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老人每天守8小时等智残孙子放学:不敢老

隐秘的大号2019-06-17 07:37:53
1/12

6月16日报道,这是陈秀兰的一天:清晨6点,她做好了早饭,叫孙子刘宝朝起床。半个小时后,她和孙子坐上了儿媳的人力三轮车,晃荡5公里,到达镇里的公交站台。7点10分,祖孙俩登上农公班线,1个小时车程,到达13公里外的徐州鼓楼区四道街站台。 (来源媒体:扬子晚报)

8点10分,孙子和同学们一起,跨入徐州市牌楼培智学校校门。一直到下午放学,8个小时里,陈秀兰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静的坐在校门口沿街商户门口台阶上。午饭时间里,她会到附近一家快餐店,点上1.5元米饭和2元的包菜的“固定套餐”。

下午4点20分,她在校门口接走孙子,坐上返程的公交,到达镇里,再坐上儿媳的三轮车,傍晚6点左右回家。

陈秀兰今年80岁,除了周末,这样的“一天”,她已经重复了6年。“孙子一定要有文化”,这是陈秀兰坚持的理由,寒来暑往,风霜雨雪,“守望孙子放学”的陈秀兰,已成了学校门口一道特殊的风景。

孙子刘宝朝因有智力障碍,出生后就是由陈秀兰抚养至今。6年前,陈秀兰四处带孙子求学,如今孩子已经14岁了,岁月不断在老人脸上刻下皱纹,可是老人却说,“他没有长大,我不敢老去”。

图为刘宝朝在上课。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8旬老人每天守8小时等智残孙子放学:不敢老

6月16日报道,这是陈秀兰的一天:清晨6点,她做好了早饭,叫孙子刘宝朝起床。半个小时后,她和孙子坐上了儿媳的人力三轮车,晃荡5公里,到达镇里的公交站台。7点10分,祖孙俩登上农公班线,1个小时车程,到达13公里外的徐州鼓楼区四道街站台。 (来源媒体:扬子晚报)

8点10分,孙子和同学们一起,跨入徐州市牌楼培智学校校门。一直到下午放学,8个小时里,陈秀兰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静的坐在校门口沿街商户门口台阶上。午饭时间里,她会到附近一家快餐店,点上1.5元米饭和2元的包菜的“固定套餐”。

下午4点20分,她在校门口接走孙子,坐上返程的公交,到达镇里,再坐上儿媳的三轮车,傍晚6点左右回家。

陈秀兰今年80岁,除了周末,这样的“一天”,她已经重复了6年。“孙子一定要有文化”,这是陈秀兰坚持的理由,寒来暑往,风霜雨雪,“守望孙子放学”的陈秀兰,已成了学校门口一道特殊的风景。

孙子刘宝朝因有智力障碍,出生后就是由陈秀兰抚养至今。6年前,陈秀兰四处带孙子求学,如今孩子已经14岁了,岁月不断在老人脸上刻下皱纹,可是老人却说,“他没有长大,我不敢老去”。

图为刘宝朝在上课。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