,这些宝物都是秘密收藏在皇宫中从未对外展示过,这次机缘巧合让他打下了收藏鉴宝的基础。那时候清朝已经灭亡,军阀混战,文物外流严重,为了使这些文物瑰宝能留在中国大地上他竭尽全力去收购。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为最大限度的留住国宝,他将大量资金放在收购珍品上。

此后他收藏了李白存世的唯一墨宝《上阳台贴》、西晋陆机的《平复帖》等诸多国宝级文物,据说当时《平复帖》开价二十多万大洋,这个价格在当时能买几千吨大米了。这张照片是余叔岩(左)、张伯驹(右)河南赈灾时演出《空城计》现场。

这样大手笔的收购让他被一些图谋不轨的人盯上了,1945年他被绑架了八个月,绑匪直言要三百万赎金,不拿钱就撕票,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纵使张伯驹家资丰厚,但常年累月的收购文物,家中钱财已经所剩不多了。绑匪也知道这个情况,要这么多钱其实无非是想逼他交出《平复帖》,但是张伯驹告诉家人就算是死也不能拿出《平复帖》给他们,绑匪看此情况也松了口,最终张家多出奔走,拿了四十万将他解救了出来。

出来后,一家人把《平复帖》缝入被褥和棉衣之中,躲过搜查去了西安。1945年日本投降后,溥仪从宫中带出的大量珍贵文物也流落到了民间,其中就有《游春图》。当时这幅画标价800两黄金,张伯驹得知后就建议故宫博物院回购,但是被其以经费不足拒绝了。不甘心国宝外流,他将弓弦胡同一处占地15亩的宅子卖给了辅仁大学,这座宅子是大太监李莲英的院子,极其豪华,一共换了200两黄金,将此画购买了下来。张伯驹和妻子潘素。

建国后,他陆陆续续将自己一辈子千辛万苦收藏的百余件国宝级文物全都捐献给了国家,对此他曾写道“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是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张伯驹晚年生病住院,一个病房中住了八个人,家人考虑到他年事已高,为防止交叉感染向医院申请单人病房,但却被院方以“级别不够”拒绝。无奈家属只能申请转院,但就在此期间张伯驹去世了,时年84岁。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张伯驹:为挽救文物从富豪变穷光蛋,晚年全部捐献

说起公子哥,大家的第一印象肯定都是吃喝嫖赌、不学无术的坏形象,但是今天我们要讲得这位民国公子哥却不是这样。他家财万贯,却生活简朴,总是一身长衫;有时他也会豪掷千金,甚至不惜典卖家产,但并不是花天酒地,而是要收藏文物国宝。他就是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张伯驹的丛碧山房寓所。

张伯驹1898年出身于河南项城,六岁时被过继给了伯父张镇芳。他从小就展现了惊人的学习能力,不仅记忆能力强,才学也让人称奇,年仅九岁便能作诗,不到二十岁饱读诗书。由于其父的关系,他进入了军界,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二十八岁那年,他因厌倦了军阀混战弃甲从商。他继承了其父的衣钵,开始任职盐业银行总稽核,成了一个银行家。

可能是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让他爱上了文物收藏,而这一爱就是一辈子。30岁那年,他购得人生第一件藏品——康熙皇帝御笔《丛碧山房》。在那之前,这个宝贝已经在琉璃厂古玩店挂着售卖多时了,但是无人敢买,而张伯驹凭着自己多年的文学修养和积淀断定这是真迹,果断买了下来。对于一般人来说没有知识和文化积淀,就算国宝摆在他们面前也认不得啊。

后来张伯驹在《春游纪梦·北方四银行》提到过自己是如何学习到鉴宝收藏的,北京盐业银行曾受押清朝收藏珍宝,这些宝物都是秘密收藏在皇宫中从未对外展示过,这次机缘巧合让他打下了收藏鉴宝的基础。那时候清朝已经灭亡,军阀混战,文物外流严重,为了使这些文物瑰宝能留在中国大地上他竭尽全力去收购。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为最大限度的留住国宝,他将大量资金放在收购珍品上。

此后他收藏了李白存世的唯一墨宝《上阳台贴》、西晋陆机的《平复帖》等诸多国宝级文物,据说当时《平复帖》开价二十多万大洋,这个价格在当时能买几千吨大米了。这张照片是余叔岩(左)、张伯驹(右)河南赈灾时演出《空城计》现场。

这样大手笔的收购让他被一些图谋不轨的人盯上了,1945年他被绑架了八个月,绑匪直言要三百万赎金,不拿钱就撕票,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纵使张伯驹家资丰厚,但常年累月的收购文物,家中钱财已经所剩不多了。绑匪也知道这个情况,要这么多钱其实无非是想逼他交出《平复帖》,但是张伯驹告诉家人就算是死也不能拿出《平复帖》给他们,绑匪看此情况也松了口,最终张家多出奔走,拿了四十万将他解救了出来。

出来后,一家人把《平复帖》缝入被褥和棉衣之中,躲过搜查去了西安。1945年日本投降后,溥仪从宫中带出的大量珍贵文物也流落到了民间,其中就有《游春图》。当时这幅画标价800两黄金,张伯驹得知后就建议故宫博物院回购,但是被其以经费不足拒绝了。不甘心国宝外流,他将弓弦胡同一处占地15亩的宅子卖给了辅仁大学,这座宅子是大太监李莲英的院子,极其豪华,一共换了200两黄金,将此画购买了下来。张伯驹和妻子潘素。

建国后,他陆陆续续将自己一辈子千辛万苦收藏的百余件国宝级文物全都捐献给了国家,对此他曾写道“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是则予为是录之所愿也。”张伯驹晚年生病住院,一个病房中住了八个人,家人考虑到他年事已高,为防止交叉感染向医院申请单人病房,但却被院方以“级别不够”拒绝。无奈家属只能申请转院,但就在此期间张伯驹去世了,时年84岁。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