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爷爷奶奶为“上学”连夜排队

小狐图仙2019-10-08 15:55:20
1/12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不少老年人不再单纯满足于“老有所养”,而是追求“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年教育正成为很多老年人的新需求。虽然需求庞大,但目前市场所能提供的老年教育服务,却远远不能满足老年人热情高涨的“求学”需求,老年大学仍然面临“一座难求”的现状。(来源:央视财经)

在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所公办老年大学,学生人数达到4000多人,尽管每年开设的班级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但入学的名额仍然是一号难求。“报名就跟那抢似的,开始放号了,你得先抢上才行。”北京某老年大学西画班学员许以林说。

“我也为这个曾经写过一个报名有感,确实很艰难。我凌晨4点半就起来了,排第一个,我后边那些全都报不上了,所以真的是很幸运了。”北京某老年大学楷书班学员葛香齐说。作为公立的老年大学,不少老年人都是连夜排队才报上名的。每个学期火热的报名现象,让学校管理者既感到欣喜又觉得发愁。

“我们一报名,首先学校内就全满了,老班全满、新班也满。新生5点多就来报名,有的最早头天晚上11点多就来排队报名。”北京市东城老年大学校长杨书章说。记者了解到,目前这所学校以老学员为主,新学员占比不到10%,由于名师授课且学费低廉,能进来的人不愿意轻易离开,老学员不毕业,新学员难入学。

为了解决老年人上学难的问题,杨书章开始通过扩充校舍、增设新课、增加新学员比例等措施,更大限度满足老年人的入学需求。“为了解决新生问题,我们拿出20%的名额对待新生,教学资源合理安排。”杨书章说。目前,我国已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其中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仅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5%。“现在初步统计,大概全国的老年人至少要8到10个,才能有一个座位。”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常务副会长刁海峰说。

虽然老年大学火热,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市场上优质民办老年教育机构为数不多,未来该如何满足不断增长的老年教育需求?老年教育该如何发展?今年,69岁的朱玉萍,跟随着孩子来到北京,半年前还在为上老年大学发愁,家周边的公办老年大学早已报满,在试听了各类机构的课程后,她最终选择了一家民办老年教育机构。

“像外地人想找这样的不太容易,虽然它不是公立的,但是它的办学的方向、学习的设置、课程的安排,还有这些年轻的老师们,就很适合我。”朱玉萍说。近几年,随着老年教育需求增加,一些民间资本开始将目光投向了老年教育。记者见到党越的时候,她刚刚见完一拨对老年教育感兴趣的投资人。

“今年已经接近一百个投资人跟我聊过了,将近几十个同行说要来我们这取经什么的。”快乐50老年大学创始人党越说。 蓝象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陈晶认为:“我们其实认为很多领域里面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经验,可以快速地复制成熟领域的经验。”业内人士表示,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各级政府应将老年教育纳入战略规划,首先在土地方面提供有效供给。

“老年教育供给和需求矛盾非常突出,核心只有一条就是土地。各级政府在这一块要转变观念,把土地拿出来,或者说采取公办民营的方式来,比如说各级政府办一些公办的老年大学,基础设施都由政府去举办,但是交给社会力量去经营。”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说。

业内专家表示,在政策方面,也要适当向民办校倾斜,同时调动社会多方力量,用市场化的方式满足老年教育带来的新需求。党俊武认为:“在政策上,比如说它的申办,包括师资教材等方面提供相应的支持指导,总的趋势应该是事业和产业两个轮子一起转。 ”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爷爷奶奶为“上学”连夜排队

重新预览
退出全屏
1/12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不少老年人不再单纯满足于“老有所养”,而是追求“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年教育正成为很多老年人的新需求。虽然需求庞大,但目前市场所能提供的老年教育服务,却远远不能满足老年人热情高涨的“求学”需求,老年大学仍然面临“一座难求”的现状。(来源:央视财经)

在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所公办老年大学,学生人数达到4000多人,尽管每年开设的班级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但入学的名额仍然是一号难求。“报名就跟那抢似的,开始放号了,你得先抢上才行。”北京某老年大学西画班学员许以林说。

“我也为这个曾经写过一个报名有感,确实很艰难。我凌晨4点半就起来了,排第一个,我后边那些全都报不上了,所以真的是很幸运了。”北京某老年大学楷书班学员葛香齐说。作为公立的老年大学,不少老年人都是连夜排队才报上名的。每个学期火热的报名现象,让学校管理者既感到欣喜又觉得发愁。

“我们一报名,首先学校内就全满了,老班全满、新班也满。新生5点多就来报名,有的最早头天晚上11点多就来排队报名。”北京市东城老年大学校长杨书章说。记者了解到,目前这所学校以老学员为主,新学员占比不到10%,由于名师授课且学费低廉,能进来的人不愿意轻易离开,老学员不毕业,新学员难入学。

为了解决老年人上学难的问题,杨书章开始通过扩充校舍、增设新课、增加新学员比例等措施,更大限度满足老年人的入学需求。“为了解决新生问题,我们拿出20%的名额对待新生,教学资源合理安排。”杨书章说。目前,我国已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其中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仅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5%。“现在初步统计,大概全国的老年人至少要8到10个,才能有一个座位。”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常务副会长刁海峰说。

虽然老年大学火热,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市场上优质民办老年教育机构为数不多,未来该如何满足不断增长的老年教育需求?老年教育该如何发展?今年,69岁的朱玉萍,跟随着孩子来到北京,半年前还在为上老年大学发愁,家周边的公办老年大学早已报满,在试听了各类机构的课程后,她最终选择了一家民办老年教育机构。

“像外地人想找这样的不太容易,虽然它不是公立的,但是它的办学的方向、学习的设置、课程的安排,还有这些年轻的老师们,就很适合我。”朱玉萍说。近几年,随着老年教育需求增加,一些民间资本开始将目光投向了老年教育。记者见到党越的时候,她刚刚见完一拨对老年教育感兴趣的投资人。

“今年已经接近一百个投资人跟我聊过了,将近几十个同行说要来我们这取经什么的。”快乐50老年大学创始人党越说。 蓝象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陈晶认为:“我们其实认为很多领域里面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经验,可以快速地复制成熟领域的经验。”业内人士表示,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各级政府应将老年教育纳入战略规划,首先在土地方面提供有效供给。

“老年教育供给和需求矛盾非常突出,核心只有一条就是土地。各级政府在这一块要转变观念,把土地拿出来,或者说采取公办民营的方式来,比如说各级政府办一些公办的老年大学,基础设施都由政府去举办,但是交给社会力量去经营。”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说。

业内专家表示,在政策方面,也要适当向民办校倾斜,同时调动社会多方力量,用市场化的方式满足老年教育带来的新需求。党俊武认为:“在政策上,比如说它的申办,包括师资教材等方面提供相应的支持指导,总的趋势应该是事业和产业两个轮子一起转。 ”