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无收入的她,一人把自闭症孩子带大

图爸讲故事2019-06-14 17:26:45
1/12

许君梅,出生于1980年,河南省永城市条河乡郑楼村人。99年她考上新疆的大学,计算机专业,成为村里第一位考上大学的女孩子,毕业后去上海从事外贸行业,和哥哥一起创业做服装生意,后来在07年结了婚,原本她的生活一切都顺风顺水。

09年时,许君梅的儿子匡许出生,小名匡匡,小家伙像天使一样给家里带来了欢乐。当时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严重波及外贸行业,生意难做,加之上海落户政策收紧,他们最终选择离开上海去浙江嘉兴,重新开始事业。

1岁的匡匡被接回河南老家照顾,但有着丰富育儿经验的许君梅的母亲,很快就发现了匡匡身上有些不对劲,“叫他他都不理的,就像听不见一样,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许君梅听后立刻放下工作,赶回老家带上匡匡寻医。辗转上海、嘉兴两地多家医院后,医生们一致得出诊断“这孩子,有‘孤独症谱系障碍倾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自闭症。”

而匡匡的情况,还可能属于最糟糕的低功能型自闭症,伴随着智力残疾。事实上在2010年前后,专业的自闭症康复支持单位还相当少见。许君梅和丈夫在嘉兴寻找自闭症方向的康复机构多次碰壁。

最后他们不得不将1岁半的匡匡留在家里,丈夫辞去工作在家带儿子做康复训练。那时匡匡几乎无法与人沟通,一味嘶叫,日常进食也成问题,更控制不了便溺,深更半夜还会哭闹。就这么在家待了半年,儿子病情丝毫不见好转,丈夫也心生抑郁。

许君梅再次决定离职,和丈夫互换角色,他去上班赚钱,自己陪着匡匡另寻门路。后来在另一位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推荐下,许君梅带着匡匡去到上海某家康复机构,坚持1年下来后,4岁的匡匡病情并依旧没有太大改善,家里却几乎耗光积蓄。

此时许君梅的丈夫再也忍受不住压力,提出了离婚。手续办完后,许君梅才发现,除了一套嘉兴的房子,储蓄卡里只剩下三百块钱,她没有别的经济来源,也无法离开匡匡回归当上班族,更别说继续带匡匡去做几千甚至上万的康复训练。

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君梅也没有想过放弃,“我要想办法和匡匡一起坚强活下去。”许君梅将母子俩一天的伙食费严格控制在10块钱内,家里值钱的东西通通变卖,还在傍晚时候出去摆地摊。同小区的街坊时不时也送些油盐米面瓜果到家里来。在好心人们的帮助下总算捱过难关。

许君梅开了家淘宝店,当地企业家也时不时的联系她,表示可以提供货源。即便如此,依旧无法凑够匡匡上培训康复机构的钱。于是许君梅决定,由自己来担任“特教老师”。她学着像去过的那些机构里那样,在自己家里布置教室,为匡匡制定教学计划,同时也会去一些机构蹭课,拿着小本本做笔记。

匡匡的房间里摆满了雪花拼图、识字卡、图画册等等各式各样儿童用具。许君梅每天会花很多很多的时间研究网上各种关于父母教育自闭症孩子的分享心得,做小贴士,调整康复训练计划,有朋友感叹说她就是小半个专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许君梅的努力下,匡匡进步得很明显,已经能表达,也对外界有了反应,甚至会跟着做算术、读儿歌,大小便这些生活自理方面也没有太大问题。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离婚后无收入的她,一人把自闭症孩子带大

许君梅,出生于1980年,河南省永城市条河乡郑楼村人。99年她考上新疆的大学,计算机专业,成为村里第一位考上大学的女孩子,毕业后去上海从事外贸行业,和哥哥一起创业做服装生意,后来在07年结了婚,原本她的生活一切都顺风顺水。

09年时,许君梅的儿子匡许出生,小名匡匡,小家伙像天使一样给家里带来了欢乐。当时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严重波及外贸行业,生意难做,加之上海落户政策收紧,他们最终选择离开上海去浙江嘉兴,重新开始事业。

1岁的匡匡被接回河南老家照顾,但有着丰富育儿经验的许君梅的母亲,很快就发现了匡匡身上有些不对劲,“叫他他都不理的,就像听不见一样,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许君梅听后立刻放下工作,赶回老家带上匡匡寻医。辗转上海、嘉兴两地多家医院后,医生们一致得出诊断“这孩子,有‘孤独症谱系障碍倾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自闭症。”

而匡匡的情况,还可能属于最糟糕的低功能型自闭症,伴随着智力残疾。事实上在2010年前后,专业的自闭症康复支持单位还相当少见。许君梅和丈夫在嘉兴寻找自闭症方向的康复机构多次碰壁。

最后他们不得不将1岁半的匡匡留在家里,丈夫辞去工作在家带儿子做康复训练。那时匡匡几乎无法与人沟通,一味嘶叫,日常进食也成问题,更控制不了便溺,深更半夜还会哭闹。就这么在家待了半年,儿子病情丝毫不见好转,丈夫也心生抑郁。

许君梅再次决定离职,和丈夫互换角色,他去上班赚钱,自己陪着匡匡另寻门路。后来在另一位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推荐下,许君梅带着匡匡去到上海某家康复机构,坚持1年下来后,4岁的匡匡病情并依旧没有太大改善,家里却几乎耗光积蓄。

此时许君梅的丈夫再也忍受不住压力,提出了离婚。手续办完后,许君梅才发现,除了一套嘉兴的房子,储蓄卡里只剩下三百块钱,她没有别的经济来源,也无法离开匡匡回归当上班族,更别说继续带匡匡去做几千甚至上万的康复训练。

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许君梅也没有想过放弃,“我要想办法和匡匡一起坚强活下去。”许君梅将母子俩一天的伙食费严格控制在10块钱内,家里值钱的东西通通变卖,还在傍晚时候出去摆地摊。同小区的街坊时不时也送些油盐米面瓜果到家里来。在好心人们的帮助下总算捱过难关。

许君梅开了家淘宝店,当地企业家也时不时的联系她,表示可以提供货源。即便如此,依旧无法凑够匡匡上培训康复机构的钱。于是许君梅决定,由自己来担任“特教老师”。她学着像去过的那些机构里那样,在自己家里布置教室,为匡匡制定教学计划,同时也会去一些机构蹭课,拿着小本本做笔记。

匡匡的房间里摆满了雪花拼图、识字卡、图画册等等各式各样儿童用具。许君梅每天会花很多很多的时间研究网上各种关于父母教育自闭症孩子的分享心得,做小贴士,调整康复训练计划,有朋友感叹说她就是小半个专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许君梅的努力下,匡匡进步得很明显,已经能表达,也对外界有了反应,甚至会跟着做算术、读儿歌,大小便这些生活自理方面也没有太大问题。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