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收麦子了!外国弟子定下小目标 第一个割完

图爸讲故事2019-06-14 17:16:53
1/12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少林寺收麦子了!外国弟子定下小目标 第一个割完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2019年6月14日,习惯了晨钟暮鼓的少林寺僧众早早地来到位于少林寺塔林西400米的少林寺禅耕农场上,挥镰割麦,打包装运,身手娴熟。来自科特迪瓦的少林弟子延明在师傅手把手教学下,第一次学习割麦。在延明眼里,已经在少林寺练武一年有余的他割麦子肯定不在话下,但真正操作起来,似乎并不简单。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